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36] 一只pvp黄叽的pve之路 (番外)

* 剑三90年代初中期 藏剑黄少天×万花叶修

* 中秋快乐~献上老叶视角的番外~和正文没什么太大关系,画风和黄少的也不大一样【。


阅读目录


叶修番外:恋爱的秋


叶修第一次注意到黄少天这个人是在八月份大一新生军训的时候。


八月份的H市真的热,热得你脚甫一踏出开了冷气的室内,立刻觉得自个儿进了大蒸笼,蒸气从脚板心开始往上冒,转眼就一身汗了——这种气候里军训还真不是一般地折磨。

因为在帮导师做一个项目,叶修整个暑假都没回B市,待在学校给人打白工做苦力为了以后硕博之后能在这个有名的导师手下干活。所以八月份的时候他也在学校,与新进校门、特别有活力的小朋友们撞了个正着。看着这群倒霉孩子这种天气下站在空荡荡的操场上站军姿,他被数据折磨了一天的心情有了极大的改善啊——人的快乐果然是要建立在他人的不幸之上的。

而那一日他跑完数据居然时间还早,就打算绕点远路去大家公认最物美价廉的食堂吃饭——大一新生军训的操场是必经之路,他便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专程去操场绕了圈儿。

好家伙儿,一个方块一个方块的,都站着呢!

马上就要到午时太阳最烈的时候了,叶修穿了身吸汗的短袖T与纯棉的短裤、就这么歪歪地站着,都觉得那白花花的太阳晒得他头昏眼花,紫外线像那X光、畅通无阻地在他身上肆意侵略。更别提那些居然还穿了长袖长裤迷彩服的新生们了。

新生们是一个女生方队、一个男生方队这样隔着站的。叶修正对着一清一色男孩子的方队,他们都还好,虽然表情很狰狞,但好歹确实都是站着的。

旁边的女生方列可就没这么齐整了。

光叶修站着的这一功夫,都晕了好几个过去——啧,小公举们中暑了。

教官也没发话呢,倒是他正对着这方队的一男孩子举了手,冲着前面就吼,”报告教官!隔壁方队有人中暑了!“

中气十足地,倒不像是在这样的太阳下端正站着的样子。

叶修眯着眼好奇地逆着光望过去,瞧不仔细对方脸的具体模样,眼睛倒是挺大、圆滚滚的显得年纪特别小。那迷彩服穿这人身上确实是大了太多了,叶修怀疑这人是不是拿了大了两个号的衣服往自个儿身上套?也因为此,他的身形在宽松的绿色中显得特别单薄,更衬得他年纪不大了。

教官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怎的,总之没理这少年。

少年也没放弃,又大声喊了几遍——总算是得到了回应。女生队列的教官先去看了了情况,又跑过去与少年叽里咕噜说了什么。

那少年虽然看上去情绪颇为激动,却仍然站得笔直——除了两只手摆得剧烈,差点没打到那教官。那教官似乎又说了什么,转而找了少年前面一位。

然后让那位背着晕倒的女生去——去的方向似乎是校医务室。

这孩子真是好玩儿。

叶修最开始以为这少年心软爱出风头、或者别有目的,却没想到他似乎是拒绝了教官提出的送女孩子去医务室的要求。

叶修朝着目的地食堂走去,最后回头看了眼那少年所站的位置。

朝气如旭日。


后来叶修再遇见这有意思的学弟的时候是在他导师给大一新生开的会计课上。

他作为一个只批改作业从来不管签到出勤率的助教(其实他也不用管,他导师的课基本坐无缺席),基本从来不去教室,他向来不耐烦与比自己年纪小的人打交道——他从小心思藏得深、开口又能气死人,往常过年时候就能把家中的表弟表妹气得半死,况且他因为成绩优异又在学生会混得风生水起在学校里风头正盛,学弟学妹来找他通常不知有点抱大腿的意思,他索性全都冷张脸不理人,居然也得了个不好相处的名头。

那日他是到处找不到导师人,电话也不通,正好想到那日导师有这课,索性去教室里堵人。

那会儿是春天了吧。

整个校园都弥漫着一股温暖又甜腻的味道,催开了姹紫嫣红、吹翠了绿丝绦,花香树芬,到处还都是粉红泡泡你侬我侬的情侣,就连叶修他们宿舍下面的两只野猫都嚣张地在大庭广众下白日宣淫。

他却觉得这季节还凉得很,再加上淅淅沥沥下了几场春雨,把太阳给下跑了,乌云成天压在天际,恁是把这温度又逼下去了几度。他本就体寒,夏天的时候都常手脚冰凉,每年倒春寒的时候都能感冒个两个礼拜惊天动地动辄就要去医院挂盐水。

因而他还裹着冬季的格子羊绒围巾,衬衣外套了米色的粗针毛衣,裤子也还是呢子长裤,缩着肩膀站在阶梯教室的后门处。

正巧就看见那个眼熟的小学弟端正地坐在自己左侧倒数第二排的靠走道位置,正侧着脸和旁边一男孩子讲话,手里还拿着个水蓝色的3DS。

这学弟穿着和他自个儿身上简直两个季节的衣服,短袖polo衫,虽然下半身着长裤、却一看就是夏季单薄的棉布裤子——叶修看着他忍不住自己打了个寒噤。

叶修怀疑这孩子是不是玩儿了一节课——他视力极佳,眼尖地看见那屏幕上赫然是怪物猎人的画面——他导师这人吧,虽然看着面善老实,却最是眼睛毒辣并且讨厌不认真听课的学生了,说不定把黄少天这调皮学生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指不定要怎么报复呢。

”黄少天同学,我刚才讲的那个案例,你来把会计分录写下来如何?“

叶修这乌鸦嘴马上得到了灵验,讲台上,上了年纪的教授笑眯眯地直直看向叶修眼前这位学弟的方向——居然还是认识这少年的。

这名少年——现在该叫他黄少天了,不情不愿地站起来,却是连手中的掌机也不放下,”冯老您能不能不要每节课都让我回答问题啊?“

听了这话叶修在教室后面忍着笑,想必是黄少天同学每节课都在屡教不改地开小差,冯教授也是遇上对手了啊。

冯教授却是不理黄少天的问话,”若是没写出来或者写错了,你就别参加期末考试了啊,也不用补考了直接重修啊,黄少天同学。“

黄少天耸耸肩膀不以为意,大步走到黑板前,刷刷刷写出了正确答案。

少年写字的时候甚是用力,就算只是粉笔字也能看出他写得一手很有风骨的好字,笔锋凌厉倒是和他给叶修的印象很符合——锋芒毕露、朝气蓬勃的样子。

黄少天。

叶修默默念着这三个字,没有察觉自己的嘴角弯出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而后叶修大四,顺利保了硕博之后倒是更加忙碌了,成天就三点一线,实验室、食堂、宿舍,累得连同宿舍的魏琛都常年看不见他,更别提遇见还有小他两届、每天都在各个学院楼里上课的黄少天了。

秋分之后温度骤降,叶修却因为过于忙碌竟是忘记添衣——还好死不死地在天天都下雨的这一周没有带伞出门。

他从宿舍去实验室,刚走到第四教学楼就突然下起了雨,密密匝匝的雨转眼就把他的衬衣淋了个遍,寒意侵体他冻得直打哆嗦,只得暂且躲在第四教学楼的房檐下,避雨同时希冀这钢筋水泥大楼能替他挡挡风。

他倒是没想到居然在这种时候碰见了黄少天。

那家伙高举着一把大了他本人许多的黑伞,直愣愣地就朝自个儿这方向跑过来。大概是跑得急,踏过几摊还略深的水洼,溅得水花四起,他自己的裤脚瞬间就变得黑污污一块一块的,他却浑然不知——像是瞧见骨头的小狗似的。

叶修还真没想到这家伙是来送伞的。

被强制给塞了把伞,叶修还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大脑处理信息时间就长了那么一米米——结果这人就跑了!

栗色头发的少年头也不回地冲进了雨帘中,白色的T湿透了,叶修隐约能看见对方健硕的身体——并没他想象中的那么瘦弱。

他暗自拿着伞站在原地,伞柄上还遗留有它主人手上的余温,一点点将温暖辐射到叶修的手心、通过血液传递至全身,最后连心都暖了起来。

说不定他的畏寒症会有好的可能哦?


叶修怎么也没想到就在他被导师抓去偏远地区调研了半年之后,黄少天这小子就跑到国外去了。

不过也怪他一直在想一个好的机会和人正式认识一下——结果一想就想了四年,想到正主都没了!

不知道这算不算自作孽不可活,拖延症的悲剧呢?

不过已经晋升为叶博士的叶修一直是个又自负又耐心的猎人,他完全没考虑过猎物一不留神儿就跑了,倒是很想得开的觉得等黄少天那小子两年回来他有的是办法把人给拴住——要不回来了呢?这也简单啊,他过去不就好了!

在叶博士心里,可没有什么困难存在!

所以他该吃吃该睡睡,该打游戏……打游戏。

就这么也能碰上黄少天,叶修觉得大概真的是老天爷看他单身了25年着实太寂寞了看不过眼要帮他脱单了。

说实话,他真没想到之前莫名其妙要和自己插旗的黄鸡是黄少天。

他虐了人转头就把人给忘了,直到在荻花又看见他的时候才隐隐想起来这么一只黄鸡,想也没想就把别人给踢出了队伍。他从前带荻花也不是没带过一看就是pvp的打工的,结果纠结了整整三个小时他真是想骂娘,那天又只有他、苏沐橙与包子三个固定团的人在,本来野人就多再来个可能不会打的家伙,实在是要命!

所以这事儿他还真得谢谢无意当了红娘的苏沐橙,她冒了句,”说不定那黄鸡是要包金蛇的呢?“

他才又把人给加回来。

虽然这黄鸡蠢萌蠢萌的,黑了本还一副茫然无知的样子、又没pve装备,操作和意识还真是没话讲——一看就是游戏老手,他倒也放心了,一路到了老三慕容追风那里。

这黄鸡居然开麦讲了句话。

他一听声音就乐了——这简直堪比天上掉下来个大馅饼儿不是(虽然他不爱吃),得来完全不费功夫啊。

这不是,他一不留神儿,就自个儿跑出国了的,黄少天同学吗?

他摩挲摩挲了自个儿下巴,今天刚剃了胡子,光光的不扎手。

第五个秋天了,该是谈场恋爱了吧?


——END

喜欢吃甜甜豆沙馅的黄少天 VS 喜欢吃鲜肉月饼的叶修

你们猜他们今晚会吃哪一种?





评论(11)
热度(39)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