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50] 剑士与吸血鬼 (下)

[上] 


过了许久都没有人应。

黄少天小朋友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偌大的森林里来回打了好几个来回,最后却是被初冬夜晚凛冽的寒风一巴掌全都拍在了他特别灌风的帽檐下面,冷冷清清的,让他打了个哆嗦。

兴许这家人有事出门了不在,这在今天可是再正常不过了——譬如说到镇子上也参加游行活动去了之类。然而黄少天却不这么想,他以剑士的第七感发誓,这古怪的房子里面肯定有人,最不济也该有个棺材,打开飞出来一群蝙蝠、或者骷髅、食人花——说不定此时正有个透明人站在这扇大门后面透过猫眼、屏住呼吸不停打量他这个不速之客呢?!

好像是为了印证他的想象一样,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的脖子上突然滑过一阵凉飕飕又黏糊糊的触感,搞不好还真有什么爬行类透明生物从门的一头穿了过来。

“本剑圣什么都不怕!”

黄少天挺着胸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处,他假装并没有感受到那胡乱跳动得异于平常的心脏频率,然后把手移到了腰间的剑鞘处——虽然这是个塑料玩具剑,一点杀伤力也没有,但他觉得自己好像比刚才镇定了不少。

“嘁……这种小手段就想吓走我?”

黄少天把让人束手束脚的马甲一脱揉成一团,随手塞进了背包里,然后卷起了都快拖到了地上的裤腿。

这房子确实是年纪久远了——想必最初建造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要通水管、修暖气什么,因而没有像现在的房子一样早早布好了内嵌的水管不影响美观。黄少天又解开袖口、挽好衬衣袖子后稍稍左右张望了一下就找到了跟他整个人差不多粗细的夸张水管——看上去很好爬的样子。

黄少天便把背包的长带拴了一圈在自己身上,一头咬在了嘴里,凭借他爬遍院内大树无敌手的技术,一点儿没费力地就爬到了这建筑物三层高的位置,旁边有一双门玻璃窗户没上栓、向外推开来,一副敞开了就等着黄少天进去似的。

“这简直……太奇怪了?”背包的带子还含在他嘴巴里,因而他发出的声音含混不清,倒是省得太大而被什么旁人给听见了,“我可不会傻到直接就进去……”

黄少天伸出他自个儿的小短手——恰好能够着那窗户的一侧,他费劲地把这东西往里面推着,他的小腿瞪在并没有什么太大摩擦力的水管上,着实用不上什么力。

“哐当——”

那窗户倒是推动了往里关了关,窗台留出了能容黄少天半侧着身站上去的些许空间——可是那发出的声音也是又刺耳又骇人的。

“这东西该上油了!”

黄少天空出来的一只手徒劳地盖住了自己的一只耳朵,然后小腿膝盖处一曲,就这么朝那窗台跳了过去。这对于孩子来说挺危险一动作,小少天却是做得轻松不已,就像是在自家阳台上轻轻一跃似的——他甚至还空出手挥舞他那玩具小剑,戳醒了在墙壁上趴叠着的一打蝙蝠——那群蝙蝠呼啦啦扑腾着翅膀,一窝蜂从窗户的一侧飞到了另一侧,遮掩了黄少天的身形又为刚才那声突兀的声响做了极好的解释。

“伙计们干得漂亮!”

黄少天打了个响指冲那群目前作鸟兽散的蝙蝠打了个响指后往屋内瞧去。

 

黄少天的头刚偏了偏,从那窗户缝隙处露了半张脸出来,就瞅见这间房间尽头有个个头与他差不多的小小少年蓦地抬头,目光直直地就向他这里射了过来。

他心虚地把头缩了回去。

过了半分钟他又把头偏了过去。

说来也是奇怪,这男孩本是耷拉着脑袋,却能恰好在黄少天偷窥房间内的时候抬起头来准确无误地看向他这个方向,简直就像长了第三双眼睛似的。

仿佛感觉到了男孩子并无恶意,黄少天这次没有再把小脑袋给缩回去了,反而肆无忌惮地打量起了眼前这个小男孩儿。

对方有一头罕见的纯黑色头发,发质应该挺软,乱塌塌有点自然卷像个洋娃娃似的——虽然带点蔑视的小眼神一点儿不像个无害纯洁的洋娃娃。男孩子的皮肤很白,白得都有些近乎病态,黄少天隔了这么老远居然似乎能看见那苍白肤色下错综的血管脉络。他的耳朵比常人的看上去更尖一点——似乎也因此而更加灵敏了,以致于黄少天每次稍稍一发出点动静,那好看的尖耳朵就立即动了动。

从某种程度来说,对于黄少天这个年纪的小孩子,长得漂亮的事物总是对于他们有着非比寻常的吸引力的,他们没办法抵抗即便可能只是看上去美好的东西——这么说吧,如果当初黄少天小朋友入学时那帮和他打架的家伙长得稍微人模狗样一点,黄少天兴许就不是拳头过去而是想要尝试和对方讲道理做朋友了。

于是他并没有被对方的眼神惊着,反而非常真挚地向那看上去实际上挺奇怪的男孩儿笑了笑。

黄少天第一次尝试这样的笑——不是有求于老妈时候讨好撒娇的笑,亦不是面对同龄人示威一样的笑,而是不带任何情绪,只是真诚地、正常地那么一笑:眉毛拉成了一条线、眼睛眯弯了、只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

因为是第一次,没有人告诉他,这个笑容有多耀眼。

 

叶修坐着的那地方恰好是在壁炉旁边——虽然他们家的人都本能地一点儿也不喜欢火,可偏生他母亲觉得一切古老的家庭都需要一个可以随时能点起来的壁炉,所以基本上他们家所有房间都有这么个壁炉。

空气原本的湿冷被这火舌吞噬得差不多了,他被绑在身后的双手渐渐有点麻了。他不舒服地动了动——本来想和这群又蠢又笨的人类小孩慢慢玩一会——反正他正闲得慌,然后再吓一跳把他们全都吓走——他可不喝这些蠢货的血,他现在才100岁,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随便吃这种没有营养的劣质血,会让他发育不良的。

他先是用了一点点法力——虽然他的法力尚且不成熟,但是办点小事情还是做得到的——把那原本拴着的窗户给推开了。

然后自己就会变成本体——蝙蝠(一只头上顶了个大红色蝴蝶结的蝙蝠),轻轻松松挣脱这群小屁孩嘴巴里坚韧不催的有“神秘力量”的绳子,轻轻松松、身姿潇洒地从窗户那里飞出去,找到那群讨厌的小孩,吓他们一吓——他原本是这么打算的。

然而他刚把窗户打开了没多久,窗外就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极大的响声。

——难道那帮小鬼头又去而复返了?

叶修心下诧异,却是没再催动法力化形,反而保持着之前低着头的动作——虽然尖耳朵立了起来注意着外部的声响。

没过多少时间,他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和耳语一般的说话声——他一抬头,瞧见了一张、不、半张小脸。

那张脸的主人瞧见他瞅他似乎吓了一跳,一下就把脸给缩回了他目光所不及的地方。

叶修遗憾地又低下了头——他还没瞧仔细偷窥的家伙长相呢,瞅着似乎不是刚才那帮熊孩子中的一个啊?

他眯着眼正打算好好搜索一下他大脑里的记忆——那孩子又把头从窗户一边给伸了点儿进来,这次不只是半张脸了。

是张很干净的小男孩的脸。

说是干净,并不仅仅指长相——这男孩的眼神也很干净,不带一点戾气,只是好奇地打量着叶修,像是在欣赏一件赏心悦目的艺术品。

——好吧,无论如何,他先吓走这个小家伙好了。

叶修这么想着,回忆着他从自家喜欢人类文化的双胞胎弟弟典藏的各种奇葩书籍里看来的,人类所惧怕的东西——吸血鬼的尖牙与长指甲,一边准备张开嘴模仿电影里吸血鬼大肆登场的恐怖样子(事实上他们捕捉猎物的时候才没有这么夸张,这么吓人把猎物吓跑了他们还抓什么?)。

然而男孩却对他笑了。

如果说刚才那张故作镇静的小脸只是干净——那么这张笑脸,叶修虽然在吸血鬼中还只算得上一个孩子,但确实也活了足足100年了,这100年内他从未见过这么纯粹的一张笑脸,这笑甚至让这孩子本来的五官变得更加鲜活起来:他一笑起来叶修便注意到了他英气的短眉与尚未成型的桃花眼、此时便已经高挺的鼻梁与日后长大以后一定格外性感的薄唇——此时正微微张着,露出了一排牙齿、其中一左一右两颗小虎牙,倒是像新长出来没发育好的吸血鬼的尖牙。

叶修有点羞于承认,虽然是事实——

他被这个一看就乳臭未干的小屁孩给吸引了。

 

叶修不自在地动动喉咙——他得说点什么来打破这迷之尴尬场面——然而那群蠢笨的小屁孩儿居然第一次还挺懂他心思的,这个时候突然开门一拥而进,倒是省了他想话题的功夫。

他瞥了眼还在窗边趴着的黄少天,故作惶恐地又低了头。

“这小子之前那么嚣张,现在还不是被我们给绑在这里。”

一群小孩子蜂拥而入,一个大高个瞅了眼乖乖蜷坐在壁炉旁边的叶修,满意地点了点头。

“哈哈哈!之前还有人说他是德……什么……伯爵的后代……吸血鬼?笑死人了!我们可不是一年级那群屁都不懂的笨蛋,说什么都信!”

一群高矮胖瘦不一的小孩——看上去都比黄少天年长也健壮,在状似这伙人的领头人说了这么句话之后都夸张地捧腹大笑起来,有一个甚至笑弯了腰。

倒是站在窗台上、紧张看着房间内的黄少天——方才叶修那委屈的眼神一递过来,他立时认定了这是个可怜的受害者,瞧他那细胳膊细腿,再瞧瞧进来的这伙一看就不好惹的家伙——最近偶像是蝙蝠侠、正义感爆棚的黄少天立刻燃起了熊熊小宇宙,准备救这“可怜的小家伙”于水深火热之中(他倒忘记了,跟这群少年比起来,他也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家伙)。

于是他挥着自己的塑料小剑直接从窗户这边跳了进去——比起从天而降的大英雄,他这形象,挽得一高一矮的西裤,因为有点大而歪歪扭扭朝着另一边垮下去的衬衣(方才他趴在窗台那,还沾了好大一块灰在衣领上),倒更像是个突然闯进主人家里的小贼。

“喝呀——————”

不过好在黄少天确实灵活,又因为常年打架而使得会用巧劲——他像个子弹“簌簌”地就冲进那一帮六个小孩中,打散了对方的队形。他时而左边、时而右边,挥着一把毫无杀伤力的小剑横冲直撞——看得一旁的叶修震惊之余不忍心地闭了半只眼,心里快速盘算起来要怎么不动声色地帮这小家伙一把。

然而他很快就发现自己是多虑了。

黄少天看似无序地乱撞,实际上颇有技巧:先是弯着腰从绊倒了那个个子虽然高、却一看就不甚灵活的大家伙,然后往旁快速一跑,再推傻大个一把,让他直直就往另一个戴眼镜的小矮胖子倒下去;他又绕到那个领头的背后去,取下自己的书包就往对方头上砸过去,书包里他方才塞进去的马甲掉了出来,正好就扑向了另一边想要过来救援的另一个家伙头上,挡住了他的目光。

——竟然就这么三下五除一个人暂时把六个比他高壮了不老少的家伙给打地上了。

叶修还没来得及给这家伙鼓个掌,黄少天就抄起自己遗落在地上的书包与马甲,冲到他背后给他解绑,拉上他的手就往门外跑。

 

“……左边楼梯下去。”

在黄少天第N次绕到了同一房间门口的时候,小叶修终于忍不住出声提醒他。

找到了路的黄少天终于略略放下了心,话也变多起来,“看不出来你还挺行的吗!这么快就找到路了!哈哈……我什么都行,就是认路有点不太……擅长哈哈!不过现在有Google Map这种东西!我拿着老妈的手机哪都能去!”

“……这是我家。”

“哦这是你家啊……咦?”

下到二楼黄少天拉着叶修停了下来,“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

他想了想松开了叶修的手,从背包里摸出了好几袋估计内里已经都是饼干屑的东西出来,递到叶修面前,“这个给你!万圣节快乐!”

“啊?”叶修愣愣地接过了纸质包装袋,“万圣节不该我给你糖吗?”

“没想到你还是有一点作为主人的意识啊?!”

小少天别的不会,倒是被老妈惯出了一种厚脸皮的蹬鼻子上脸境界,“那你赶紧给我啊!”

“你以后都来找我玩儿我才给你。”

“行啊!反正这镇子上笨蛋太多了……我看你还好点?以后哥罩你,咱俩一块玩!那群家伙可欺负不到你了!”

叶修:“……。”

“对了,我是剑士哦!以后长大了就是剑圣了!”黄少天拍拍自己的胸口,给自己新晋小伙伴展示今天……已经一塌糊涂的扮相,“你今天是扮的什么?……吸血鬼?看不出来还蛮像的吗?”

叶修说话一张嘴露出两颗特属于吸血鬼的尖牙,黄少天立刻伸了手去戳了戳,硬硬的。

“哎?不如我们现在出去吓人吧?就咱俩这组合,肯定比班上汤姆他们要的糖多得多!”

黄少天把自己的马甲给穿上。

“我说你是在学校哪个班啊?我从前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叶修:“……。”

“咱们走吧?”

 

黄少天放下自己的裤管,重新扣好袖口,拉着小叶修的手,带着他走出了这幢,一百年间,叶修从未主动走出的城堡。


——END

其实这篇好像没有明显的cp感,毕竟都是小盆友嘛~~长大了再恋爱(×)其实最喜欢的还是竹马竹马paro啊~\(≧▽≦)/~

以及黄叶不足求推文TT大腿肉不好吃要饿死在坑底了TT




评论(5)
热度(27)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