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66] 岁时歌(楔子)

* 太子黄与少傅叶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阅读目录 或者tag 岁时歌


楔子.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黄少天七岁那年冬天,是荣朝建立两百年以来最冷的一个冬天。

一整个冬天天空都没有出现灰色以外的色彩,大地被厚重的雪所覆盖,天地都是灰蒙蒙、白茫茫的,漫天漫地连结成一片,连人都变得少言寡语起来。

什么都是冷的,即便是在这富丽堂皇的殿堂内,十几个火盆不间断地烧着、地龙燃着,也暖不起来冰冷的大理石柱、腊梅花瓣上摇摇欲坠的露珠……还有,母亲的身体。

黄少天把一个、两个、三个……雕了轻罗小扇扑流萤、百鸟朝凤的精致熏笼塞至皇后握紧的拳头中、披散的发下、解开的衣带旁,再去用他婴儿肥的小手去拍拍女人苍白的脸颊——冰冷冰冷,像一年前他养的那只小花猫被小他一岁的二弟弹弓打中之后的身体温度。

他不死心地又摸了摸女人瘦骨嶙峋的手——仍然是冷的。他正要再摸摸女人的另一只在内侧的手时,周围突然嘈杂起来,宫女太监的尖锐叫声、铜质品的碰撞声、起起落落的脚步声一拥而上,黄少天抬起茫然失措的小脸,没有焦距的目光一一扫过寝殿中央一张张哭花了的姣好容颜、在他的爹爹——当今天子走近时抬起了梨花带雨的面庞、动了动纤细的皓腕、挺直了不盈一握的腰。

他打掉了这个世上唯一还与他流有同样血液的男人伸过来的手,不知道为何涌起的愤怒让他只想离开这里、逃开这让他喘不过气的坤宁殿。

可惜他那会还那么瘦小单薄,不能抱起母亲,带她一起远离这令人窒息的地方。


他在一片白茫茫中漫无目的地奔跑,跑过贵妃娘娘的仁明殿、太后的慈宁殿,跑过一个又一个他叫不出名字的“大暖笼”。那些“大暖笼”翘立的屋檐挂上了冰棱、红瓦覆上了白雪,大雁飞去南方了从“一”字变成一点最后完全消失不见,就连乌鸦都不用黯哑的喉咙唱歌从他头上经过了,远离了那些尖叫与哭泣,外面的世界竟然这么万籁俱静。

他不知道自己跑去了哪里。

等他回神之后他已然身处一个空荡荡的院子里。

他从来不知道皇宫里原来还有这么杂草丛生荒芜的院子——这里显见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居住了,也没有宫女对这里进行清理打扫:院子的四个角落高高堆了四摞快被雪盖住的柴火,大概早就潮得不能用了;除此之外这里大概就还有一棵高耸入云的老槐树最引人注目了,它应该在这里已经上百年时光了,已经粗壮得需三、四人合抱,在夏天时候想必是浓荫蔽日罢。

不过引起黄少天注意的却不是这棵令人叹为观止的古木,而是这在冬天叶子都掉光的秃秃的树下、站立着的比他矮了半个头的小男孩。

他朝那个男孩走去的时候,对方抬起了脸,他看见了一张哭得特别难看的小脸:五官都皱在了一起,脸上遍布着不知是鼻涕还是泪水的液体。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张发自内心难过的脸,比那唯美的梨花带雨脸好看多了。

“喂!”

小男孩显然被吓了一跳,停止了啜泣,愣愣地看着黄少天。

然而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叫住对方是想要做什么,歪着头想了半晌,”为何不坐着再哭?站着累!“

男孩的眼眶里盛满了泪水,却没在掉落下来,在眼眶里把他黑又大的瞳孔反射得格外亮堂。

”站着累!“黄少天肯定自己似的又点了点头,弯下腰象征性地拍了拍地上的积雪,强摁着对方肩膀让对方坐了下来,”坐着不累!“

他自己则坐在了男孩旁边。

男孩的视线却是落在黄少天杏黄色的衣袍上,瑟瑟地挣脱了黄少天的手、向远离他的方向缩了缩。

”这是我家!你甭客气。你是客人,我作为主人自会招待你。这里无茶,但仍可以雪为毡而坐。“

尽管黄少天这样说着,男孩却是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黄少天只得又往他方向挪了挪,拉住对方不老实想要逃跑的手,拎起自己长袍的一角,也不嫌脏地往男孩花猫一样的脸上抹了抹。

于是那张脸更加五颜六色了。

和这灰蒙蒙的天、灰蒙蒙的地,一点也不一样。

男孩仍是愣愣的,面部表情却柔了半分。

”为何哭泣?“黄少天扑朔着他的圆眼睛,目光却没聚焦在他说话对象的人身上。

”为何能哭泣?“他加了一个字,却是个完全不一样的问题。他的视线似乎在这天地逡巡了一遍,又重新在男孩的花脸上汇聚,”不想说原因就不要说了。不过你别哭了。“

黄少天从自己脖颈处扯下本来挂着的一个圆滚滚的石子塞进对方手里,”你别哭了,这个给你顽。”

”我现在没什么自己的东西可以给你顽……身上的衣服不是我的、玉佩不是我的、就连这发髻有一部分不是我的。“他扯了扯自己整齐的发髻,一缕小儿的髫发从他额上垂了下来,”这个……是我从前自己在……院子里找到的最圆的小石头啦,娘把它打了个洞串起来我就挂脖上了——所以,这个东西是我的,我可以决定拿给你顽。”

此时就连男孩眼眶里的液体都不见了,他瞪大了眼睛:天地都是无关紧要的背景,只有眼前这个与他差不多年纪的人在闪闪发光。

“以后……以后,等我拿这个世界上最大最大的东西……”黄少天有些苦恼,“最大的东西……是什么呢?”

“天下。”男孩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声音因为长时间的哭泣而哑得不似孩童嗓音。

“对,天下!”黄少天的眼睛亮了起来,“等以后我长大了,把天下拿给你顽!”


耀历十五年,皇后薨。

鞑靼首次来犯,荣军大败。密报边关将领叶逊通敌叛国致荣军大败,叶家长房叶通在大殿陈情未果,以头撞柱、即刻死亡。耀帝大发雷霆,将京城留守叶家两房抄家、共五十二口人下狱斩首,其中叶家长房独子叶修死于搜查时的乱箭之下,尸首未与叶家其余人一同拾掇。


——TBC


*清朝以前汉族男孩15岁时束发为髻,成童;20岁及冠。所以15-20岁之间都可被称为束发

*本文朝代架空,比较类似于宋

*还没想好两人的年龄设定,其实比较想写年上,但是好像少傅比太子还小有点……奇怪?


评论(10)
热度(27)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