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70] 岁时歌 (三)

* 太子黄×少傅叶

* 跟我一起回忆剧情吧!虽然前面也没有剧情可言: 阅读目录 或者tag 岁时歌


惊蛰. 东风始来万物解,迎来春花开


叶修捧着一气呵成的试卷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讲武殿内一片寂静,在皇帝及一干重臣的注目礼下、百名学子埋首于自己的案前,似乎并不受心血来潮的天子一句话所影响。

他步伐轻缓、却让人感觉每一步都极为有力,一旁站着的内侍噤若寒蝉,倒是有一些胆大的要臣、微微靠拢了彼此、悄声议论,“这就是会试第一名叶秋?”,“怎么这么年轻?”,“比太子殿下年纪还小吧?”……

叶修对这些偶尔飘进他耳中的猜测置若罔闻,只在经过懒洋洋歪着身体站的少年太子身边时一顿——微不可见地斜瞥了对方一眼,那人的桃花眼此时正饶有兴致地在交头接耳的臣子中间来回游荡——他快速收回目光,因而没有看见对方在二人擦肩的瞬间嘴角微勾、目光轻触他的卷面——

天监不远,民心可知吗?

太子黄少天嘴角笑容微凝、眉心蹙了起来。

这个时节却正是乍暖还寒之时,料峭的春风竟然也是那姹紫嫣红的沃肥,微微的寒意反而能比骤然的温暖更能成为沉睡了一个冬季种子的养料——这样的风从殿外进入殿内,殿内的人微微打了个寒噤,这风成了他们的养料,令他们头脑更加清明地投入答卷中去。

同时,这风也仿佛是一切的开始。

万物的化解、千花的绽放……人与人、人与物的缘分,皆始于一道轻风。

“爹爹,您怎么能这么就开始判卷了呢?”就在叶修正要将自己卷面呈递御前时,太子身形一晃挡在了他与皇帝中间,回头痞痞地对着自己父亲笑、语气无赖而懒散,“这样对其它学子多不尊重啊?”

叶修此时看不清圣上表情,心中猛地回想起在京多月来所听闻关于太子的种种传闻:放荡不羁、不学无术,目无尊长、父子不和……记忆里那个拥有明亮目光的孩童、再次相遇时任性通透的少年、与道听途说的群画像混淆在一起,他无从辨别,心中仿佛被某种尖锐事物猛刺了一下、剧烈的疼痛从某一点蔓延至他整个身体——他低垂眼帘、长睫毛掩住了目中神情,眉毛却是狠狠地揪在了一起。

 

皇帝未立即答话。

殿下群臣却是吵闹起来。

其中有一人出列,草草地朝御前方向一揖,朗声道,“太子以为殿试该如何取?”

听闻这话,叶修微微侧身,眼角余光扫向发问之人,眉头拧得更紧了——这不长心的家伙究竟人缘是有多差,自己口无遮拦也就罢了、怎么随时还有人给他下绊子?这话听着像是事关用人的辩题,平常问来一答一辩、倒是无妨。然而若太子与皇帝本不睦、在这样一种君臣皆在的情境下,开口评论却是引人遐想了:是想暗自绕过天子提拔自己的拥趸、或是挑战在圣上体泰安康时挑战圣威?

想及此,叶修抿抿嘴,正要开口答话,哪想到黄少天比他更快地开口了,“要我说该怎么取?”

“依我看,此郎君样貌堂堂,比起状元来、倒是更适合做探花啊!”说罢他适时地朝愣神的叶修抛一记媚眼,“说来文若其人,那反过来说,人也若其文——”

黄少天向着叶修的方向又前进了一步。

两人的距离非常近了,几乎没有间隔地相对——互相的衣料摩擦,叶修几乎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鼻息——那么一瞬间、他脑内竟然有些空白,等到对方猛地夺下他手中的试卷、向后退了两步,“咔擦”地将它撕成两半时方才惊醒过来。

一时堂上寂静异常。

纸张撕裂声被无限放大、在这个半封闭的空间里来回回荡。

“既然人若其文,我们看人就好了——不用看他的文章了。”

 “爹爹不一直头疼太子府上无人陪读吗?”他朝着叶修笑得恶劣,在所有人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时微微一侧身、恰好让皇帝的视线能落在衣着单薄的叶修身上。他举起手食指指向从方才起一直低着头的少年,“不如给这人赐个探花,赏他个太子少傅做做如何?”

——啊是了。

在黄少天视线所不及的地方,叶修微微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了然的笑容——有人什么都懂,还想这么插科打诨、自作多情地来救自己一命呢。

他有些遗憾地想道,枉为自己特意做了这么个开头想要试探下龙椅上那位、就这么莫名被某个聪明的家伙给搅黄了。不过也并不是一无所获——

 

从讲武殿出来,黄少天拉着一张脸、一句话也没与跟在他身后的叶修讲,翻身上了马便扬鞭策马。叶修站在马蹄蹬起的灰尘中干咳两声,对尴尬看着自己的小厮温和地笑了笑,“能烦请叫辆马车送我去府上吗?”

这位本可能是状元的少年才子适才被太子当众羞辱了一番,竟也不恼,用如此温柔好听的嗓音对太子府上的下人说话——何大勇几乎立刻对这位文弱的少年产生了好感、甚至为他未来在面对那样一位任性不按理出牌、今天看上去又对他很不满的太子时的命运产生了担忧。

“先、先生客气了。”何大勇有些结巴,“太子殿下不是刻意把您丢下的……他之前有吩咐过将您送回府上去。”

——才怪吧。实际上说不定只是得意洋洋地说,自己又欠了他个人情吧?

叶修眯起他那双狭长的双眼,阳光斜射过来——金色光辉下这人像极了正要出动捕食的狐狸,像是在偷偷打着什么算盘。

然而他此刻却是真的什么也没想,心满意足地吸了一口初春时节清凉新鲜的空气,感觉到自己的肺脾都沐浴在温暖不灼烈的暖阳之中。他伸出手挡在自己额头前,手背朝向一望无尽的苍穹、逆着光寻找太阳所在的位置,他看见光线最为汇聚的地方,有个小家伙跌跌撞撞地朝另一个哭泣的孩子处跑去了——

胸口的圆形石子熠熠地反着光。

——春天就要来了。


——TBC

* 宋朝皇子皇女对父亲的语称呼不是“父皇”而与寻常百姓一样是“爹爹”

* 宋朝殿试应该是三月初,这里随便杜撰了一个差不多的时间点(。反正是架空、只是仿宋,不要太介意(。

* 在我心目中受了一定家庭环境因素影响的黄少应该是比较骄傲自我的,他聪明、懂得保护自己,机会主义者也懂得伺机反击一击毙命,同时这样一个环境注定他是一个敏感于人性的人。但仅仅这样,作为帝王是不够的……帝王需要有大局观、御下要懂得松弛有度适当信任,这些都是需要他未来与叶修相处过程中学会的东西。恩进行到目前这个地方……黄少其实完全没有对叶神敞开心扉、只是觉得这个有一面之缘的人很好玩儿顺手给了个人情,以后还需要调教啦❤

* 有点手生……我已经不会写古装paro了(。)写的好痛苦TT这么短小请不要打我TT下次更新时间…………再议吧

评论(1)
热度(30)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