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39] 一只pvp黄叽的pve之路 (17)

* 剑三90年代初中期 藏剑黄少天×万花叶修

*  放假最后一天重感冒难过死了TT


阅读目录


17、 我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他呀


伦敦之行很快到了 结束的时候。

过程虽然不如黄少天想得那么梦幻以及粉红泡泡,但也少了他所暗暗担忧的尴尬与不适,甚至水到渠成达到了他所想要的结果——总算这是确立了恋爱关系了吧?

他们离开的那一天奇迹般地从早晨开始便没再下雨了。下午从酒店的旋转门里走出来,黄少天背着自个儿黑色的电脑背包,左手与右手分别推着自己与叶修的行李箱,居然看见有那么一点点光线穿过厚重的乌云与浓密的雾霾,照耀在泰晤士河上,那窄窄的一条河流熠熠反着光,像是夜晚横亘在黑暗中的一条银带。

他竟然觉得有点刺眼。

于是他微微眯起眼,正好看见泰晤士河对面他心心念的London Eye似乎在缓慢转着,最高处隐没在云朵中,像是能坐着它晃晃荡荡到天堂去。

有一只好看的手斜挡在了他微眯的眼睛前。

刺眼的光都不见了。

这里是伦敦最繁华的市中心,车水马龙在古旧的石板路上喧嚣不停。难得没雨,小贩推着五颜六色的小食车大声吆喝,街边的cafe也把桌椅摆了出来,有的是人想要享受这片刻的阳光。

似乎比小雨时候更加吵闹了。

然而这些声音到了黄少天的耳朵里就自动消了音,使得他能准确无误地捕捉到手的主人的话。

“下次来我们一起去坐啊?到时候别恐高地晕过去啊?”

 他不客气地打开了那只筋骨分明的手,侧头瞧见叶修低下头接过了他右手的行李。

“不会是你恐高然后想栽在我头上吧?我可不怕这种玩意儿,慢得跟乌龟似的……等你明儿来了美帝,我们先去Six Flag玩儿一圈……”

两个人并肩,把这喧嚣的街道、古旧的矮房抛在了身后。


黄少天又回到了之前的生活。

当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同的。

他觉得自己像是小时候偷偷藏了糖果在怀里的小孩子,拥有只有自己知道的甜蜜。旁人偶尔用奇怪的眼光打量他,他只会把怀里的东西藏得更紧点——他和叶修与日俱增的默契不需为外人所道,而这恋爱的甜蜜在距离的催化下竟显得更加弥足珍贵。


这天叶修因为第二日大清早要随导师出去调研而早早歇下没上游戏,黄少天一个人翘着二郎腿、叼着鸡翅给自己已经差不多了的pve装备精炼、打石头。

他把自己这周刚从大明宫拍到的外功精简裤子精炼到最高后打开自己的面板,得意地欣赏了下夜雨声烦看上去挺唬人的属性数据,摸着下巴寻思要不要去打打试炼之地看能不能人品爆发摸一个千重出来。

这时候系统音响起——有人密他。


[百花缭乱]悄悄地说:卧槽好不容易逮你上线啊!小没良心的最近跑哪去浪了,战场没见你排攻防也不见人了啊?我说都赛季末了,你这赛季不打jjc了?


竟是黄少天本科毕业后便没怎么联系的张佳乐。

张佳乐是黄少天本科同学,一个系的,不同寝——隔壁寝的。大一、大二的时候两人没怎么讲过话,直到后来黄少天开始玩J3,听同寝的王大眼提起才知道这家伙也是J3玩家——浩气的。于是游戏里掐了、真人pk,闹腾闹腾也就熟了。

张佳乐这话一说黄少天才有点内疚地想起来,自个儿出国的事儿好像也就知会了同寝室的人——他连毕业典礼都缺席了,学位证还是同寝室的喻文州给他寄回家的。而出国后,最开始忙着暗自神伤、后来忙着追人和谈恋爱,竟然把死党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你悄悄地对[百花缭乱]说:乐乐憋打我!我在老妈的鞭策下出国了!时差党实在没法攻防战场啊![大哭.jpg]你们浩气少了我这么个强劲的对手高兴还来不及,我才不信你会想我!!总之,外界条件不允许,本剑圣最近都转去玩儿pve去了!


黄少天一口气打了一长串发过去,张佳乐那边回复倒也快。


[百花缭乱]悄悄地说:你妹的黄少天你那咋呼劲怎么一遇上事儿就没了!你够意思啊?这种事情都不给哥们讲?就说怎么文州帮你拿的学位证敢情已经投奔美国大妞的怀抱了啊!

[百花缭乱]悄悄地说:美国大妞爽不爽?[挤眉弄眼.jpg]

[百花缭乱]悄悄地说:美帝和这12个小时时差吧?深更半夜也没固定团给你打pve啊?你跟野团在混?行不行啊你没前途啊!


黄少天就拉个窗帘的功夫,对方就已经又发了一大串过来。

他盘腿坐上自己的椅子,有点哭笑不得地看张佳乐刷了一屏“你行不行啊”。

他歪着头想了一下,觉得也没什么好值得隐瞒自己好哥们的,便老老实实地实话实说了。


你悄悄地对[百花缭乱]说:我跟着一个叫兴欣的帮会的固定团,团长是个叫[君莫笑]的花哥,人挺厉害的!这团经常半夜打,如果是晚上也挺晚的,不是通常固定团6:30pm开打之类……我也还是起得来!不要小看本剑圣的生物钟啊!


手速不比黄少天慢的张佳乐难得在黄少天回了这一堆后没有马上回复。

他估摸这闲不住的家伙是不是这当会找人插旗玩儿去了便笑笑没在意,去交易行瞧了瞧现在七级石头的价格之后,晃悠到试炼之地的老头子跟前。

他从前无聊的时候也会来打打试炼之地,不过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冲层数什么。

对于有风车的藏剑来说,很多对于其他职业麻烦的关卡,譬如说天一教尸罐、美人计,转转风车那一窝蜂上来的就搞定了——蹑云、鹤归、风车,顺畅地简直让人要睡着了。

要说最麻烦的应该还是九宫图——基本取决于运气,抽到哪个BOSS是哪个。

不过这对于黄少天这种手法娴熟的玩家来说,都不是事儿,抽到哪个关卡他都游刃有余——现在才二十多层呢。

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次雷神,他反正一次千重也没摸到,叹口气便退出了这鬼地方。

大概是他之前过于专心致志,直到退出了试炼之地他才看见张佳乐发了一串话给他。


[百花缭乱]悄悄地说:卧槽你怎么跟他搅和到一块去了?

[百花缭乱]悄悄地说:你知道嘉世吗?

[百花缭乱]悄悄地说:算了就你那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就知打架pk的德性肯定不知道!

[百花缭乱]悄悄地说:嘉世之前是我们服中浩第一大帮,主要攻pve吧,不过pvp也有很多强手就是……以前还出过浩气指挥叫[一叶之秋],那才是真大神啊!pvp、pve双修!不过你刚来游戏那会他已经A了……pve就更别提了,基本上每次新副本的首甲都他那团队!真牛叉!

[百花缭乱]悄悄地说:那家伙A的时候闹得可大了,再加上后来嘉世渐渐就不行了……这么一大帮不行了……双梦突然就变成恶人强势的服了,咳,不说这个!

[百花缭乱]悄悄地说:反正我也隐隐约约听人在说很有内幕啊,说是嘉世把[一叶之秋]给赶出去了什么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知道是不是就是经常贴吧里那些什么帮主帮主夫人什么玩意儿的818!

[百花缭乱]悄悄地说:后来不就突然有了兴欣这个帮会嘛!很多人说[君莫笑]和[一叶之秋]是同一人什么的!再加上嘉世那边曾经发过通缉[君莫笑],还说谁要加入他们帮会就是和整个嘉世为敌……哎怎么说,虽然嘉世强弩之末,但也是大帮啊!被埋复活点很惨啊!

[百花缭乱]悄悄地说:所以我说黄少你没事儿还是少跟他们瞎搅和啊?我们玩我们的,何必掺和和我们无关的事情呢?玩游戏就是要开心嘛!

[百花缭乱]悄悄地说:再说了……[君莫笑]这个人恐怕,你也不怎么了解吧?


正打算退出游戏的黄少天逐字逐句扫过去,对于张佳乐的长篇大论却只是微微一哂。

他的目光久久停留在“不了解”这三个字上,从前怎么不觉得,这紫色的小字配上深绿色的背景有些刺眼?

他似乎并没有办法反驳张佳乐的这句反问。

仔细想想,在学校的时候他除了叶修的系别姓名这些大众化的信息就不再知道其他——而在游戏里,似乎一直是他在追逐着对方的脚步,一股脑地把自个儿祖宗八代都交代了个一清二楚。

他不知道对方的喜好厌恶,甚至,连对方一共有几个J3账号这种小事都不知道。

左手揉了揉眉心,他用鼠标的右手猛地一拉,却被尖锐的一角轻轻划了一下,居然狠狠疼了起来,即刻让他呲牙咧嘴地跳起来直甩手。

他转眼过去瞧那划了他手的东西,又猛地一抽——

原来是张A4纸。

以为是张打印纸随手被夹在了自己书桌上的一摞书里,他漫不经心地就要揉了一团扔进垃圾桶里,却扫见那纸最开端寥寥几着几行字,龙飞凤舞的,是自己的字迹。


——今晚的fish&chips有三种酱,他沾得最多的是蛋黄酱。


他愣了愣。

这是之前在伦敦时候自己随手记下塞进了当时随身带的textbook里了吧。

随即他朗声大笑起来,却把隔壁的郑轩吓得毛骨悚然。


你悄悄地对[百花缭乱]说:不了解没什么关系吧?我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他呀!


——实在想知道的事情,直接去问他又何尝不是一种选择呢?


——TBC

叶修:呵呵。张佳乐你敢不敢跟哥打一场?不要在这里挑拨离间啊?万年老二?

张佳乐:……



评论(2)
热度(30)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