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钻A/御泽] 晴ときどき昙 (序章)

*  @红豆冰的女儿 的人鱼糖,说好的人鱼糖换向哨车!

* 水手(?)御幸×人鱼泽村


[序章]

 

十四岁那年的初夏,他曾偷偷浮上海面,躲在巨大的岩礁后面,静静地仰望着他从未亲眼见过的天空。

海天的蔚蓝浑然一色,觅食的海鸥成群舒展翅膀紧贴海面飞过、倒成了一道活动着的海天分际线。白日的海面格外平静,三两的船只循着自己的航海线路行驶,觥筹交错与艳舞笙歌在太阳升起的那一瞬间便被蒸发成水汽消散在空中,甲板上举杯高歌的水手又换上了无精打采的面孔,站在桅杆旁有一下没一下地点头。海风将风帆吹得猎猎作响,但似乎并不能惊扰迷失在歌舞升平美梦中的水手。

这样仿若静止的画面让本怀揣着好奇与幻想的少年不一会儿便觉得索然无味。

——海上的世界,竟然是如此无聊!

而他所拥有的海底生活,无边无际的蓝是背景——也只是背景,其它色彩无时无刻都不在背景中流动:大片大片的红色珊瑚礁是他们从小捉迷藏的地方,他们可以藏在奇形怪状的石珊瑚之后,永远不正眼看其它物种的白色长尾鲨扫着尾巴目不斜视地经过、接着喜欢拥抱的巨型红色蝠鲼游过亲昵地蹭蹭他的脸蛋,而做鬼的小伙伴总能在一群趾高气扬亮着的霞水母之后成功地找到他的藏匿之处。

纵然海底海上都是同样的平和静好,海底却因伙伴们的存在而五彩缤纷。

他立刻就想清楚了其中的关键之所在,学着家里半旬老人慢悠悠长叹一声,甩了甩自己漂亮的长尾巴——露出水面的尾鳍与一两片鳞片因其沾满了水而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溅起的水花划过他还稚嫩的脸庞,盛着温煦色泽的水珠照亮了他浑圆如玉的双眼,像被海水浸透的黑色瞳仁湿漉漉的——像初次睁眼看世界的雏鸟。

现在这只雏鸟打算最后一次看看这个无聊的水上世界,准备潜回海底。

 

然而他并不知道,海上的天气永远不会一成不变。

天晴只是昙花一现,波涛汹涌才是这亘古来大海永恒不变的命题。就在他头快要没入海水中时从东边骤起了狂风。他吃了一惊慌忙抬头,却见眼前整个海洋都变了颜色,原本的蔚蓝消失不见,狂风歇着骤雨气势汹汹,卷起墨绿色的惊涛骇浪,进而连那风都有了形与色,墨绿与深绀像水藻一般缠绕在一起——扭成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像是深海鱼群浮上浅海、最后直破海面似的。

这是狂风暴雨中的海面。

生活在一片祥和的他看着眼前这样的景色惊呆了。

他眼珠一动也不动地盯着这魔法般的摧枯拉朽,看那绿色的风浪从水面到岸边,击碎礁石、推到树木。然后他看见一个黑色的小点,从悬崖边扯着钩绳下来,跳到脖子歪了的树干上,轻轻一跳又到了另一块略微平整的岩石上,他在这狂风大雨里飞檐走壁、在峭壁上如履平地——最终轻松地到达了红砂铺就的平地。

是个人类的小孩。

他并不清楚人类年龄与身高之间的关系,如果就他的种族的生理特性来推断——这孩子应该还未满10岁,个头瘦瘦小小的,看上去像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这么一个孩子在这样一个突然变脸的晴天赶到风雨的中心实在是格外奇怪的一件事情——甚少接触外界的他即刻被勾起了好奇心——

这是一幅难以被贫瘠的言语所形容的画面,就仿佛是万物初始一片混沌之时,突然有一个格格不入的生命从混沌之中走出——明明是个小不点,却乘风踏浪而来——不会被诡谲动荡的背景所吞噬,反而风与浪都成了他的陪衬!

他看见那个孩子面朝风浪中心跪了下来。太远了,他看不清孩子的长相与眼神,只见他微卷的栗色头发在风中疯狂乱舞——长大到十五岁无忧无虑的他不懂什么是悲伤,这样的场景让他似乎想起了这个词语——然而从这孩子身上他感受不到痛苦,甚至他还能从孩子身上感受到一点平和的喜悦。

——然而真的不是悲伤吗。

他不知怎的想到住在蓝珊瑚街区长着一双好看桃花眼的阿叔,小时候他与父母出游经过、阿叔都眯着眼笑着和他们招呼很是高兴的样子,可是母亲却总用种他不懂的怜悯眼光注视好看的阿叔——自从阿叔相依为命的妻子过世后便只会这样笑了。他从未见过阿叔的妻子,听说有一张艳若红珊瑚的面容,阿叔和她在一起时总是挑着他的桃花眼笑着、眼睛不会眯上、里面满当当的都是温柔。

男孩子似乎是在进行某种仪式,他想自己或许不应该在这里进行毫无意义的偷窥。但男孩子身上传来的情绪却让他隐隐难过,他自己也说不上原因——毕竟对于他这个年纪的少年来说,“为他人难过”这种矫情奢侈的情绪往往是一种直觉,他还不明白他的难过来自于一种出于本能的悲悯,一个纯净如赤子的心灵对一个以“不在意”为砖瓦筑了墙的心灵的悲悯。

眼角结成的晶体落在了他掌心。

他从身上摸出白色贝壳——鉴于他从小到大就是个敏感的爱哭鬼,出门时总被母亲叮嘱带上贝壳容器。偌大的透亮珍珠放在死掉的贝类身体中央,他没注意到这颗珍珠与他平常落泪时获得的不太一样——这一颗不是一颗纯正白色的珍珠,似乎隐约有些透着粉色。

单眯眼睛瞄准后扔出,白色贝壳正正好好落在要起身的男孩面前,粉色珍珠从中滚落出来,被孩子用手拿起、对着穿透乌云依稀漏出的阳光打量。

他不再回头看这个人类男孩,将身体没入回到海底。

 

他也没想到这像是临时起意的一年之约竟持续了整整十一年。

每一年的那一日他都浮上水面,却也总是能瞧见那个孩子年复一年地到来同一地点、进行同一仪式。他好奇地看着初见时的矮豆丁,逐渐成长为一个似乎比他还高的高个子,营养不良的小骨架舒展开竟也长成了个拥有健硕身材的少年——他在海底日复一日过着无法感受时光流逝的生活,却在一个人类孩子身上看见了岁月的刻痕。

无论如何时间确然往前不曾停驻——他二十五岁了,到了人鱼的成年年龄。

作为王族成员之一,他将迎来他的成年礼测试。


——TBC

标题的意思是会突然变成阴天的晴天,用在这里大概就是想说一种变化莫测的天气、本来都在自己晴天里过日子的两个人一旦相交错、就卷起了风浪,大概这样一种感觉吧……(如果没懂不是你们的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序章有点无聊,我自己也写的有点痛苦……我尽力,后面写成萌萌的糖(×如果不是黄豆也不要打我)

大概是个比较长的故事,更新会比较慢,见谅。

评论(7)
热度(38)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