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钻A/御泽] Last Cross(00)

* 大家春节快乐,给大家拜个晚年啦。新的一年也继续喜欢御泽!

* 原著背景,感情进展大概。。比较缓慢


[00]


御幸一也比平常晚了一点结束练习。

他去更衣室路上远远看见铁栏另一头小礼与那个乡下来的愣头小子相向而立,约莫是说服对方来到青道“棒球留学”。他因而也想起不久前在练习场上那令他肾上腺激素不正常分泌的是十一球——说不上完美,甚至有点稚嫩的鲁莽——却不知怎地令他仿佛记起了最初决意蹲守在捕手这个位置时的那个下午,自己听到第一声来自属于自己的捕手手套与棒球发出清脆声响的心情。

那素不相识的只会用直球决胜负的左投手一改方才的活力四射,低垂着脑袋听高岛礼讲话,突然似有所感地朝御幸的方向望了眼,却乍一触及御幸略带兴味的目光便好像触电一般一惊、慌忙收回了目光,然后对着高岛礼摇了摇头。

“这是要拒绝?”御幸想着,路过二人身边的时候那男孩又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则回以一个斜歪嘴巴、看上去并不怎么像的鼓励笑容。

“……让我……考虑一下。一周后……不,三天后给你答复。”

他听见对方这么说着,事不关己地耸耸肩膀,快步走向目的地,推开了更衣室的大门。

 

这么个小插曲很快就被满脑子棒球的御幸一也抛到脑后,乃至他二年级伊始的第一次社团活动,在练习场集合的人员中看见那小鬼站在第一排最右边位置时,在自己记忆中翻找了一番才想起这么一号人物来。

青道棒球社的传统是在秋季学期第一场练习前新老社员一同集合,故比平日里训练时间略微提早。御幸一也向来晨练踩着时间点到,这么一提早,再加之前一天晚上在宿舍开心地看偶像碟片,一不小心就晚起迟到了。

他弯腰躲在竖柜的后方,忖着似乎是没什么靠谱的方法能令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集合队伍。眼前一年级的新生在一个接一个地进行自我介绍,轮到那小鬼时,不知是否是御幸的错觉,那家伙准确无误地朝他躲藏的方向望过来——他也不知对方那角度能不能瞧见现在自己这一副没甚形象的样子。

然而蹩脚投手似乎只是这么短促地一瞥,嘴角扯了个微不可见的笑容后冲着那可遮蔽的竖柜眨了眨眼,便迅速转圜了目光回到背对着御幸的监督身上。

“Boss早上好!鄙人泽村荣纯!”他听见泽村的大嗓门响起,惊得附近停在地面上觅食的麻雀急慌慌地呼啦啦张开翅膀,争先向天空逃命。“来自赤城中学!是即将成为王牌投手的男人!”

新人在自我介绍时通常会提及自己喜欢的球员,以及中意的位置。御幸眯起眼睛笑得畅快,心想,“这莽莽撞撞的小鬼头,中意的位置都不提,直接就说是王牌了——大概是真傻。”

这不是讲述航海故事的漫画,在以实力取胜的运动社团,这么不知轻重的宣言大概只能徒惹他人不屑与笑话。泽村这话像是一颗石子扔进了平静如波的湖面上,激起了一圈一圈不满的浪来。御幸便趁一群人都冲着这家伙一惊一乍的时候混入了集合队伍的第二排。

然后被目光如炬的片冈监督拎出来,勒令拖着轮胎绕球场上罚跑。

 

然而接下来的时间里,归属一军的御幸一也和还在准备对内练习赛的泽村荣纯并无什么交集,倒是与自己同年级的仓持洋一与这个吵闹的一年级生似乎臭味相投,很快就在同一间宿舍里处出了点没朋友的御幸难以描述的感情,甚至在御幸表达对一年级的另一投手降谷晓的看好时偶有对泽村的维护之意,实在令他啧啧称奇。

“你们这么快就混熟的话,感觉那小子应该是挺好相处一家伙?”御幸趴在自己的课桌上,用课本挡住了自己的脸,在仓持表述对方虽然总是偷吃布丁但偶尔还是挺努力的时候开口好奇道,“我倒觉得这种喜欢大声嚷嚷的家伙挺令人头疼的。不过某种意义上,你们俩都是属于——诺——”

御幸露了双眼在外,食指指向斜前方同班男同学手里的漫画封面,似乎画着男主角挥手的样子,“那种莫名其妙就热血沸腾的家伙。”

“是。”仓持懒洋洋地回头看了眼御幸指着的方向,“和你这种在球场外就懒懒散散的没朋友的家伙完全不一样,所以大概你们确实也是做不了朋友的。”

“啊在你眼里,我居然是这么冷漠的人吗?”御幸夸张地感叹了一声,语气里却毫无诚意,“不过我倒觉得是那小子对我好像是不怎么热络。”

仓持奇怪地瞥了他一眼,“他明明是脑袋上装了个‘御幸一也感应器’,在教学区也好、练习场也好,总老远就感应到你这家伙的气息,格外恭敬地对你鞠躬喊‘前辈’——这有什么不对吗?”

这的确是再正确不过的社团内前后辈的相处模式,可御幸一也总暗暗觉得两人应该不是这样一种相处模式——怎么说呢,太过于正常与平静,明明应该是更加鸡飞狗跳的相处日常,譬如说咬牙切齿地指着自己鼻尖一字一顿地吼“御、幸、前、辈”才对呀。

不过他也是把这种诡异的感觉压在心里,没想与仓持相分享,否则对方对他的形容词除了“没朋友”外大概还要再加上一个“抖M”。

他转了转眼,换了个方式,“比如说吧。一年级另一个,就经常私下来找我接他的球什么的——当然啦,我是绝对不会答应啦。但你这小舍友却是从来没来找过我哩,你不觉得这不太符合他一来就嚷着要当王牌的人设吗?”

“嗯?你不知道吗?”仓持有些诧异,“这小子不知从哪儿听说了些什么,刚来就向监督请求,如果他顺利进入一军,就请让克里斯前辈指导他投球呀?”

这回御幸是真吓了一跳,猛地从课本里抬起头来,嗫嚅着没说出话来。

“反正那小子其实傻愣愣的,还挺卖力的。”对人性特点天生敏感的猎豹总结陈词,“与生俱来的力量与速度是天赋,不认输和不被挫折打倒也是一种天赋吧。”

“可惜世界上太多事情,即便努力了也没什么结果。”

御幸脑袋上挨了同伴重重的一个拳头,“这话从你这天才嘴里说出来实在、非常、格外可恨,我感觉我每根骨头都在叫嚣着揍你一顿。”

“哎,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别急着动手啊!”

御幸嬉皮笑脸地用手护住自己的脑袋瓜,此时上课铃声正好响起,他仍然是一副没个正形的样子,仓持不再理会他,把椅子挪回原来位置,正过身准备上课,却听御幸在他背后没头没脑说了句。

“努力了可能仍然没用。但不努力的话,肯定没用。”

 

后来御幸一也回想起少年时代的这个普通下午,没有阳光也没有风,乌云密布仿佛雷雨将至,白炽灯光下他与损友一通乱扯——也觉得一切万物果然冥冥中自有定数,他那么早就把漂亮话挂在了口中,却是在很久以后才真正明白了这个道理。


——TBC

把北极星的大纲推了重新写,改着改着成了个完全没关系的新故事_(:з」∠)_大概就是一个集狗血与俗梗于一身的不知道什么鬼的东西(。)

应该会不会更新得太快,篇幅可能是个中篇吧,正确荣纯生日前写完!

评论(7)
热度(81)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