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御泽职业合志《Numbers 11》初宣+印调

如题这是个印调

****************************************************

本子规格:A5

字数:13W↑↓

内容:小说插画本(11篇短篇+11张黑白插图)

特典(暂定):贴纸两款,亚克力卡套,雾透卡11张(具体式样等下周图宣_(:з」∠)_)

首发:CP20、Ice4

印量调查:戳我戳我

****************************************************

STAFF(再次鞠躬感谢各位太太)

封面设计/沉砚

封面绘师/ @夢 境 螺 旋 

内页排版/严佐伊

内页插图/ @格里Belu   @超速行驶  @夢 境 螺 旋  @红豆冰的女儿  @K.P.    @弥央   @TKB   @一碗  竹子  

写手/ @冰希羽   @Eyes_  枫糖栗子  @红豆冰的女儿 @淩翾 @MINATO  @宁迟  @拖稿三傻✦  @魏琛  @遥か  @一人语 

校对/ @类类累累累 

贴纸绘师/@惡小兎 

亚克力卡套绘师/ @超量水 

****************************************************

试阅:

声优PARO:《顺其自然》 BY冰希羽 插图:TKB

作為長篇運動番出演鑽石王牌的聲優人數很多,有前輩也有剛出道的新人,看到有些前輩負責的角色只是個路人,不免讓御幸好奇當初監督是以怎麼樣的角度去挑選聲優。

「呦,御幸一也,等一下結束後要不要去打幾球再回家啊?」

還有這個笨蛋,還真是戲裡戲外都是笨蛋投手,監督是看上他的蠢樣才讓他當男主角的吧?

因為是男主角所以他們兩人幾乎每場錄音都會碰面,有時他會跟同事務所的春市一起過來有時是自己一個人,打招呼是一定會有,但相處久了這傢伙就開始得意忘形,明明跟其他人打起招呼都中規中矩,但換到他就走樣。

「不要叫我全名,我好歹也比你早出道!」

說歸說御幸也沒有很認真的生氣。

「哎呦,接一下球嘛!剛錄完三振對手的戲碼害我手癢了嘛。」

「那就趕快抓一抓啊。」

「我想要投球啊!」

澤村的嗓門真的很大,在近距離聽到真是有損耳膜,難怪在錄音的時候倉持總是會戴上耳機。御幸摀住耳朵隨便把一顆棒球塞進他的手中,指著牆壁說:「就往這投吧,它還會幫你把球彈回來,不管投多少顆球都沒關係。」

在澤村愣住的時候御幸趕緊閃人。

自從跟他傳接球一次後,只要一有空就會被他抓出去投球,次數多到御幸都覺得自己都快當上捕手了。

「御幸一也!你這傢伙超沒有同事愛的!」

御幸搖了搖頭把澤村的吶吼聲拋在腦後。

同事愛能當飯吃嗎?他們也只不過一起共事錄同一部動畫而已。

「那我們一起去慶祝吧!」

澤村技能點一:快速轉移話題,而且還能毫無自覺。

「慶祝什麼?」

「慶祝我們打贏藥師啊!」

「哈?又不是我們去打。」

「多虧御幸的領導我們可是帶領了青道往甲子園更邁進一步了,這是好事、好事耶!」

不知道為什麼會有剛才錄音內容的後續感。

「你想吃大餐就說一聲有需要理由嗎?」

「不需要!」

「那你就去吃啊?」

「欸──一起嘛,我約了降谷跟小春了說。」

--你都已經約好人了,有差我一個人嗎?

在一旁的降谷跟春市一臉無言的看著澤村不斷的在御幸身邊竄來竄去。


师生PARO: 《烟硝里的亲吻》BY Eyes_  插图:弥央

「老…師……?」

隨後他笑了笑,看來這個孩子還沒有傻到不曉得自己正身陷於危險之中。

只是,一切都太遲了。

「吶、澤村,知道我的名字嗎?」

一瞬間天旋地轉,澤村與他覆蓋在黑框眼鏡底下的棕色瞳孔四目相交,動搖的同時隔著襯衫領口旁的縫隙望見頂頭一片無垠的蒼穹蔚藍。

親身將自己的學生壓在校棟頂樓的地板上,唯一出口的鐵門反鎖,時間近午,此地因校方明文禁止隨意出入致使長年以來多是乏人問津。

「御幸…一也……」

盛夏的艷陽高張,七彩的日暈覆蓋於澤村的瞳膜之上,炫黃的波動裡他初次看見驚愕與惶然,對此他失聲笑了出來。

「直呼老師名諱,沒大沒小也要有個限度吧?」

鼓譟著,心底的亢奮警報正大肆作響,自他們在那場校外私鬥的事件撞見以來他便明白,這個年紀尚輕甚至小過自己一輪的孩子,渾身上下無時無刻揮發著吸引他人予以痛楚的蠱惑,受虐賀爾蒙急遽昇華,滲入毛細孔底下興奮越發顫慄。

忍耐?無須忍耐;壓抑?無從壓抑。


魔术师PARO: 《橡果与尖帽子》BY 枫糖栗子  插图:一碗

他从一个顶着一头乱鸡窝、满脸雀斑的小男孩身边经过时,那男孩发出一声还没变声的尖锐叫声,而他这一声像是点了引火线,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屁孩儿立刻炸开了锅。

御幸对智商没长齐活的小孩儿没辙,但不妨碍他顺势迁怒到看上去像是始作俑者的人身上——他顺着雀斑小子的视线看到了被围在了一群孩子中央的男人。

这人看上去年纪不大,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但怎么也不像御幸印象中凡人口中所谓“小丑的样子”——倒是穿了一身颇像魔法大陆那帮爱装正经的办事处公务员正装,若不是头上那顶不伦不类的方顶礼帽,比非要披个睡袍出来的御幸更像有正儿八经工作的巫师——所以哪里像小丑了?

“小丑叔叔”面上一闪而过些许窘迫,但声音确却是理直气壮的,“不是小丑叔叔,小丑叔叔今天不在。”

但是显然无论是在魔法大陆还是在凡人世界,都不要试图和最大杀器一群小孩子讲道理——这群小孩子的呼叫声很快就把年轻人在御幸听来实际声音格外大的辩解声给盖去了,“变魔术!变魔术!”

甚至最开始起哄的小雀斑仗着自己个头小钻到年轻人身边,踮起脚塞了个不知什么东西往对方手里,“我们想看上次那个!小丑叔叔把这个果子放进帽子里,然后哗啦啦出来了一只鸽子!”

这倒令本想赶紧走掉的御幸起了兴趣——在魔法大陆,死物变活物是一种高阶魔法,就连御幸这种难得的天才也是在活了足足200岁、给那群老不死的人打了小100年工之后才堪堪习得,他倒是好奇眼前这个一看就是普通人的少年如何凭凡人之躯来驱使上古流传下来对身体负荷极重的高阶魔法。

于是他一改方才事不关己的旁观范儿,一点儿都不害臊地学着还不及他腰部的小屁孩儿,往年轻人身旁挤去。


妇产科医生PARO: 《LOVE & LOVE》 BY 红豆冰的女儿  插图:红豆冰的女儿

早上七点准时起床洗刷,三十分钟后出门刚好赶上四十五分的班车,结束差不多两小时的车程后,在车站前的便利店随手买一个三明治做早餐的泽村,接下来就必须全力奔跑赶在十点前到达他的实习地——青道中央医院。

这一个月来的早出晚归泽村早已习惯,虽然辛苦但能在青道中央医院工作是他的梦想,所以这一点点辛苦和那个准时堵在他办公门前的讨厌四眼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制作人与摄影师: 《即将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 BY淩翾  插图:K.P.

面前的那座火山由始至终在他面前变换着容貌,令他无法移开视线。这个存在,柔软的同时却又无比坚固。他的耳畔又响起泽村讲故事的声音,火山岛的形成,从海底火山喷出的岩浆开始,岩浆冷却形成岩石,岩石长年累月沉积,将火山慢慢抬高,逐渐浮上水面,整个过程就像大树的生长一样,但毕竟小岛没有那般结实的根,脆弱的基底会随着自身重量日渐增长而慢慢塌陷。而任何剧烈的地壳变动,对火山岛而言都是致命的。这个岛从它诞生的时刻起,就注定会消失。

海浪柔和的背景音仿佛将时空糅合在一起。那时候泽村的声音,和现在泽村的说着的话重叠起来。

“每逢看到这座岛、或者从岛上看到大海与火山的风景时,除了它现在的存在以外,我实在想不到别的。所以要不是导演一直提醒我,我差点就忘掉了它很快就要消失掉这件事。它现在那么健康,以我们都看不到的速度在生长着,火山也不时喷发一下,形成新的岩石,这活力满满的模样,总让人一下子就把别的事情都忘光了,一心就想着,感谢它现在的存在,感谢这么美丽的风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感谢它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他重复了一遍泽村的话。


警察PARO:《心拍》 BY MINATO  插图:红豆冰的女儿

随着佐野在学校露面的次数越来越多,人气也急剧上升,经常带回来一叠情书来刺激泽村。佐野的坚持下,半工半读基本上平摊了两人的房租费,还主动承担了家务和泽村的便当,和谐的同居生活几乎让泽村忘记了当初收留佐野的起因。

“和也,我回来了。”

躺沙发上的佐野听到玄关的声音,没有像平时般激动地翻身迎接,反而用抱枕把自己捂得死死的。 

泽村见沙发上的人还偷偷移开抱枕,暗中观察,觉得佐野小孩子气得可爱,笑嘻嘻问他,“怎么了?我记得打过电话给你说今天加班呀?”

“刚刚跟你一起的男人是谁呀?”

“嗯?”

佐野越发表现出对泽村的占有欲,咬着抱枕气鼓鼓地质问,“刚刚送你回家那个!是什么人!”

 “你说仓持前辈?他是我直属上司,这两天跟他跑现场呢。”

佐野松了口气,对这答案表现出勉强接受。焦急地在阳台等待泽村,结果看到他跟那个叫仓持的男人,站门口还有说有笑地聊了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直接化为了怒气。

“那个御幸一也呢?”

用泽村教他的侦查方法偷偷调查过御幸一也,一个令人敬佩的天才警察。然而佐野只关心他与泽村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泽村如此重视他,特别想知道。

“他?那可是我们的课长,警衔比我们高很多,是名很厉害的警察。”

“他长得和我很像,你该不会因为他才收留我的吧?”

“对啊。”

泽村坦然的回答,让佐野心里堵得慌……不会真把他当替身了?所以才没有拒接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揩油?前晚也没推开他?当然泽村喝醉了也推不开他。

“最开始看着是很像……不过,跟性格超恶魔的御幸课长截然相反,现在根本没办法把你们俩联想到一起,非要说的话,佐野更可爱。”

听到泽村说自己好过御幸,哪怕是夸自己可爱,佐野也照样心花怒放:“哼~那必须。” 

“对了,最近回家注意安全,有什么可疑人物记得告诉我。”案子一直没有破,上面又催得紧,他们只有拼命地加班。加班之余,泽村开始担心起自家的高中生了,好歹也是美男子。“最近沸沸扬扬的美少年连环杀人案,小心一点儿总没错。”

“这么说,荣纯不也该小心么?”示佐野从背后示好地抱住了泽村,泽村没有挣扎,默许了他的亲昵。

“我可比你大8岁哦,虽然完全不想承认。”

“可是你看起来很小,要是穿校服肯定跟我同级。”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反手去摸肩上的头,嗯,一天不摸浑身不自在。

“所以我们是在一起了吗?”

“等你成年……”

“好狡猾!用我的话堵我!”


牛郎PARO: 《DiamondLand》 BY宁迟  插图:超速行驶良

“哎呀,”御幸眯起眼睛露出了个怎么看怎么危险的笑容,“难道说——”

他欺身上前,把泽村逼得连连后退,直到被吧台抵住后背,再没有逃跑的空间。刚刚还在手舞足蹈控诉的服务生此刻气焰全灭,举起手中的托盘徒劳地想挡住对方咄咄逼人的势头。而御幸伸出右手撑在吧台上,把两人的距离拉到不能再近,暧昧得连所剩不多的空气都被两人愈发急促的呼吸搅得极速升温。

“——你喜欢我?”


游乐场员工:《我的玩偶英雄》 BY裘老板  插图:冬泽昕

唉──

澤村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注意到眼前的地面多了一道影子,沒來得及向上看,後頸傳來的冰冷從上往下延伸,讓他背脊都涼了,墨鏡熊的頭套掉到地上,自己則不停在原地蠕動,想把玩偶裝脫掉卻拉不到後面的拉鍊。

「搞、搞什麼東西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個熟悉而且欠扁的笑聲。澤村抬頭,果不其然地看見混蛋眼鏡蹲在欄杆旁笑得腰都彎了。他立刻停止動作,怒視對方,「混蛋眼鏡你想幹什麼呀,明明不同組,幹嗎招惹我?」

「我看你遊行這麼辛苦,買瓶飲料請你喝,還對我這麼兇。」

「是嗎?謝謝。」迎上御幸的笑容,澤村驚覺不對,「你要請我喝飲料不會拿給我嗎?你根本就是故意看我出糗的吧!混蛋眼鏡!」

「背靠過來,我幫你拉拉鍊。」

「哼,我才不信你。」

澤村挺直腰脊,上半身不動的蹲下,將墨鏡熊的頭套撿起,一步一步緩慢地往休息室走去。御幸托著臉頰見他緊繃的背影,吁口氣站了起來,「你敵意為什麼這麼重?明明我就是個好前輩呀。」

澤村沒有回應,只是轉過身,朝御幸吐了舌頭。

真是個幼稚的後輩。御幸心想。

在旁目睹一切的林原,舔著手中的棒棒糖,低喃,「幼稚的兩個人。」


摄影师与驯兽师: 《一百次,太阳光临》 BY颜未臣  插图:K.P.

 ……御幸一也第一次得以看清,原来他的眼睛是褐色的,清俊的面容浸在水族箱蓝色的波光中,有一种青年人特有的阳光和热情。
忽如其来的心动,仅依靠一次震动倏然酿成。
“您好,我是御幸一也,是个摄影师,来这里采风。”
御幸一也同他的新邻居对视着,嘴角上扬,目光里充满欣喜。
就宛如他无数次,遭遇了那些令人心醉神迷的奇景一般,目之所及,充满了挣脱规则与道理的生命力,心脏强力跳动着。
青年看着他,神情里有些迷茫,但仅过了几秒,他忽然瞪大了眼:“啊,是你!”
御幸一也有些狡黠地眨了眨眼。
“是我。”
声音按捺一分低沉,藏匿九分欣喜。
——之前所有挣扎于夏日的隐隐躁动,终于像一片光明跃出了黑暗的水面。 


警察与花店老板: 《于春日绽放》 BY遥か  插图:竹子

当御幸一也被那只浑身脏得像是在泥坑里滚了几圈的柴犬半拖半扯地带到花店的时候,泽村荣纯不合时宜地想起了前些天被自家柴犬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脏兮兮的狸猫玩偶。

事实上御幸一也此时确实狼狈至极,被骤雨淋了一身不说,眼镜也因一路的奔波,只是堪堪挂在鼻梁上。

柴犬见了泽村荣纯,终于松开了咬着御幸一也裤脚的嘴,凑到泽村荣纯跟前欢快地摇起了尾巴。

泽村荣纯瞪了眼求表扬的自家柴犬,有些窘迫地挠挠头道“呃,抱歉……我家柴犬有乱捡东西回来的习惯……”

「所以我这是被捡回来了吗?」御幸一也对此有些无奈,其实这也怪不得他,御幸一也自小就与猫猫狗狗之类的小动物相性不好,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有小动物主动与他亲近,竟热情到直接把他拖了回去——饶是精明如御幸一也,也一时半会搞不清状况。

御幸一也本不打算追究,但眼前的人窘迫得红了脸,金色猫目里的忐忑一览无遗,顿时让他起了逗弄的心思,便打趣道“既然我被捡回来了——一杯咖啡总该招待我的吧?”

御幸一也的语气和表情太过理所当然,泽村荣纯一时间被噎住了,缓了会才干巴巴道“……只有花茶。”

“好吧,那就花茶吧。”御幸一也摆摆手,一副「我很大度」的样子,然后又毫不客气地坐到了店里招待客人的位置上,路过柜台的时候还顺手把报纸给拿走了。


小说家与漫画家: 《魔方游戏》 BY一人语  插图:BELU

书架和书架之间的空间很小,两个人背靠背站好就没有多余的位置,中午没什么客人,旧书特有的陈旧味渲染出一种独有的安静氛围,即使是平时喜欢大声说话的泽村,也忍不住屏息静气,如同害怕惊扰过去的魂魄。商品都用油纸仔细地包好,外侧的书名是用手一个字一个字写上去的,足见老板为了这些书所花费的精力。

泽村很快就发现了御幸为什么会带他来这里,书架上所有的旧书都是少女漫画,虽然泽村并不是复古派,但也认认真真地研究过前辈们的著作,有很多情节现在看来十分老套,在当时却有着里程碑式的作用。

“难道……你认为这里有线索?”泽村仰起脖子看着最上面一层的书脊,用手指点着,一本一本看过去,生怕错过什么。

“这家店的主人是社长的朋友,社长沉迷写书的时候常来这儿。你要是真的仔细看过他那两本书,应该可以在这里看到很多熟悉的书名。”

“这是作弊!”泽村义正言辞地说。

“有什么关系,反正那个老头子也只是想让爱好者们烦恼而已,”御幸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上面的字迹和其他的书不太一样,书名是《四季少女》,“我们只剩下五天时间了,其他人大部分已经放弃了吧,论坛上有人猜测这场游戏只是为了提高本社的话题度。”

“实际上呢?”

“为了好玩。”

“所以你和社长很合得来?”

“没那回事。”御幸的表情像吃到了烧焦的煎蛋。

****************************************************


评论(6)
热度(113)
  1. 夢 境 螺 旋枫糖栗子 转载了此文字
    深夜偷偷的转哈哈哈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