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57] 吸血鬼的感恩节 (中)

* 感恩节快乐!

* 感谢遇见同样喜欢这两个人的你们!~

* 没想到还是得分三个part发_(:з」∠)_最近太忙了谢谢你们不嫌弃我最近的惫懒_(:з」∠)_

上 戳这里


对于血族来说漫长又孤寂的时间在叶修认识黄少天之后似乎被加了速,明明仍然还是一些无厘头的日常——只不过做的人变成了两个:

比如说他抱着与他身体不相称的书坐在沙发的一头,而黄少天捧着叶修所鄙视的电子阅读器坐在另一头看一些他觉得不知所云的“当代大家”的作品(当然他得承认黄少天的品位也没有糟糕透顶,偶尔还是有那么一两本略有出彩)……

其实也不仅仅是“变成了两个”这种陪伴的简单变化,他自己本人也有一定程度的改变,当然不是指根本性格和价值观的改变(据叶秋说还是那么令人恨得牙痒痒),而是……

就像本是单独旋转的齿轮磨合在了一起,一个带动另一个开始重新转动,最开始的时候一定互相都觉得别扭多多少少有些不契合,却在一轮又一轮的360°后原本不契合处愈来愈适合,直到最后再也分开不了,仿佛最开始这两个齿轮就是一体、一起转动似的。

如果这样的说法让人感到太抽象,一定要他举一个具体可观的例子——啊,就拿现在这情况来说吧:

他们家这房子几百年了,他那外表稳重内心浮夸的老妈完全没有从实用性角度给藏书室挑了好几个死沉死沉、对于小孩子来说犹如天梯般高的沉香木暗浮雕书架——好看是好看,可是至今还是小短腿的叶修可一点儿也够不到放在书架最上面一层的书(要知道,叶修够得到的一、二层都是英德大词典、英国文学史这类他们家根本没人要看的书)——比如说他今天想要阅读的毛姆或者石黑一雄。

按照他的性格与过去习惯——少开口、多动手、好便捷,这种时候他绝对不会开口找人帮忙,而是自己就把自己想要的书找到给拿下来了——也就是几个初阶魔法的事儿。然而,现在——他把目光挪到了书架最上方的某一个点,从来记不住自己昨天读的是哪一本书的黄少天便会像隼鹰一般快而准地捕捉到他目光所及之处。

“《毛姆短篇小说集》?还是《夜曲》?为什么你总喜欢读这种一点也不让人开心的短篇小说?!”黄少天抬头瞧了瞧——书架最上一层连他也够不太到,“你等等啊……”

总是被家人控诉耐心缺乏的叶修竟然也就乖乖地站在原地,恁是一个词儿的吟唱魔法都没念出口,“《夜曲》好了。”

黄少天不知道从哪找了把高脚圆凳——他现在对这房子比主人叶修都要熟上那么几分,他本来走路不是一晃一摆、便是蹦蹦跳跳,此时“哼哧哼哧”扛了这么个重玩意儿居然倒是走得稳重起来,老老实实一步一步走到书架前面、放下凳子、站了上去。

“我个人觉得,”叶修目光紧随着黄少天伸手够着了那书、递了给他、然后摇摇晃晃从那高凳上下来,才方方敛目、视线在木质地板上逡巡,一副丝毫不在意的样子,“猜得到开头猜不到结尾的短篇比较有意思……大概我活着的这一生就像是一本短篇小说集——当然了,像你这种热爱读浪漫主义的家伙,人生大概就是一出泡沫剧吧……”

然而拥有泡沫剧人生的黄少天已经一蹦一跳拿着他自己前段时间强塞给叶修的智能手机跑远了,因而他压根没听见某人站在原地地吐槽。

“我靠老叶你太弱了!我昨天来的时候你的candy crush过了49关,为什么今天还在49关?!”

……你以为谁和你一样每天能便喋喋不休便抱着手机玩这种无聊的消除游戏,打到了600多关还截个图发推特啊?

 

时间分秒不知不觉从指缝漏走,造成的最直接结果就是——叶修一觉醒来,蓦地发现现在已经是感恩节的晚上了。

虽然弟弟给自己创造了个绝妙机会,叶修本人却拖拖踏踏地想不出怎么和黄少天开口相邀——对方似乎已经默认了今年又会是失望一场,每天的撒娇打滚倒更像是一场例行仪式而非一个希冀得到肯定答复的强行要求。

居然就这样直到当日到了还没说出口。

叶修小大人样地叹了口气,摸到手机看了眼——各种黑五打折的广告,唯独没有来自黄少天的信息。

他不死心地把智能机的屏幕锁了又开,却依然没有新的信息提示。

拉开百叶窗帘之后,叶修看见自个儿房间玻璃窗上起了薄薄一层雾气,他吞吐出的温暖气息融出了一小块清明——透过那小小不成形的弧形,他依稀瞧见外面大概是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雪。应该是下了有一阵子了,白茫茫一片,似乎把他老爸直接停在户外的车都给冻上了。

黄少天喜欢看的那些吸血鬼小说里总喜欢把吸血鬼描写成无心跳的不怕冷生物——其实这全都是来自人类的想象。除却他们确实也有心跳外,他们也并非不怕冷——他们不喜欢极热、亦无法忍受刺骨的寒冷,吸血鬼最喜欢的温度,是正正好好、不冷不热的20摄氏度——这点大概和其他生物并无太大差别。

所以套上羽绒服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的叶修在关上门的一瞬间仍然打了个喷嚏,哆嗦着就想立刻回到暖气的房间。

“可是这太反常了。”

叶修缩了缩自己的肩膀终究没再退回房里去,他抬头望了望墨蓝色的天空,雪停了云也散了,一轮圆月倒是露了个轮廓出来。明月的银辉与雪地的白光,在这寂静得连落雪压断枝桠都听得清清楚楚的森林深处,让未成年吸血鬼感到清冷的同时,也感到有种久违的孤独感。

“黄少天那种话唠怎么可能一条信息也不发,”叶修心里想着,“更何况是在这样的节日里——每年至少手打十种祝福短信的家伙,怎么可能一句话也不讲?”

“……总不能是今年又让他一个人不高兴了吧?”

 

黄母开门的时候诧异地发现门口站了个个头只到她膝盖处的小男孩儿。

小男孩儿洋娃娃似的长得极乖巧,毛线帽子遮盖住了大半个脸,露出的半截脸不知是被冻的还是怎的,白得几乎透明。

黄母虽纳闷儿这么个节日的雪夜怎么会有这么一孩子在自家门口,但天性热情的她也没开口问小朋友的来意便一把把人拉进了温暖的屋内,“这是迷路了吗?”

“阿姨您好!感恩节快乐!”110岁的小吸血鬼叶修甚至很有礼貌地取下帽子对从实际活着的年岁来看比他少了不老少的黄母绅士般地鞠了一躬,直起身来的时候微微笑了笑,露出他的小尖牙——由于他尚未成年,血族的特征此时看上去倒是像两颗极可爱的小虎牙,极大地就激发了黄母本就泛滥得过了头的母爱。

“你好你好!这是谁家的孩子真有礼貌?!是住附近?新搬过来的吗?以前没看见过呢?”

“啊……那个,”叶修挠了挠自己因为戴了帽子而乱糟糟的头发,“不知道少天哥哥(叶修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有没有向你提起过……我是和他关系很好的叶修的弟弟叶秋。哥哥在家准备晚饭呢,就遣我来向伯母您借少天哥哥一晚上不知道您介意吗?”

“那还真是不巧……”小男孩模样叶修的眉头因为黄少天母亲的话一点点皱了起来,“他之前说你们邀请他一起吃晚饭出门了啊……咦?他都走了一个多钟头了啊,那是正好和你错开了没碰到吗?”

“抱歉啊,这么冷的天让你白跑一趟。”黄少天母亲微微躬身正要提男孩拂去脸上的寒气,却见这孩子转身麻溜地就推开自家门给跑了。

“欸?”


——TBC




评论(1)
热度(36)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