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59] 一只pvp黄叽的pve之路 (二十八)(END)

3

 * 剑三90年代初中期 藏剑黄少天×万花叶修 



阅读目录


28、 Love Actually


如果非要黄少天说他是如何AFK离开这个游戏的,他似乎也讲不出来。

他当然还记得今年春天时候他们拿下雷狼首杀的激动——团队25个人吵闹攻克难关的时光似乎就在昨天,稍微一伸手就碰触到了。他甚至记得成就弹出来的时候,叶修还没来得及关麦自己就激动地从凳子上蹦跶起来,直接挂到对方身上“啪叽”就是一口,不仅蹭了恋人一脸口水,还让团队里剩下23个人因为响亮的声音而联想浮篇。

而后来自五湖四海的欢呼像一瞬间开了闸,所有人都开了麦,yy里一时闹热得不得了——其中张佳乐的声音最是响亮,得瑟地说他们是最有默契的团队,以后还要去开荒下一个、下一个、 再下一个副本……直到关服。

然而,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他难得起了个大早,烤好面包回到房间,因为前一天晚上折腾太晚叶修还在熟睡。他心血来潮打开了许久未曾想起的游戏、登录了自己的账号。

夜雨声烦还停留在成都交易所门口。

他没来得及打开人物屏蔽,便看到四周穿梭着各种外观的成男成女、萝莉正太,扛着重剑、持笔跳起抓住、舞扇子原地转圈。

这个江湖还是这个江湖,什么也没变。

却又似乎什么都变了。

他打开了好友列表——在线好友为0.

如果非要黄少天说大家都是怎么慢慢AFK离开这个游戏的,他当然更讲不出来。

重要的那些人从虚拟世界走到了现实生活中,和你一起哭一起笑——他与叶修平时忙学业,难得两人都空的时候便想着去哪搓一顿、或者去家门口的非主流小电影院看场电影,如若有那么个几天的假他们干脆飞到温暖的加州去晒晒太阳——渐渐地,游戏也想不起来上了。

最初的时候团里还有那么几个人,老魏啦、包子啦、张佳乐啦会在QQ上戳他俩,吆喝他们上游戏开荒换装备——然而慢慢地,连他们自己也上的少了。

大概这世间相熟的人们,无论科技进步得如何缩短沟通距离,都是会这样慢慢失散于人群中吧。

一年终了的最后一天,还真是会让人莫名,爆发出积累了整整一年的伤感呢。


江湖快马飞报!君莫笑侠士在成都对夜雨声烦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以此向天下宣告:”君莫笑“对”夜雨声烦“之爱慕,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清不尽,海不枯则心相连,石不烂则义永存。无畏世间险阻比天高,誓要长相厮守到尽头。织纤云以为誓,填银河以为约,托飞星以传情,搭鹊桥以相聚。若是汝心正如我心,比翼双飞笑傲江湖!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成都共同见证”君莫笑“侠士这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真诚告白!

[附近] 总有刁民害朕:卧槽大家火把聚起来,居然有人在这里炸烟花要死啊!!!

[附近] 要拉千蝶了:咦?这两个ID有点眼熟啊……?

[附近] 穷苦的断腿堡:前面那只五毒你也很眼熟啊?……以及秀恩爱的这俩不是一年前深夜团荻花团团长和黄叽吗?


黄少天还真没听到叶修是什么时候起来的,悄无声息地就跑到了另一台电脑前,登陆了游戏,操纵君莫笑站到了夜雨声烦的旁边。

”老叶你啥时候藏了个海誓山盟我咋不知道?咋不交易给我我来给你放啊?“

”……绑定的。“

一身黄背着大剑的成男站在墨色长衫执笔男子旁边,脚下烟花四起——周围明明涌进来了那么多凑热闹说要烧烧烧的FFF团,黄少天却觉得夜雨声烦与君莫笑,像是在那那高岭之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从时光莽荒执手站在那里,一直到了现在春光乍泄、红日初升。

”少天大大大清早一个人站这里感伤个什么劲儿呢?”也不知道叶修这家伙漱口没有,抓起黄少天方才放在桌上的切片面包就往嘴里递,“看你孤独寂寞冷给你炸个烟花喜庆点啊?”

”……看见你这张脸我就伤感不起来了,根本不用炸烟花好不好!我说老叶你刷牙了吗?!洗手了吗!?这面包凉了不要吃!能不手贱抓着东西就吃吗!“黄少天把视线从自己的电脑屏幕上给移开,就正好瞧见叶修眼疾手快吃完了那片面包,真无意识地舔自己手上的面包屑。

”啧,感悟人生的剑圣不要分心到这种小事上啦。“叶修迅速朝黄少天眨了眨眼,等再回过头看电脑屏幕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君莫笑“掉线了——他于是往黄少天那边凑了凑,发现这家伙的”夜雨声烦“也一起掉线了,”咦?网断了?“

”说起来……“某人头一拱过来,黄少天有点心猿意马起来,愣了半天一拍头想起件事儿,”好像房东有发邮件给我说屋里的wifi最近几天可能有点问题?“

房东还暧昧地为这俩宅男指出了另一条路:小俩口跨年别还宅家里啊,两个人一起出去浪一浪多好?

”啧。“


12月31日这么一个还算挺特别的日子,到了晚上距离零点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时候,普通宅男夫夫估计也就干脆出门了,2B宅男大概会在家里进行点运动——然而读作文艺写作无聊的宅男夫夫宅在家里不想动、但也有节操(?)地拒绝从这一年宣淫到下一年,因而两人互相翻了翻对方电脑里的下载视频,相互吐槽埋汰了一番。

不要寂静岭,黄某某胆子小。不要蝙蝠侠,成年人叶某嫌幼稚。不要星际大战,为什么情侣非要一起看这么没情调的东西啊?

——那也不至于看这种小女生才看的东西吧?

”黄少天……“

”干嘛?“

”你知道比文艺女青年更可怕的生物是什么吗?“

叶修看着黄少天点开了那个叫做”Love Actually“的古老腐国圣诞档电影,阻止无效后翻了个白眼,”就是文艺男青年。“


——Whenenver I get gloomy, with the state of the world, I think about the arrivals gate, at Heathrow Airport. General opinion's starting to make out, that we live in a world of hatred and greed, but I don't see that. Seems to me that love is everywhere. Often it's not particularly dignified or newsworthy, buy it's always there. Fathers and sons, mothers and   daughters, husbands and wives, boyfriends, girlfriends, old friends. When the planes hit   the Twin Towers, as far as I know, none of the phone calls from the people, on board       were messages of hate or revenge. They were all messages of love. If you look for it, I've got a sneaky feeling you'll find, that love actually...is all around.——


”老叶老叶,你还记得我们在Heathrow Airport的第一次见面吗?“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

”咦?“

”但是当然记得。“

在川流人群里我们互相都立刻找到了对方——站在这个有拥抱着说再见、亦有亲吻手背初次见面的奇妙地点,我们都毫不犹豫地相信,我们的生命迎来了一个特别的人,从此我们的生活将会迎来天翻地覆的变化——从一个人到习惯两个人的彼此谦让与牵挂。

”少天大大还真是长大了哦?“

两个人肩并肩抱膝挤在床上,电脑屏幕离了他们好几米远。窗外万籁俱静,和无数个异国他乡的夜晚没甚区别——除了冬日这个季节特有的雪花似乎正在”扑簌扑簌“拍打着玻璃窗户。

电影里作家爱上了不懂英语的女仆,女仆爱上了不懂葡萄牙语的作家。

墙壁上的挂钟三根指针重合在了一起。

”居然也知道伤怀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了?“

黄少天斜瞥了叶修眼,看在正在跨年的份上,耸耸肩没反驳恋人。

”我不会安慰感伤的文艺男青年,但是我会讲事实——“

叶修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似乎只是随口说这话。

”我不知道未来你还与多少人相遇,说了你好然后说再也不见——但我可以保证,你在说这些你好再也不见的时候,我都会在你的身边——你身边的人来来去去,但是至少我是一直都在。“

”夜雨声烦与君莫笑永远地停在了那个叫做剑三的江湖。“

”而黄少天与叶修还会有很多个新的江湖要闯荡。“


——END


后记:

本来说10月份把这个一时兴起的故事给写完,结果一直不知道怎么收尾再加上最近真的是忙,一直拖到了现在(。

现实生活中也是到年底了呢。

不禁和文中的烦烦一样有点伤感——每一年、每一阶段的我们都在遇见不同的人,然后与不同的人说再见。人的一生就是一个不断说再见的过程,经常觉得,所谓长大,大概就是坦然地面对所有不得不散的筵席吧。

希望你们也能和烦烦一样找到那个,陪你们一起面对这些必然要散的宴席、每年一起重温Love Actually、一起倒数计时迎来新的一年的那个人。







评论(6)
热度(26)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