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49] 剑士与吸血鬼 (上)

* 昨天晚上去看了《精灵旅社2》被里面的小吸血鬼萌翻了好不好!!!!

* 不知道是什么奇怪的背景设定,就是特别想写萌萌的小少天和小叶修(。

* 以及米娜桑万圣节快乐!不给糖就不更新w!


 

比起同龄人的犹豫不决,8岁的黄少天小朋友早就决定了今天晚上的扮相。

 

10月31日的万圣节对于小朋友来说可是个盛大的狂欢日,特别是在这种娱乐活动极度匮乏的乡下小镇——然而即使是到了当天早上,黄少天却是一个字儿也没提今天晚上的事儿,也没见他拿出什么像样的行头来,倒是让黄母觉得异样起来。

她站在长方形餐桌的一头频频看向自家小儿子,然而黄少天有条不紊地从面包机里取出烤好的全麦面包、均匀地将枫糖浆淋了上去,期间完全没接收到母亲征询的目光。

小少天皱着眉盯着自己盘子中铁定是被煎老了的蛋,拿起一旁的黄妈妈特意从十几英里外的宜家买来的塑料彩色劣质叉子戳了戳煎蛋中央,果然如他所料,没有温热嫩嫩的蛋黄流出来——他不高兴地撇了撇嘴。

“妈咪你今天又没有煎出我想要的蛋!嫩嫩的那种!流黄蛋!”

“哦亲爱的宝贝妈咪真是尽力了”黄母正倒牛奶的手抖了一抖,把给自己喝的脱脂牛奶倒了一半到进了丈夫已经方方装上新煮好咖啡的马克杯里,“倒是你,今天晚上已经约好小伙伴到哪里去玩儿了吗?”

黄少天显然并不喜欢这个话题——他飞快地把面包的最后一小块塞进嘴巴里,把桌上洒出来的面包屑扫进装渣滓的白盘子里,灵活地跳下对于他这样的个头还略显有点高的实木圆凳。

“我才不和那群傻瓜一起玩儿!跟他们一起简直是对我智商的侮辱!”他胡乱地用餐巾擦了嘴,再踮脚扔在桌上,“好了老妈你今天不是还要和老爸去过你们的结婚纪念日!我今天晚上已经有了绝妙的计划了!别管我了!祝你们今天愉快!再见!”

黄少天腿不长,看着也瘦瘦没啥力,却胜在灵活,转眼就汲上拖鞋,“啪嗒啪嗒”东串西串上楼回自个儿房间去了。

“哎?黄少天!说了多少次了!不要直接把餐巾就这么扔在桌子上!”

 

黄少天一家人才搬来爱沙尼亚的这个小镇几个月都没到,而黄少天本人也是几个星期前才顺利转去了当地唯一一所教会学校报到——黄少天具体在学校里和人相处得怎么样黄母却是一点也不知道,她家这小鬼虽然话多却是个极早慧的孩子,早就能把话说得滴水不漏,你想从他嘴里旁敲侧击点什么他不想说的东西,那可是一点儿门也没有。

所以她并不知道黄少天和一所学校、甚至邻里的小朋友们何止是不大能相处,根本就是第一天就大打出手、在教室里闹得鸡飞狗跳,偏生这学校收容了各种奇怪的种族孩子,从校长到便一直呈放养态度——只要别把学校给拆得太彻底,这帮讨债鬼做什么他们都睁只眼闭着眼——所以只要黄少天不开口她也无法从校方得知这么一件事儿了。

所以黄少天早就打定主意今天晚上不和学校里那帮倒霉蛋一起出去游街,身为纯正血统的剑士(黄少天的这个认知就连黄母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他早就想好今天晚上自己要独自冒险。

他早就好奇小镇东边那茂密森林深处隐隐约约探出来的尖顶是怎样一个房子了。

只要不是大清早就起了浓雾,甚至不需要很好的天气,站在森林入口极目远望都能看见那一高一矮两个尖顶。虽然看不清楚这尖顶是怎样一种材质,但约莫是可以看出这尖顶所用的石块怕是经历了怎么也有几百年的光阴了——这么一来,有这样一尖顶的房屋就很令人遐想了——谁知道那里会不会是一个古老的、有睡美人沉睡或者有长发公主的城堡呢?就算不是,那房子想必也比镇中心唯一一座教堂长得气派多了,去看看也没什么不好。

“最好不要是个有麻烦公主的城堡。”

黄少天一边对着嵌在墙壁上的方形镜子整理自己的衣领一边自言自语——没错,正如前面提到的,“有着纯正血统”的剑士黄少天小朋友是绝对不会选择在万圣节这天把自己装扮成什么奇怪的东西的,比起骑着自己老妈扫帚的巫师、把脸蒙起来自欺欺人的野鬼、几个小朋友叠起来摇摇欲坠的弗兰肯斯坦,剑士还是做自己比较好。

于是他翻出了不久前黄母为他买的一身——镜子里的少年抿着嘴力图摆出一张严肃的脸,着立领的衬衣,双排扣的马甲、灰色长裤、黑色礼帽、腰间插着剑鞘——倒是不像剑士,像个中世纪的骑士了。

“马马虎虎了。”黄少天不自在地松了松自己脖子上那个深灰色的领结后对着镜子点了点头,“怎么看怎么都帅!”

——虽然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好活动用剑的样子。

 

当天晚上,客厅里的落地钟指针走到10的时候,黄少天小朋友蹑手蹑脚地从楼上下来。家里两个大人早没了踪影,饭厅里一盏孤零零的落地灯兀自亮着,倒是正好让黄少天看清了黄母用冰箱贴固定着的一张纸条“别忘了带钥匙,玩得愉快亲爱的”、以及餐桌上莫名多出来的一个大红色摆满了五颜六色(一看就并不好吃)糖果的果盘。

“我是去要糖果,可不是去发糖果。”

黄少天嘟囔着抓起了果盘旁边的一大串钥匙,走到门前突然又返还回饭厅,却是搬了凳子到一排食品柜的下面,手脚并用爬了上去。

——虽然他是没期待过公主啦,可是穿越森林的时候万一遇见可怕的火龙之类的怪物,他可得吃饱了才有力气打架不是?

黄母每次藏东西都没什么新意,黄少天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母亲怕他吃多了长蛀牙而藏起来糯软可口的巧克力曲奇。他把最外层的包装袋给撕开,只留下内里的纸包装,然后统统倒进了他背后也空间也并不是特别大的双肩包。

他想了想,最后两袋饼干留在了柜子里而没拿走。

他可不傻,把包都装满了拿什么装糖果呢?

 

今晚月亮挺圆的。

夜幕中就一轮圆圆的满月,星子却是一颗也看不见,所以在没了路灯的森林内,仍然是黑漆漆一片,每一颗伸张着枝桠的大树都像是要扑过来的黑影,着实吓人得紧。

不过大概是因为这天冷了,妖魔鬼怪也都回洞里躲着取暖去了,并不乐意在这霜冷月寒的夜晚出来去吓一个毛都还没张全的小家伙——黄少天一路连只松鼠都没遇到,轻轻松松就走到了森林深处。

这确实是一幢很大的房子。

但却一点也让人想不起童话故事里的城堡。

准确地说,从外形上来看,这是一幢城堡没错——可是它石砌的墙壁上可没有长着什么带刺的蔷薇花,在银色的月光下安静地绽放——而是爬满了毛茸茸的黑乎乎的生物。

看上去是蝙蝠。

把自个儿的脑袋埋在收起来的羽翼下酣睡。

“真是奇怪,如果真的是蝙蝠的话,这个点难道不正是应该活跃的时候?为什么会是在睡觉?”

这么诡异的景象在眼前,黄少天却是一点儿也不害怕,居然还往前走近了些,用手戳了戳那生物的脑袋。

没曾想这些小家伙每一个理他。

“既不是荆棘、也不是讨厌的黑龙。”黄少天走到建筑物中间的木门前,模仿他老妈每次伤脑筋该买红色还是绿色裙子时候的样子叹了口气,“这么可爱的小家伙——虽然它们不理我,可是剑士从来不对不可怕(?)的东西下手。”

他说着话抬头东张西望,恁是没在这古老的拱形木门附近看见他想找的东西——电动门铃。

“都什么年代了还没有门铃。该不会住了个老古董在里面吧?这么大个房子……敲门也不知道听不听得见。”

他结束了自言自语,开始用尽全身力气砸起门来。

“嘿——————有人吗????不给糖就捣蛋啊————————”


——TBC


废话时间【。


灵感都是来源于昨天晚上,一是精灵旅社这部电影(真的超级萌推荐大家去看!),二是一些可能不太愉快的事情和回忆,突然让我想到了[小时候你的英雄大概会是你这一辈子的英雄]的这样一种算感觉像是印随行为的一种情绪?无论后来你与那个小时候向你伸出了手的他(她)都长大成了什么样子,可能相离很远不再在一起,但是有了委屈、困难的时候,第一个想到总是这么一个人呢╮(╯▽╰)╭

总之大家万圣节快乐!

大概昨天酒喝多了今天状态真是不大好先睡啦(。

明天来把下给更完。





评论(2)
热度(26)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