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67] 岁时歌 (一)

* 太子黄与少傅叶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阅读目录 或者tag 岁时歌


白露. 处处丹枫白露唏,叹离别愁绪


扬州城的方家酒楼,在码头旁最繁华那条街中央处,可有二、三十年了。

这里也不比城里最出名的杏花楼冷清到哪去,地理位置的得天独厚让它日日人声鼎沸——更何况,今日这里请了城中最有名的的说书先生,讲的正是那耀历十五年,叶将军腹背受敌、外有鞑靼的铁蹄内有奸佞小人贪下军粮军饷供给不足之事。

叶秋推开济楚阁的门时,方锐正听到兴头之处,头伸出隔间窗户,一拍大腿,朝中央说书先生就是三个“好!好!好!”。

等到木椅与衣料一阵摩擦,叶秋已经随意捡了个座坐定后,方锐方扭过头来向他招呼,“哟来了啊?”

叶秋兴致缺缺地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也不理会那意犹未尽的方锐,拎起桌上的上好汝窑茶壶便自行分起茶来。

能用到这么好的茶具也是多亏了他眼前这方锐,正是方家酒楼老东家最受宠的小儿子。这酒楼里眼界最好的济楚阁也是一直为他留着,从不随意租用出去的。

"怎么?跟你一个姓呢!你都不好好听听!多畅快!这才是真男儿!“方锐瞧着叶秋这样子便又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跺起脚来,夺下桌上的茶杯——竹叶青被他牛饮一尽,只看得叶秋连连摇头。

”都是姓叶,为什么叶秋你小子就一副弱鸡样啊?!“方锐豪迈惯了,实在觉这么一小杯茶不解渴,也品不出什么味道,遂又抱回自己的酒壶喝了两口。

叶秋走向一旁火炉,低垂眼帘专注于茶壶里沸腾的热水,这热水沸腾与柴火燃烧的声音像肆无忌惮的蛇信子”嘶啊嘶“的,也不知他听见方锐那句问话没有。


过了处暑,今日正巧是八月中的白露了。天气确也转凉,树上即便残留有迟迟不肯去的秋蝉,却也不像夏日时分那么精神倍儿好地大合唱了,每日在树上有一搭没一搭、一长一短弱弱地叫两声,转眼就被这觥筹交错的人声给掩了。大概也因此,本来就没精打采的秋蝉更觉没劲了,最后连叫也不叫了。闹热的夏终了,总算是进入了萧索的秋——什么都静悄悄的。

楼下说书先生这会已经说到,叶将军孤身一人深入敌营,长枪一把杀了二十余人冲入主营,主营里篝火熊熊,鞑靼主将与三个副将席地而坐正烤肉喝酒,叶将军手上那染了敌人与自己血的长枪和这火苗一样鲜红,映上了叶将军视死如归的脸。

叶秋坐回了方桌旁,托腮盯着面前空无一物的茶碗,另一只手百无聊赖地在桌上一下下叩着。

”突,突,突“。

是他敲桌子的声音,是听得紧张汗都出来了的方锐的心跳声,也是叶将军一次又一次将长枪刺入敌人胸膛的声音。

”唉……“已负伤的叶将军终是不敌敌方夹击倒下了——方锐惆怅地长叹一声,”可怜我们大荣朝一门虎将,十二年前落了这么个下场。“

——是啊,百姓都说,叶家之后,荣朝再无武将。

”太鲁莽了。“

”啊?“方锐本低头转着空茶杯,听得叶秋这么没来由的一句话方如梦初醒似的抬起了头。

”如此有勇无谋地只身入敌营,除了送死还能有什么别的下场?“叶秋面无表情地盯着茶碗,语气平缓而听不出情绪,像是在评价史册上的一个名字一样不关己地客观。

”你他妈的……“方锐一拍桌子撸起袖子就要和人理论,却对上一双平静无波的眸子,不知怎么就气馁地坐下了,”其实叶家有一个人有勇有谋啊……叶将军的哥哥!不知为什么那次出征没有让他去……我以前听爹娘偷偷说,叶将军从前几次出征有哥哥压着,屁大的事都没出,可是那次……”

叶秋的手微不可见地抖了抖。

”唉和你说这些作甚,反正都是些作了古的人了。”方锐小声嘀咕句,这才进入此次将叶秋约出来的主题,“州试结果出来了?”

”是不是该叫你叶贡生了?“方锐恢复了往日吊儿郎当的样子,冲着叶秋挤眉弄眼,”过两月该启程去京城了吧?“

”唉……你以后可是大人物了,估摸着也想不起我们这帮家乡的小混混了。我爹从前就常说,你和我们这帮在先生那随便混混的人是不一样的——是要有大出息的人。“

可不是不一样吗?

即便叶秋从不曾像他们这帮子弟一般着丝绸衣裳、玉饰加身,即便他从来是一身青白色的长布衫、细长脖子上挂着稀奇古怪的圆石头,即便他和气待人、从不为难与他作对之人,可无论谁,都能从他身上感到一种旁若无人的凌然傲气、以及与这个人世间格格不入的超凡脱俗。

”还有省试和殿试呢。“大概有一种人天生就带着不属于这人间的智慧与透彻罢。,”我本不想的。“

”没办法……你这么一表人才,你们苏家又是出了名的家风纯正,哪家姑娘不想嫁你们家去啊?“方锐想起叶秋被逼参加州试的原因就忍不住大笑起来——书院里谁不知道唐家姑娘追叶秋追得可是紧,简直恨不得把自己和八十八台嫁妆直接打包给送到叶家去。

”苏伯父对伯母一往情深,姑娘们都觉着你们想必都得了他真传,专一情深,都巴巴着嫁过来呢……“方锐自己捂嘴乐了一会儿,”伯父伯母也真是舍得……听庙里那些老和尚说你体弱活不过5岁,干脆给你连姓都改了,也不怕祖宗怪罪。“

叶秋抿着嘴不说话——他当年极力反对苏氏二人的这个举动,可偏生二人怕他改姓更名对祖宗不敬、更是怜悯叶家五十多口人无根无后,非是搞了这么一出螃蟹巷里大家都知道的事端来。

茶水已然凉了,楼下的故事讲完了,又是另一出文戏上台,”咿咿呀呀“地似乎在唱一出《白蛇》。

”都说成家立业……你这不成家便去立业了,谁不觉得你是不会再回来了呢?“这吴侬软语的唱腔似乎连带着精致隔间里的空气都伤感得凝滞了,一言一句酝酿了一整屋的离别愁绪。

”国土不安,鞑靼不除,何以家为?“

叶秋的手摩挲着脖上那颗已经被打磨得无比圆滑的小石头,抬眼看着方锐时,眼睛里有着与看上去温润尔雅的他完全不一样的少年霸气。

”没有真枪实弹一样能做真男儿。“

”既然老天不让我躲过去,那我一介书生,也是要闯这世道看看,看能不能把这天下,搅它个天翻地覆——把一潭浊水搅成海晏天青。“

——这一瞬间,似乎谪仙回到了人间。


耀历二十七年八月,正是白露时节。

酒楼匆忙一别后,叶秋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之时。

也许是,今生都没有机会再回这,烟雨江南了罢。

——TBC

* 大家不要急,黄少大概下一章就出来了(望天



评论
热度(25)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