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2015年末总结

去年打了一年游戏今年总算是有好好写东西了(。

复健真是个痛苦的过程……最开始的时候都快忘记要怎么写东西了,看了看今年写的东西大概加起来也有24、5W字了,现在开始忙起来了我也不知道未来还有没有时间_(:з」∠)_不过只要一有空我还会继续写最爱的黄叶的!

另外容许我再打个广告,《三世》少量会在这周末的CD上场贩,寄卖在次元tomo的摊位上,有需要的可以去看看哦~~\(≧▽≦)/~


【三世系列:第一世】 (上)  (中)  (下)

从巅峰坠落至深渊,由于之前用的化名没上文牒而侥幸并未受通缉,用回了自己本来姓名方又回到了他所热爱的事业中——以往自认为熟知他的人不会想到他压根没有远离这个伤心之地,接下了挚友走前唯一放心不下的担子,连着他的份一起,安安心心地在这个小小的蓝雨钱庄做好自己手头上的事情。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之,五年光阴其实也不过是五轮春夏。

大南街联庄前的老榕树的叶子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初见时这分明是个稍显稚嫩的少年,因为一时的不服气而屡屡找他挑战,居然到后来也真能潜心下来向他请教学问。

他见着过各式各样的黄少天:恼羞成怒的、撒娇赌气的、喜极而泣的,渐渐竟也习惯了有这么一个人在自己身边,成为了自己日常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像在手边常用的那一盏砚台、一只羊毫,习惯了一直在身边,未曾觉察他已住进自己心里,占据着无比重要的地位。

这大抵就是日久生情罢?

与沉默的岁月一起,细微的关心、呵护、体贴慢慢由沙垒成丘,最后轰然倾斜——没有话本故事里的跌宕起伏,却能抵御一切大风大浪。


【三世系列:第二世】(上)  (中)  (下)

很久以后叶修回想起他们的第一次见面,终于对着当事人问出了他内心好奇已久的问题,“你当初怎么就在展馆里抓着我一个劲儿地问啊,还一副忒无辜的样子——你是眼睛瞎了看不见都佩戴证件的博物馆的解说志愿者,还是对我一见钟情前来搭讪啊?”

“老叶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想象力出奇丰富啊?”黄少天翘着二郎腿歪坐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背靠着已经被折磨得不像样子的抱枕,手里抱着最大号的柠檬味薯片,特别嫌弃地洗了洗鼻子,压根儿看也不看一旁的叶修,“你为什么没有发现你的那张嘲讽脸长得就像那些讨厌的NPC,头上顶着一个大大的问号——专门负责解答疑难杂问吗?”

即使已经毕业多年,黄少天同学也没长大,嘴上跑火车,心里还在计较当初究竟是谁先看上了谁——仿佛先爱上的那个会比较没面子似的。

其实嘛,一见钟情这码子事儿,还有种情况——两个人同时瞧对眼儿了不是? 


【三世系列:第三世】见阅读目录

先是红色的一点,蓄势待发已久——像是席卷了整个空间的所有能量一般,从幻之骑神的中央操作舱位置蔓延开来。

黄少天没有一次这样清晰地看清楚了一整个爆炸的过程,就像是在观看慢镜头电影一样,每一帧停顿了许久就为了让他看清楚似的。

能量炮从中心开始飞速旋转,在延伸的同时与空气中的离子相碰撞,发出了可以坍塌这整个一片旧基地的能量!“滋滋”的声音是金属物体在高温下炙烤的声音,仿佛有什么在咆哮着“烧尽,烧尽这一切”!

黄少天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力正通过他与叶修交握的双手汩汩地从他体内逝去、流向那个人。灵力的逝去让他体内感受到一种别样的空虚,却马上转而被一阵暖洋洋的气流所包裹——那是一种因为全身心的放松、接纳与信任而得到的回馈。

“我之前用全部灵力去换了一个可能的未来。”

能撕裂一切的爆炸声为背景音,叶修的声音显得格外温柔,“丧失了灵力并不代表不会使用魔法了——所以我得借用一下你的灵力,而且可能……有借无还。”

最高等级的屏障魔法能保护受咒者不受一切魔法与物理攻击的伤害,可以保证他们二人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自毁中保存自己。

屏障魔法像是母亲张开了的怀抱,将两个紧握双手的男人收拢。周围剧烈的震动、猛烈的火光似乎都被一种白光所隔绝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似乎曾经被这种温度并不高的白光照耀过,这种感觉很熟悉,热度可能比人体本身温度低,沐浴在这片白光之中,像是冬天将整个身体泡在恒温游泳池了一般——不觉得冷亦不觉得暖,就是一个刚刚好。

 

而爱情,就需要这么一个刚刚好。

太过灼烈的感情,会烧伤对方的同时烧伤自己,最后只能两败俱伤;太过平淡的感情,尽管也许可以小心翼翼地相敬如宾至老,终究乏味又脆弱不堪一击。

----------------------------------------------------------------------------

这篇长如裹脚布的故事(×)自己写得很用心,因为第一世写作时候还在复健写得真是格外痛苦,后来用了几乎比写作时间还要多一倍的时间重新大修(×),算是我心目中完完整整的黄叶感情了……不过感觉其实还是很OOC(。

----------------------------------------------------------------------------

----------------------------------------------------------------------------


【一只pvp黄叽的pve之路】见阅读目录

要开新副本了,周一早上的例行维护被延长到了下午一点。

没有游戏可以上,黄少天解决了作业便早早到床上去了。

他这是要准备睡觉了,窗外一轮下弦月孤零零地悬在黑丝绸一般的夜幕中,清朗的月光被公寓厚厚的百叶窗挡在了外面,心不甘情不愿地徘徊在墙壁上,倒是照亮了那刚刚刷上的新漆。

而太平洋彼岸的叶修却是赖着还没起床,秋天的太阳从东边慢慢往正中移去,不知道有没有把那光照在某人的被子上呢?

一昼一夜,这么想来,居然也挺相得益彰。

黄少天原来可不知道,恋爱是可以这么地没有逻辑,将一切寂寞的黑都颠覆成甜蜜的白。

这让他想起了自己从前吃过的巧克力火锅,恋爱就像是那一锅香喷喷甜蜜蜜的巧克力酱,温度正好合适到巧克力融化到恰当的黏稠度,然后整个世界都跌了进去——都被裹了一层甜甜的朱古力味道。

----------------------------------------------------------------------------

这一篇……还真是随手兴起打的,没有draft感觉写得乱七八糟,我自己都没有word存档要在我的lft里翻(笑),之前说想要把这本做个无料出来,我刚才大概看了下大概7W字……还有人想要吗?如果有人想要的话我大概得有空了重新彻头彻尾修一下_(:з」∠)_,恩要印的话可能也就10-20本?

----------------------------------------------------------------------------

----------------------------------------------------------------------------


【短篇之一】 不如私了

黄少天先是注意到了对方的手。

那是一双很漂亮的手,白皙透明,却一看就不像女孩子的手,这双手骨节分明、瘦削却有力。他眼尖地看见对方右手的每个手指边缘处都有不大不小的老茧,就像黄少天在校时期一位朋友的手——经常使用乐器的手。

然后他看见对方迈下一只腿要下车。那人懒洋洋地先伸出来探了探,似乎是在感受外界的温度——不要问黄少天他怎么知道的、他就是莫名其妙猜到了这个人的想法。

终于,他整个人出现在了黄少天的眼前。

那个男人穿着条纹的西裤,却一点也不气派——他的裤脚居然是卷着的!男人穿着没有纹路的白色衬衣,衬衣的第一颗与第二颗扣子并没有扣上,导致衬衣的领子大喇喇地敞开着,露出对方还算精致的锁骨——黄少天不知怎地觉得有点口渴,暗自咽了咽口水。这一看就特别不拘小节的男人此时正一点也不帅气、歪歪扭扭地倚靠在自己车门旁,他的领带居然是格子的(和条纹西裤哪里搭了,强迫症患者黄少天非常想上去帮他换个领带),就这么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那人伸出让黄少天觊觎已久的手——当然不是伸到他面前,拽了拽自己的领带。


【短篇之二】最佳疗法

叶修笑了起来。“所以最开始我就说了,我讨厌心理医生。”他把打火机扔到一边去,空出来的右手与左手交叉在了一起,“说了这么多,你说的治疗方法究竟是什么?”

“爱情。”

黄少天高深莫测地一笑。

“据说爱情是这个世界最真实最可爱的东西。我以前一点也不信,要知道我每天可是要听多少个孕期抑郁妇女前来抱怨说‘丈夫出轨’。”黄少天耸了耸肩膀,夸张地张开了手,“不过我现在想相信一下。这个即便看清了——也仍然可爱的东西。不知道为何,我有种预感,你会给我想要的答案——而你也会因为此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黄少天并不认为叶修会拒绝,他甚至觉得这个男人一开始就别有用心。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欺身上前,掰过对方的下巴迫使对方面对自己,将自己的唇附上了对方的。然后毫不费力地撬开了对方的防线,舌头长驱直入——最后还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对方的唇。

“怎么样?谈个恋爱吧?”黄少天笑得非常得意,“为你量身订做的,最佳疗法。”


【短篇之三】 告白之后(我好像没找到在哪?。。等我空了仔细找找= =)

黄少天这二十年不长的人生经历里,喜欢过很多人,幼儿园分他一个肉丸子的小丫头、初中时候漂亮温柔的英语老师、高中时候会在他被老师问得哑口无言时偷偷给他塞答案的同桌,可他从来不知道,真正的喜欢是如此小心翼翼的一件事情。甚至连张扬快活的黄少天都无法控制自己去胡思乱想,从不介意他人看法的他会禁不住去猜测对方一个皱眉、一种眼神的涵义。

他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喜欢一个人,他笨拙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还年轻,除了时间一无所有。他只好磕磕绊绊地追逐对方的脚步:假装无意地看对方的选课表和他选一模一样的课程、留意对方每日中午动筷子最多的菜自己打一样的菜再无意地分给他、对方懒得要死他干脆接手了对方所有必需品的购买……他恨不得把自己所拥有的所有的不多的一切都捧出来给他看,怎么就会,一不小心,吓跑了对方呢?


【短篇之四】剑士与吸血鬼 (上) (下)

他却没想到的是,那男孩却对他笑了。

如果说刚才那张故作镇静的小脸只是干净——那么这张笑脸,叶修虽然在吸血鬼中还只算得上一个孩子,但确实也活了足足100年了,这100年内他从未见过这么纯粹的一张笑脸,这笑甚至让这孩子本来的五官变得更加鲜活起来:他一笑起来叶修便注意到了他英气的短眉与尚未成型的桃花眼、此时便已经高挺的鼻梁与日后长大以后一定格外性感的薄唇——此时正微微张着,露出了一排牙齿、其中一左一右两颗小虎牙,倒是像新长出来没发育好的吸血鬼的尖牙。

叶修有点羞于承认,虽然是事实——

他被这个一看就乳臭未干的小屁孩给吸引了。


【短篇之五】 吸血鬼的感恩节 (上)  (中)  (下)

凭良心说,最开始的时候,黄少天绝对只是好奇、心里绝无杂念地走了过去,甚至恶作剧地想要一掀对方的被子,做个鬼脸吓人一跳。但当他蹑手蹑脚走到装点了各种奇怪饰品(骷髅、飞虫之类,据说是叶爸爸的品味)的大床旁边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他人的靠近,叶修动了动——就在黄少天以为这敏锐家伙要醒过来、为自己计划被打破而失望的时候,他发现对方只是动了动,一脚把被子给踢飞了。

黄少天:“……。”

可这小家伙就这么伸了伸小短腿儿后就老实了,大概是因为掀没了温暖的被子有点儿冷,小吸血鬼把自己缩成了一团——黄少天看书里写蝙蝠是倒挂着睡觉的,可是看到这场景的一瞬间——他觉得叶修的本体小蝙蝠,应该就是这么睡觉的:

灰溜溜毛绒绒的身体团成了个球,尖耳朵耷拉下来盖住双眼,再把小脑袋尽量缩着埋进起伏的胸脯里——

真是太他妈可爱了!

少年本来恶作剧的心突然就温柔地化成了一滩水——黄少天凑近了睡着了把自己使劲蜷圆的叶修一点:小吸血鬼的外貌一点也没变,可是黄少天却从一个调皮捣蛋的小男孩长大成了个依然调皮捣蛋的少年——他半张脸差不多都能贴上叶修的整张小脸了。

或许是两个人甚少有离得如此近的时候,他像是受到了什么蛊惑似的,伸手捏住了睡着了的叶修的鼻子——对方因为突然一时没法用鼻呼吸而皱起了一张小脸——黄少天这才一惊放了手,而后又不死心地用手指点了点对方的眉头。

“这么着都醒不过来……睡得这么香看得我都困了……”黄少天打了个哈欠,把被子帮叶修拉了回来,不知怎地就想起阅读课上那个胖胖的犹太人老师提起的一个关于睡姿的一个观点——保持着母体内胎儿形态的睡姿,是没有安全感且孤独的外在表现。

——吸血鬼这样一个各自为营的种族,又是这样一个实际上内心极其骄傲的小屁孩儿,可不就是个孤独的家伙吗?


【短篇之六】投资人(上) (中) (下)

“你可能觉得讲这种话的男人是个可怕的现实主义讨厌鬼——绝对不会懂我俩的那满腔热血。可其实他曾经也是个想要做出国内自己的主机的人——不过现在嘛……”

黄少天耸了耸肩膀。

“你不会成为那样的人的。”

被这么一句突兀的话给打断,黄少天有些吃惊地看着叶修。

“情怀主义也好、浪漫主义也好,你是打定主意做了就一定要去做到的剑圣,是持剑勇往直前的勇士。”叶修搜肠刮肚好不容易说出了一堆他根本以前就不用的形容词,“你不像我,是个一头埋在自己世界里的胆小鬼,以为专注于自己的梦想就是注重过程、就是对它的尊重——你直视了现实……我们才……”

叶修反手握住了黄少天一上一下的两只手。

黄少天突然就觉得——他的那些初入陌生领域的委屈,与那些圆滑商人打交道的不适,他之所以要这么做的原因,都可以不必讲了——这么多年,成长的又何止是他——他们两个人都学会了更平和地从对方角度来讲述自己的想法,从而尽可能地消弭误会。

----------------------------------------------------------------------------

咳……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吸血鬼老叶和剑士黄烦烦的圣诞节的故事╮(╯▽╰)╭

----------------------------------------------------------------------------

----------------------------------------------------------------------------


以上都是黄叶,然后还有一篇花羊乱入(×)

【花羊/圆月夜】链接

那时便已不再是少年心性的裴元,纵使因为天赋异禀而心高气盛却也无法再随心说出,此生轻弃为你听风吹雪,这样的话语来——即便他是知道的,如若他问,那人一定能信誓旦旦地对他说,我亦可为你镇这山河日月。

人长大了,便不轻易许诺,因为已经可以看见,无法兑现的未来。

裴元心知肚明自己不能像洛风一样,无事一身轻地往那江湖一去,不再回来。

他身上担着药王这一派的担子,在这乱世,他更要坚守一方,为了无数个,像洛风一样贸贸然就豁着一条命出去了的大唐儿女留有一方后土——他们可以在这里得到医治、喘息、暂避人世。

而他亦要帮那个人守着那白雪皑皑之上的纯阳宫,守着那些还不能一团丢进江湖这个大炖锅里的小丫头和小男孩,尽他所能暂时为他们辟一片成长的天地。

身负重责,离经易道为一人只是个梦罢了。

----------------------------------------------------------------------------

……没有什么故事情节的一篇

----------------------------------------------------------------------------

----------------------------------------------------------------------------


大概就是这样啦!!明年我还会继续加油的!各位请继续多多指教哦(土下座)

评论(2)
热度(10)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