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61] 这件不疯狂的小事也叫作爱情

* 我要忙si了。。。开完晨会赶紧来摸个鱼,新坑不知道有没有空开。。不行的话等明年吧望天,大概是个西幻背景的故事,灵感来源于很多年前的一款独立游戏_(:з」∠)_

 * 以及这次60分题目终于正常了我好感动!

* 竹马paro,风格特别少女漫画(×),用了帝国大厦梗

 

6岁的黄少天当然不懂什么是爱情。

准确来说,那会他什么也不懂,三天两头上房揭瓦。

他和大院里同岁的叶修在无数个月亮溜圆的晚上摸到隔壁王大叔的瓜田摸瓜吃。地里那条大黑狗,长得比看上去像被虐待了营养不良的黄少天还结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俩经常朝这狗没事儿扔个石子啥的,这忒记仇的家伙对他俩也特别不友善,别的熊孩子去偷瓜从它眼皮子下过去它恁是瞧不见,倒是黄少天和叶修一出现,老远就跑过来瞪着他俩,也不乱吠、就这么瞪着,大有你俩过来我就撕碎你们的架势。

黄少天知道的就是,这种情形下,他看也不用看叶修一眼,只要做出往田里深处跑的架势,叶修立刻不知道从哪摸出个狗骨头玩具挥挥,大概是月亮的银光特别亮堂抑或是这狗维生素A摄入过甚夜晚眼神儿特别好使,叶修一往反方向跑,它就屁颠屁颠跟了过去——黄少天一个箭步冲进田里摸了俩瓜立刻往家奔。

然后他俩在黄少天房间的窗户底下碰了头,黄少天蹲下让那会个头还稍微矮他一截的叶修先翻了进去,自己把瓜递了进去后灵活地反身进屋、反锁窗户。

整个夜里他俩坐在冰凉凉的地板上一人啃一大瓜,浮云遮月、凉风习习,再好的夜晚也与他俩无关;而那响彻整个天空的狗吠,更与他们无关了。


12岁的黄少天也是不懂爱情的。

他只知道,从还穿开裆裤时候就一起玩儿的小伙伴叶修搬家了,搬去具体哪儿,那地名儿不长按理说挺好记,但他不知下意识地还是怎地,就是记不住。

那长得比家里小火车玩具大了好几倍的真枪实弹大卡车,灰扑扑的、车身上的漆掉的一片一片的,露出深褐色的铁皮,像是身上长了无数个怪兽的黑眼睛,怪渗人的。这个大怪兽轰隆隆来、又轰隆隆走,他的小伙伴被吃进肚皮里不见了。

然后他再朝隔壁叶家那房里望去,空荡荡一片,似乎呼口气都有回响。

晚上向来好眠的他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也不知夜里几点爬起身来,窸窸窣窣就往客厅走,刚走到那新装的电话机上呢,铃声就响了起来——才响一声,黄少天就给拎起来了。

叶修说他到了,也不解释为何这么晚了还来电话。

黄少天应了声儿,和人叽叽咕咕说了老王家的大狗快病死了、院儿里的樱桃树不结樱桃了——两人似乎都忘了早上两人才分离、活像分别了三年五载似的。

那天晚上的下弦月一点儿也不明亮,一丝丝光亮都没露到黄少天屋里,他挂了电话上床睡觉的时候,觉得今晚的月亮真听话,和他一样,一夜好眠。


16岁的黄少天仍然不懂爱情。 

他那会满脑子里都是中二少年的拯救世界,在虚拟网络世界里扛着把大剑充当英雄。

两天不长的周末,他都跑去叶修所在的城市,两个人在南方城市里身高还能看,满脸我是未成年人的样儿就在那乌烟瘴气的网吧里连坐两天。

他俩有的时候1V1互相对战,就像小时候在街边电玩店里打街机——更多的时候他俩合伙起来打在网上欺负别人。

黄少天只知道,别人打团战最不济也要个语音啥的,可他和叶修不用——他经常整场比赛嘴巴没停过,但上下句毫无逻辑可言、听上去也不像是在和队友交流战术,然而当他扛着自己的大剑冲到对方野怪堆里的时候,潜行的叶修总能在周围找到最好的背景掩护,辅助技能甩得及时准确——黄少天从不看自己的血条,只看敌人的就够了。

他们常去的那家网吧在街角一幢危楼的二层,蜷缩在城市阴暗的角落,照不着阳光——然而有了对方,没有阳光又有什么关系呢?

16岁时候的黄少天,不懂得亚里士多德为什么要用支点撬动世界——于他,有了叶修,他能撬动全宇宙。

  

20岁的黄少天居然还不懂爱情。

他与叶修去欧洲游学,翘了快一学期的课满欧洲跑。

去巴塞罗那的时候他忘记带护照而改了航班晚到一天,叶修讲他两句他脾气也上来,居然这么吵了一架,第二天早上他难得起了个大早,气哼哼地没叫还没睡醒的叶修,就这么一个人出了门。

两个人随性玩儿本也没订行程,他在一家旅行纪念品店里买了旅游地图随手乱翻,也就决定了去那个劳什子高迪的公园。

巴塞罗那地势也没比罗马好到哪去,上上下下左拐右拐——到公园前有个特别高的坡,那阶梯长长,黄少天仰头觉得这是杰克的豌豆,长出的藤蔓一直蜿蜒到天际去。好在机智又懒惰的西班牙人沿着这坡修了手扶电梯,黄少天踩上手扶电梯的一瞬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能就这么到天边儿去的——可是没有那个人在,自己真去了天边,看了仙境,又有什么意思呢。

他有点后悔与那人吵了架,电梯行进一半的时候回头张望着有没有让这好像永远停不下来的电梯停下的方式,却见这近乎垂直的破路下面,有个熟悉的人正好抬头朝他望来,四目交汇时冲他无奈地笑了笑。

——原来就算他去了天边,叶修也能找到他。

  

30岁的黄少天大概还是不懂爱情,但是他懂一个叫叶修的人。 

他俩前后脚出发去大美帝出差——黄少天去中部大农村,叶修去东部一个小乡村。标提前打下来,黄少天想着来了这么趟,总该去大纽约看看,便随手订了个住宿,当天下午飞了过去。

本该晚上休息睡一觉第二天精神百倍地当黄皮肤游客,黄少天不知怎的当天晚上打了鸡血似的就想出门,第五大道上走了走觉得甚没意思,想着如若是叶修这家伙,铁定更没意思地会按部就班踩点去那些著名景点。

他也就记得个帝国大厦——因他俩从前无所事事一起在大学多媒体室看的唯一一部爱情片,当下没多想也就顺着人问了问排队买票进去。

站着最高处他看这繁华夜景,正想应景地文艺一发,来个自拍上传朋友圈,却被人从后面拍了拍肩。

“嘿。“黄少天瞧见手的主人开心地笑了起来,“我在电梯的时候还在想呢——如果咱俩能这么着在这定情圣地遇见,恐怕注定是要过一辈子的吧?“ 

叶修倒是没笑,维持着他平常的表情——黄少天却总觉得这个其实一肚子坏水的家伙正憋着笑呢,难道是在告白的时机和主动性上这家伙觉得自己赢了?

其实世界上有那么多那么多现代城市,车水马流、红灯酒绿。夜幕降下来的时候根本分辨不出来是在上海、是在东京、是在伦敦、抑或是在纽约,所有的地方都高楼林立,瞧不见月亮、更瞧不见繁星,人为灯光交织出了朦胧的面纱,所有在这城市面纱里的人,互相都看不清楚对方的心。

“真是巧啊,”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繁杂城市中,你能看清他,他也能看清你,“我恰好也是这么想的呢。“ 

那就在一起一辈子吧。


——END


评论(2)
热度(44)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