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钻A/御泽] 掉伞天 (三)

* 职棒御幸 * 国中教师泽村

*章节链接:(一)(二)(四)(五)(六)(七)(八)

* 避雷提醒:本章涉及真田×轰情节


[3. 送伞天]


伴随长野夏天的,向来是阴晴不定的老天与绵绵无尽的雨。

泽村早晨起床却发现屋内因阴雨天不见光线,他挣扎些许、便从被窝里起来,赤脚踩上地板、拉开百叶窗帘,只见窗边摇摇晃晃的晴天娃娃没精打采地耷拉着头、窗外忽地一道闪电劈过照亮了小人微笑的脸庞。

他打开了窗户,伸手戳了戳电闪雷鸣后黯淡下去的晴天娃娃的笑脸。

世间万物在大雨磅礴中似乎都沉寂了:亮了一整晚的路灯、早起锻炼的老人、暑假归家的小孩、唱歌的垃圾车、风已吹过便沙沙沙作响的灌木……都悄悄隐匿在层叠阴云之下。闪电瞬间天倒是亮得透彻了,却是将落成泥的树叶、碾作尘的花瓣赤裸裸地展现在了人眼前。这样一种情境下仍朝气盎然的只有阳台上的淡紫色的绣球花了。

雨水给它上了层朦胧的妆容,落在一簇簇花瓣上的水珠也成了装饰,美好得像少女蕾丝裙上点缀的一粒粒剔透的珍珠——能如此旁若无人地灿烂开放却是多亏了它不肯弯下的茎叶、在拼命地吸收一切,无论阳光与雨露。

就像曾经的他与他。

携卷细雨而来的斜风一不小心溜进房内来,像一双冰凉的手将他从回忆的蜜罐中拉了出来。他自嘲地笑着摇了摇头,关上窗深吸一口,思绪倒是从过去回到了眼下。

百叶窗将风雨相隔在外,室内重新暗了下来——淡紫色的绣球花最后消失在他的世界之外,那被喻为“希望与未来”的花。

 

眼下的问题其实就是昨晚轰雷市打来了一通电话。

其实二人并不熟稔,在高中时候两人在球场上是死敌、私下更不会有什么往来。后来也只是听说他与真田前辈都效力于横滨湾星——御幸向他提起这件事情时他还曾扭扭捏捏地表示了对这二人能再次同队的羡慕、被对方抚慰似地揉了揉头发而感到安心竟然没能立即握拳用“泽村式”信心来表示对未来他们也能同队的展望。

如此想来,虽然他与御幸的相处除去棒球、尽是一些毫无意义且易被遗失的琐碎,但是一旦想起便也不知觉会嘴角带笑。即便是站在这样一个“未来”的时间点往回看,记忆这浩渺星空里除却那引人夺目的皓月,更多的是那闪烁着的星子——无数通手机烫得惊人的长时间通话、通话内容无非是一些插科打诨,大学时假期短暂的同居、最开始两人在餐桌上不小心碰了手都会有的脸红心跳,若是再往前走一点、在学校更衣室里、突如其来的拥抱与支支吾吾的告白。

——说回轰雷市的电话。

那个吵死人又闲不下来的家伙也没别的事情,突然想起自己来只是因故休赛两周在家,思来想去后发觉认识的人中只有泽村此时也赋闲在家,因此便诚挚邀请泽村去横滨做客。

“我认识的人里面就你最闲了!你快过来——我把你的球都轰出去哦——或者你请客我带你去吃猪排饭也是可以的。”

[这么坦荡地指出‘最闲’也只有你了吧?][你是忘了我是伤员这件事了吗?][难道不应该你尽地主之谊请我吃饭为什么倒过来了啊?]……槽点太多,泽村竟然不知从何下口,砸了砸嘴心盘算着学生暑假回家他也确实没什么要紧事、横滨他还没去过呢、似乎比长野要再热一点吧,胡思乱想了一通不知觉就把同意说出了口。

[啊忘记问了……真田那家伙应该不在吧?]

准备收拾行李的泽天眨眨眼、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忽略了最重要的问题——他曾隐约听说这两人交往已久、又是同队住在一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吧?

——不过,轰那家伙应该不至于专门找一个人去打扰自己的二人世界吧?

 

——把轰雷市想得太过于常人化是他的不对。

站在公寓门口与真田俊平面面相觑的泽村,睁着猫眼瞪向站在真田背后的轰雷市。而后者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叼着香蕉一脸兴致勃勃地看着他,见他视线看向自己,还举起手比了一个挥棒的姿势——这么一个令投手本能火大的姿势阻止了正欲转身逃离自己电灯泡命运的泽村。

乍一看,真田与轰都有不小变化——最直观来说,两人似乎较高中时候高了些许。

本来就不熟悉的三人除了棒球外似乎没有什么别的话题——好在虽然泽村不再投球,却无时无刻不在关注职棒比赛,三个人对现下联盟情况各抒己见了一番后,又对泽村退役前所属中日龙现下实力与横滨湾星做了对比、由于泽村总是加上“如果我在……”这样令人无法想象的假设而最终导致无法得出结论。

“呼……”三个人在玄关门口站了许久竟也不觉累,到底是真田俊平回过神来拽着两个后辈到了客厅。

两个同居的男人的客厅单调乏味:餐桌在电视机前、上面还摆着中午吃剩下没有收的盘子——因为被吃得过于干净而无法辨别曾经呈装了何种食物;纯色的墙纸、有的部位已经卷了起来,墙上唯一的装饰是一个圆盘挂钟。

“五点了啊……”真田瞥一眼挂钟,分针与秒针正好重合在“12”这个位置,“泽村和雷市先看一会儿电视吧……可以放录像看一下昨天晚上中日龙的比赛。”

他拿起桌上的钥匙。

“我去买你喜欢的那家的猪排饭回来。少吃点香蕉、一会儿就吃饭了!”

——这句话是对轰雷市说的。

泽村看着真田俊平走后、立刻开始给第二根香蕉剥皮的轰雷市从沙发底下捞出了电视遥控器,突然有点想笑。

[这两个人其实根本没什么变化……特别是、相处方式上。]

 

“哦哦哦!这不是!”

泽村被轰雷市突如其来的激动叫声吓了一跳,方察觉电视屏幕已经亮起、播放的内容却不是录像的比赛——漂亮的女记者带着得体的微笑、正把话筒递给一旁穿着脏兮兮的蓝色球服的家伙。

护膝、护具……泽村的目光从这个接过话筒的人身体下方向上移动,最终停留在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上。

那张曾经在他脸上、唇上停留的嘴唇一翕一合,在回答他方才没有听到的女记者的提问,“……如果可以,下次在球场不希望问私人问题。”

若是真田俊平此时在场、定会即刻拿着遥控板若无其事地换台——然而此时站在泽村旁边的是正要吃完第二根香蕉的雷市。对方激动地转过头、胡乱挥舞手臂,“哦哦哦!你搭档啊!”

泽村由衷地庆幸站在这里的不是别人、而是这个能坦然说出他和他最初关系、除了棒球其它都一窍不通的家伙,从而他不会被善意地剥夺去听这个他想念已久声音的权利,并且可以任由这声音携带着温暖的过去铺天盖地地向他席卷而来,让他溃不成军而尽情哭泣。

“不过这一次……就算了。”

他怎么可能忘记呢,无数次他站在投手丘上望向护具与护目镜都藏不住的金色瞳仁、亦有无数次他被对方捧着脸直视那双没有框架镜、没有护目镜遮挡、炯炯有神的眼睛——那里装着星辰大海、星辰大海里有一个小小的泽村荣纯。

对方声音有些哑、鼻音浓重——显然是感冒的样子,“大家也能看见我在生病比较脆弱……而且才被不想被说的那个家伙教训不坦率了。”

“哈哈……我也不会告诉你教训我的人是同队的投手的。”

电视屏幕里的御幸一也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虽然只有一次,但我确实有点想念那个家伙了——那个突然不见了的笨蛋。”

“所以答案是——有的哦,喜欢的人。”

女记者又絮絮叨叨问了比赛相关的问题,泽村恍恍惚惚听出来应该是一个月前御幸所在球队惨败给老对手旧金山巨人后的下一场比赛、他与队友拿下7:2芝加哥小熊比赛结束后、来自东京电视台的采访。

那天洛杉矶的天气应该很好,夜幕高悬、一只飞向外野的球仿佛能被墨蓝色天空所吞没。御幸与女记者站在球场的出口处、正对着绿茵草地上白色大写的“L”与“A”,球场外椰子树笔直的树干光秃秃的像一根根电线杆,快要插入天空深处的枝叶像一朵朵蘑菇云。探照灯还没有关上,椰子树与人在绿草坪上的倒影被拉得很长——泽村回想起甲子园夏天明晃晃的太阳与众人交错的倒影,没由来地觉得电视里的倒影有些寂寞。

“今天最精彩的果然还是第5局时御幸选手的全垒打了呢!从那一球开始比赛形势完全转向了道奇这一边!”

“我们投手今天发挥也很好。”

“啊没错……我们转播这场比赛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道奇这只球队里有两名来自日本的选手——成宫选手在五月份一次降板后,这次第一次登板吧?”

……

这是泽村不熟悉的舞台——被椰子树与山丘所环绕的球场像一颗夺目的钻石,将永远在御幸一也的人生轨迹上闪闪发光。

 

“我们果然还是看比赛录像吧。”轰雷市似乎对于这些场面上的对话忍耐到了极致,抓起遥控板想要切换频道,却被窗外传来的淅淅沥沥的雨声吸引了注意力。

嗡隆隆——

似乎是打雷了。

“横滨夏天也经常下雨吗?”

泽村好奇地朝窗户方向探了探头,却见轰雷市突然跳起来、朝玄关跑去。

“欸你这家伙这么激动是怎么了?不是要看录像么?”

“我就知道真田前辈没有带伞!”泽村看向轰雷市的方向——被看的那一方正倒着他的粗眉、两手叉腰、吊眼梢似乎是在瞪着门口放在桶里的雨伞。

公寓外的天空忽暗忽明,闪电像条游龙、疏忽窜出来吓人一大跳。一阵雷鸣过去,客厅内格外安静,只听得挂钟的指针在“滴滴答答”走着——竟然是一个钟头过去了。

泽村望了望窗外,心里将“可靠的”真田前辈与“不靠谱的”轰腹诽了多次后,可能是因为方才电视机前情绪累积还未恢复、他竟没有闹腾地说着不负责任的话,踟蹰了半晌方措词着,“阴天忘记带伞出门其实也很正常……真田前辈的话,一定会在便利店买把伞、或者等雨停了再回来吧。”

哪曾想他眼中的四棒笨蛋此时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上次和上上次他出门买晚饭没带伞,下雨了就淋雨跑回来了——说担心我饿晕过去。”

[这确实是一种极有可能发生的假设。]泽村心里默默想着。

“所以这次我要把伞给他送去!”

没带伞、掉了伞怎么办呢——不拿着伞追上去,怎么知道对方一定是不需要呢?

他们的人生,因为“我觉得他应该会×××”而错过了多少次呢?

“喂你小子好歹也把手机带上才能找到人好不好!”

 

——至于后来两个人仍然是落汤鸡一样回来、双双感冒、以至于做客的泽村第二天直接打包回府的事情就是后话了。


——TBC

* 查了2015年和2014年长野和横滨8月份的天气,基本都是雷阵雨……辛苦岛国人民了 

* 本来这章大纲不是这样的!!!……没忍心提早撒糖了(。我真是亲妈(×)

* 我觉得我在强行扣题(×)

* 摸鱼摸过头今天加班时间要延长了TT


评论
热度(62)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