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58] 吸血鬼的感恩节 (下)

* 忘记确认导致《三世》参不了这次CP了_(:з」∠)_所以可能需要的妹子还是得走通贩_(:з」∠)_,如果给你们带来了麻烦十分抱歉!_(:з」∠)_

*(上)(中)


黄少天有些气馁地发现他似乎又走回了原地。

现代文明在自然力量面前仍然显得那么不堪一击——被那些神神叨叨分析师说引领了一个新时代到来4G信号根本没有覆盖全国!

拿着一直找不到信号的手机当手电筒,垂头丧气的黄少天发现糟糕的事情还远远不止在这个,因为他一直亮着手机屏当电筒,屏幕右上角的电力条不知不觉从绿变了红——就在方才,已经嘀嘀边叫边闪烁,提示他低电量快要关机了。

手机屏幕彻底暗下去后,黄少天左右看看——周围黑漆漆一片,树影丛丛瞧着哪儿都是一样的。黄少天胆儿再怎么肥也不过是个18岁将将成年的少年,更何况这雪夜里真还不是一般冷,到了这个时点,纵然雪是停了,风却可劲儿呼啸,此起彼伏地嗥叫而过,然后在这似乎空无一人的森林里来回回荡。

他瑟缩着打了个哆嗦,一片黑暗中他干脆顺着他一直倚着的那树干坐了下来,抱肩把自己蜷成了一团。

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他想起来叶修——十年来维持着男孩的模样,在他面前一副自己心智可比你成熟多了的样子,却在不久前的时候,被他瞧见了这家伙蜷成了一团的样子。

 

那天他心血来潮下了学没先回家给老妈报个到,背着个书包就往老叶那儿奔(叶修给他留了副钥匙,所以他进某人家门也是畅通无阻),一路开了大门闯进人房间——当然了,那会才下午四点左右,叶修这个要睡到足点才起来的家伙还在床上睡熟了呢。

凭良心说,最开始的时候,黄少天绝对只是好奇、心里绝无杂念地走了过去,甚至恶作剧地想要一掀对方的被子,做个鬼脸吓人一跳。但当他蹑手蹑脚走到装点了各种奇怪饰品(骷髅、飞虫之类,据说是叶爸爸的品味)的大床旁边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他人的靠近,叶修动了动——就在黄少天以为这敏锐家伙要醒过来、为自己计划被打破而失望的时候,他发现对方只是动了动,一脚把被子给踢飞了。

黄少天:“……。”

可这小家伙就这么伸了伸小短腿儿后就老实了,大概是因为掀没了温暖的被子有点儿冷,小吸血鬼把自己缩成了一团——黄少天看书里写蝙蝠是倒挂着睡觉的,可是看到这场景的一瞬间——他觉得叶修的本体小蝙蝠,应该就是这么睡觉的:

灰溜溜毛绒绒的身体团成了个球,尖耳朵耷拉下来盖住双眼,再把小脑袋尽量缩着埋进起伏的胸脯里——

真是太他妈可爱了!

少年本来恶作剧的心突然就温柔地化成了一滩水——黄少天凑近了睡着了把自己使劲蜷圆的叶修一点:小吸血鬼的外貌一点也没变,可是黄少天却从一个调皮捣蛋的小男孩长大成了个依然调皮捣蛋的少年——他半张脸差不多都能贴上叶修的整张小脸了。

或许是两个人甚少有离得如此近的时候,他像是受到了什么蛊惑似的,伸手捏住了睡着了的叶修的鼻子——对方因为突然一时没法用鼻呼吸而皱起了一张小脸——黄少天这才一惊放了手,而后又不死心地用手指点了点对方的眉头。

“这么着都醒不过来……睡得这么香看得我都困了……”黄少天打了个哈欠,把被子帮叶修拉了回来,不知怎地就想起阅读课上那个胖胖的犹太人老师提起的一个关于睡姿的一个观点——保持着母体内胎儿形态的睡姿,是没有安全感且孤独的外在表现。

——吸血鬼这样一个各自为营的种族,又是这样一个实际上内心极其骄傲的小屁孩儿,可不就是个孤独的家伙吗?

18岁的少年极容易过度解释与自以为是,便就这么带点怜惜地盖棺定论——正巧黄少天是个对待亲密之人想到什么就做的坦诚性子:心里怀揣着一定不能再让眼前人孤独下去的心理,做出了他能想到了最直接的安慰办法——麻溜儿地把被子掀了个小缝,钻了进去,把蜷成团儿的叶修四肢给扒拉平了,然后顺手把人给带自个儿怀里。

体温偏高的热血少年,百年来冷血的异族,就这么你贴我、我贴你的,睡了足足四、五个小时。

 

只可惜后来两个人被以为宝贝儿子失踪了的黄妈妈的好几通电话给吵醒了。

不知从那颗树上掉下来的冰冷积雪掉在了黄少天头上,“啪”一声伴随着从头到心里的寒意,黄少天才不无遗憾地从回忆里挣扎了出来。

他又把自己蜷得更紧了点——黑暗与寒冷总是孤独的培养皿。

黄少天突然想到,在他未曾参与的那一百年间,叶修是如何一次又一次,在一个没有月亮,或者有月亮——黄少天抬头望了望天空,就像今天一样——的夜晚,在一片漆黑中,睁开双眼,拥抱又一个孤独的一天呢?

当然啦这个问题即便是现在给了他一种描述性的答案,他也不会理解——等到以后他再长大一点,便会明白,孤独症这种病,是没有办法想象与自我痊愈的……患上这种病的人、或者别的生物一样,只能在漫漫岁月长河里静静等待,等着有那么一个人出现,然后那种惶惶然不可终日的孤寂感觉竟然就在一点点与这个人相处的琐碎中消失殆尽了。

而眼下,更重要的事情是却是他自个儿所在的情况很不妙——夜深了,“万能”的手机没了电,他迷路在一片他从前未曾来过的森林——似乎是个无解的绝境。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黄少天开始积极开动自己的脑筋寻找眼下打开死结的办法,“船到桥头自然直哦!”

“这种情况下认路不太行的人最好不要再乱跑了……”黄少天一双小鹿般的圆眼在黑暗中熠熠闪着光,似乎比天边那颗指着方向的北极星更为明亮,“还不如待在原地呢!反正——老叶那有办法的家伙,总能找到我吧?”

——虽然,童话里从来没有讲过关于骑士被他的王子所救的故事。

 

以小蝙蝠姿态在自个儿家旁边那狼人林子某个角落找到黄少天的时候,叶修气急败坏地发现这个心大成无底洞的家伙蜷着身体在树底下睡着了。

“喂黄少天!”小蝙蝠用自己的翅膀往某人脸上扇了一巴掌——然而无异于以卵击石,他那点力气根本就是给黄少天挠痒痒:那没良心的家伙估计还以为大冬天的还有蚊子呢,闭着眼往叶修在的地方挥了挥。

“边儿去!别烦我睡觉!”

“得!”叶修气极反笑,“砰”地一声巨响后,他变回了小男孩儿的模样。

他踮起脚,伸手正好够着了黄少天的耳朵。

默默念了个类似于恶作剧的加强力气的小咒语,叶修毫不客气地扯住了黄少天的耳朵,末了还扭了一扭(这个动作来自于黄少天曾经教他怎么食用奥利奥,扯开后扭一扭)。

“我的天……哪个该死的家伙……”黄少天睁了半只眼捂住了还没被叶修放开的一只耳朵,“啊老叶你来了啊!感恩节快乐!你有礼物给我吗?!”

“你快乐地睡过了一整个感恩节晚上。”

叶修的话音未落,小镇边界处、离他们现在所在地有段距离的教堂敲响了午夜12点的钟声——那钟楼古老过了头,发条上都结了层层蛛网,每次发出响声来都“吱嘎吱嘎”像是嗓子坏掉了的老头在努力发声一般。

黄少天不禁打了个寒颤。

“现在知道怕了?”叶修这才放了手正要教训眼前某人几句,却见对方摸黑在自个儿的外套口袋里翻了半天。

“你们吸血鬼不是和我们有时差吗?所以现在你们的感恩节还没过呢!刚开始过不是?”黄少天三下五除二剥开了快冻在了糖果上的包装纸,然后把这根叶修压根还没看清楚样子的东西(似乎是个棒棒糖)塞进了他嘴巴里,“所以啦——感恩节快乐叶修!今年也谢谢你嗯……和我在一起?教会了我很多?”

黄少天皱眉努力回想其他人的感恩节祝语都是怎么说的——但是,似乎都不太适合他俩的关系?

“总之!感恩节快乐!”他只好又干巴巴重复了这句简单的祝语,“虽然你没有礼物给我,但我有给你准备哦!”

他愉快地眨了眨眼——虽然他并不确定黑暗中叶修是否看到了,“棒棒糖和小鬼头最衬了!”

“啧。”叶修用手拿走嘴巴里那个碍事的甜滋滋玩意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去年你说的是——曲奇饼最衬我了。”

“行了别贫……咱赶紧走吧,这里真是让人怪不舒服的。真不知道你怎么跑狼人这儿来了……这种月圆的晚上……”叶修的小手与其说拉住,不如说勾住了黄少天的手,“也不知道该说你幸运还是不幸……还好张新杰他们家的人都神经兮兮的即使月圆时候也睡得特别早。”

“嘿嘿,这不是反正你也找到我了吗?所以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对吧对吧?”

实际上这片森林并没有黄少天想象得那么大——他之前无头苍蝇一样在一片区域来回打转所以才会觉得这里大得可怕。但是也幸好他的没方向感让他远离了那群狼人所住地,鉴于血族向来和狼人不太对付,叶修很高兴他不需要去和那群领土意识极强的家伙们打交道。

“我是瞧你今天特沉默,怕你得了什么失语症赶紧出来看看,并不是特意来找你的。”

带来白天时候大雪的云层并没有散去,此时又聚拢起来,把那轮圆月挡在了身后——本来就朦朦胧胧的一层光晕现在更是一点也瞧不见了。

“哎老叶你别不承认了——事实上你是特意出来邀请我去你家和你一过感恩节的吧?你难道还去了我家然后发现我不见的?”

……还真是猜得一点也没错。

叶修真希望黄少天能把他的敏锐用到点别的地方上。

 

血族拥有傲人的夜视力,而叶修的记忆力又奇佳——他们没花多少工夫就绕回了叶修家所在的那片森林,那幢古老的城堡样的房子出现在两人的眼前。

白色的积雪在黑暗中反着光,给房顶笼罩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感恩节快乐。”

叶修小跑了两步背对着黄少天——对方因而无法看见他此时微微有些红了的脸。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END


评论(2)
热度(35)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