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44] 一只pvp黄叽的pve之路 (22)

 * 剑三90年代初中期 藏剑黄少天×万花叶修

 * 最近心情不佳状态也不好TT


阅读目录


22、所以其实是想我了嘛?


话说回副本。

血战天策老一并不是一个单一的BOSS,就像前面提到的,它是一个关卡。

其实和门神时候的宗旨一样,固守天策府,不要放太多的狼牙兵走掉!

而无论外界对这个游戏公司以及J3整个风评究竟如何,就单凭它确实是想要营造一种时代背景、给玩家呈现一种战火纷飞场景、努力创新这一点上,黄少天是觉得它是用了心的。

一共五个方位的门团队要牢牢守住,总共不能放过超过15个敌人走掉方可算过关。而黄少天本人不知道是因为被这血色浸染、破旗扬飞的画面所感染,或者单纯仅仅是因为中二病发作,副本开撸前抢在叶修发话前开了麦,大义凛然地大吼一声,

“兄弟们!今日无恶人无浩气,只有铮铮二十五名华夏子孙!用心中之矛作剑、血肉之躯作盾,我们誓不放走敌人的一兵一甲!”


[团队]百花缭乱:哟看不出来兄弟你除了垃圾话还能说漂亮话啊?当年做恶人指挥的时候能这样绝对不会换人嘛!

[团队] 包子入侵:哥们你讲太好了我特别感动!要是有狼牙兵过来我一板砖过去拍死他!


这个副本本就画面暗沉,第一次开荒的时候众人眼睛虽然习惯了这样的画面,却也觉得瘆的慌挺难受的,但眼下被黄少天这么一说倒是从脚板心升起了一种豪气万丈 —— 正巧孙哲平的天策[再睡一夏]站在一群人前面的城门之下,赫然就是长枪独守大唐魂的模样。如若生在那样一个年代,铁血男儿怎会愿意独善一身呢,即便是已经破败不见昔日模样的城墙,自己脚踩着曾经同伴的白骨,也只愿用这血肉之躯抵抗到最后一刻罢?

“我们剑圣大大的意思呢,是五个城门,我们的目标是一个狼牙兵都不放过。”

叶修的话带着没有掩饰的笑意,看似嘲笑某人实际上是为他解了围 —— 这么一来团队里的大家也确实维持了被黄少天那么中二一宣誓的激情,也不再就他中二发表议论而转而专注到副本上来了。

正好这五个城门是需要五个小队去守的,大家这么热情高涨,作为团长的叶修也挺开心地就分配了城墙任务,最开始大家也都不清楚各个方位的难度只大致知道机制却是不知道难度的,所以叶修也就说咱5×5这么先去探探 —— 当然这么一来黄少天却是和叶修分开来在两个位置了,他们各自还得指挥他们所带着的团队。

然而叶修错估了他们团的扯淡程度,一群人在自己的城门那里泼油、推石头、射箭和踩地雷,各自在频道里叫叫嚷嚷 —— 时不时串个音,譬如说这边在喊“快点泼油了!“那边“就在吼拉喷火兵背对要死了!”。关键是这群家伙还不嫌吵觉得挺好玩儿叫得更开心了,最后干脆由魏琛一统天下讲起了评书八卦。

—— 等等,你们刚才的豪气万丈呢?

叶修只好重新开了五个小房间,让五个小队的队长带着自己队伍自个儿去小黑屋里折腾去,打完一轮咱再来大房间集合聊聊是吧,别再同一个大房间里乱成一团粥或者讲评书了,他心好累!

经过一番讨论大家统一认为压力最大的是地雷门,首先需要一个排雷的、两个近战、一个输出的dps、还得带个奶,排雷的一不小心就要炸到dps们,而喷火兵正面喷火伤害很高,奶的压力非常大;其次便是巨石门,身上的”疲惫“debuff真是挺讨厌的,也就是说一次没有砸中你的目标,很有可能就要放过去一个狼牙兵,而且如果没有挂扶摇躲开红圈,一次6W血直接掉到只剩血皮也是够惊心动魄的。

黄少天身负爱人的重望,正好黄鸡作为一个近战拉背对再穿过去打喷火兵是不二选择,便被叶修扔去地雷门折腾去。而他自个儿出乎意料却只带了两个人 —— 加上他三人去守泼油门,他自己走位够风骚,切了奶又拉怪去城门下,又能跑上去泼油,还能偶尔腾个手给另外俩dps加血,于是他便这么安排着减少这边人员安排,而把战斗力安排在对输出压力要求比较高的地雷门和巨石门。

而后面几回他们也来回把人从几个门里调来调去,有的人——譬如说包子,几乎在每个门都待了遍。

本来说身为一个和尚,让他去地雷门拉喷火兵背对多合适,结果他每次拉了背对恁是激情四射(这个形容词来自黄少天)地直接开撸,还大叫着要让这帮土匪滚出大唐,也不穿到喷火兵背对去,他们这边的奶安文逸虽然预判意识很好、但手特慢,根本来不及给这么能折腾的包子加血,战复一次拉起来没一会儿又挂了!黄少天特嫌弃地让叶修给他换个人 …… 而包子被各个小队的队长吐槽了个遍终于在投石门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他投那晃动的草丛真是一投一个准也不知道眼睛怎么长的……或者他真是现实生活中板砖扔多了扔出手感来了?


这么足足折腾了快四个小时,期间一旦放走了一个狼牙兵黄少天便组织他小队的人自杀,信誓旦旦地一定要完美过关。

好在可能是之前的中二宣言还在发挥着余热,他虽然这么任性居然也没人吐槽他,他们任劳任怨地坐在电脑屏幕前,瞪得眼睛都红了,一次又一次重新开始。

直到他们看见世界刷出了首甲成就 —— 在他们纠结的时候竟是被一个双梦知名的工作室给拿了。

黄少天手麻木地动了这么久,嘴巴也没停过,此时看见这个自己想要的成就竟然莫名地愣了,恁是没习惯性地大叫起来。

而他们当时失败了第……反正也没人统计过……次,正在大房间里统一进行总结,大家七嘴八舌发表评论倒是没人注意到黄少天突然安静了下来 —— 但这并不代表某人会忽视这一点。


[君莫笑] 悄悄地对你说: 咱们把二甲拿下来!而且他们说不定是放过14个才过的呢!咱们一个也不放过拿二甲,比他们牛逼多了!


中午十一点,黄少天听到隔壁郑轩起床了,汲着拖鞋”啪嗒啪嗒“从他房间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大概是在翻可以吃的东西 —— 黄少天记得他们冰箱里除了一袋十五个冷冻饺子什么都不剩了,他居然很有心情地想要冲到外面让室友放开那包”防腐剂“让他来!

而也因此他没瞧见叶修对他的密语,紫色的两行字很快被团队里的闹腾家伙们给刷了过去,他回来的时候瞅见的已经是满屏的橙色字体了。

他重新坐在自个儿的椅子上,从东边慢慢爬到正当中的太阳在冬天也在不遗余力地照耀大地。他房间的百叶窗在他起床那会被拉到了最上面,窗户虽然死死关着,阳光却也一丝不落地打到了他身上 —— 而黄少天今天早起的后遗症也在这当会有了反应,那光照过来的时候他眼皮子都快要耸搭上了。

他却也觉得纳闷,自己走神这么久竟然也没再次开副本?

于是他把聊天框往上拉了拉,正好看到叶修罕见地发了句,有事离开一下大家等一下,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假如我有仙女棒,变大变小变漂亮……!“

音乐声响起的同时他的手机在他身后的床上震得可欢,他都能听见”嗡嗡嗡“的声音 —— 以至于他本想忽视掉这通电话 —— 通常这时间打来的不是广告、就是学校里某些人邀请一起学习的电话,却觉得这像蚊子在自个儿耳边乱飞的声音烦得很,便起身接了起来。

”喂?“

”剑圣大大没拿到首甲不开心了?“手机屏幕上显示了一串乱码看不到来电电话,黄少天略显疑惑的”喂“之后,叶修略带调侃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哈?这倒没有……“黄少天没想到对方居然因为这事儿给他打了个越洋电话过来,舌头都要捋不直了,”老叶你至于么,这也打个电话过来?“

电话那头传来低低的笑声。

这笑得黄少天一个激灵醒神了,与之伴随的是他的小兄弟也一起抖擞精神了。他尴尬地把电话拿着离自个儿远了远,自己心里的波澜可劲儿荡漾完了,才又拿近了,”所以其实是想我了嘛?不要找借口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谎言的开始!“

那边叶修却是对这话题什么也没说,也没说究竟这通电话为了什么,好似真的只是如黄少天所说心血来潮一样,”那咱继续副本了啊?这次一次过没问题吧?“

”卧槽我跟你说老叶,我这边已经好几次一个都没放过去了好不好!你那边是不是太吃力了,我这边可以分一个人过去给你哦?“

这次叶修连再见都懒得说,直接挂了电话。

——靠!

黄少天拿着手机,看那屏幕上闪烁着”已挂断“,几秒后就又暗了下去。

他随手把手机扔在了电脑旁边,挂上他丑得要死的森海大耳机,坐回了座位上,咧开了嘴 —— 尽管没人瞧见他一高兴露出来的小酒窝和尖尖白白的小虎牙,

”兄弟们上啊!“


——TBC

仔细想想我每个门都去守过,但直到后来我还是死得不要不要的_(:з」∠)_


评论(1)
热度(23)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