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25] 一只pvp黄叽的pve之路 (4)

* 剑三90年代初中期 藏剑黄少天×万花叶修


阅读目录




4、 你只有50j还要当老板?


话刚说完黄少天就后悔了,简直想打断自己这条到关键时刻就捋不直的舌头、以及从来没在关键时刻爆发的嘴巴——他突然来这么一句,人叶修该有多尴尬了。

没错,黄少天听错谁的声音也不会听错暗恋了四年对象的声音,那沙哑磁性的声音虽然从大洋彼岸通过网络信号送到了这厢他的耳边也没有打什么折扣,令他直消一下就辨认出来了。

不过也不用他做点什么来挽回一下局势——游戏里面的人,多因为各种巧合而相遇,本就不像现实中因为太多利益牵扯而对人际交往小心翼翼、履步维艰,因为珍惜这种游戏里天涯共此时的情谊,大家都变得不那么小鸡肚肠,反而善意地添油加醋,居然有点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了。

[团队]要拉千蝶了:yooooooo!团长大人还缺腿部挂件,黄叽小哥赶紧上啊!

[团队]羊肉汤锅吃伐:yooooooo!大家保持队型!

[团队]专治和尚肾亏:yooooooo!团长立刻去自己的固定团T了一个小婊砸走,给黄叽哥哥空出了固定团位置

[团队]包子入侵:yooooooo!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跟着老大混没错!小子眼光不错有前途·!老大赶紧收了他吧!

……

黄少天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团队频道,然后听见耳机里头有个男声轻轻笑了一声。

他这才突然想起来,刚刚光顾着金风玉露一相逢地脸红心跳去了——沐雨橙风在指挥其他人都关了麦,叶修的声音却能插进来——所以他果然是和这个叫沐雨橙风的妹子在一起。

沐雨橙风。沐雨橙风。

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苏沐橙?

黄少天越想越不是滋味,这时沐雨橙风却是喊着开怪了。

他们这团撸个蛮熊完全无压力,直接无脑输出就好——所以团队频道里众人仍然在三心二意地聊天。

[团队]八秒真男人:只有我在关注团长和指挥妹子似乎用的一个麦这件事情吗?

[团队]穷苦的断腿堡:心疼黄鸡。

[团队]辣个三队秀秀:心疼黄鸡。

[团队]羊肉汤锅吃伐:心疼黄鸡。

……

蛮熊跪了之后,团队里的人还在排队复制那句“心疼黄鸡”,让黄少天气极反笑——人家叶修啥都没说呢,你们这就默认了咋回事?劳资才不要你们心疼呢!

[团队]君莫笑:好了好了,自杀去门口传送。

[团队]君莫笑:另外别乱说话,沐雨橙风是我妹妹啊——目前单身,如此萌的妹子有意的汉子们、人妖们、妹子们也成,都不要大意地上啊!

黄少天刚看见叶修这话心里琢磨着到底是几个意思呢,就听见苏沐橙语带笑意地,”我倒是不要紧,但是要追团长的不要退缩了啊!团长目前也是单身哦!“

团队里又开始刷起了”yoooooooo“。

幸好这只是在游戏里,隔着电脑屏幕与实际距离的十万八千里,否则,黄少天真想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老四卫栖梧。

十五个人浩浩荡荡地抄近路去会老四。

走到了需要纵身一跃的高台上。

黄少天敢赌五毛叶修一定是故意不打字、说不定还暗示了苏沐橙,不要提醒接二段跳或者小轻功的事情。他从前只对这人有脸面上的认识,多是来自相貌以及他人,苍白而单薄,一个人若只是长得好看、成绩好、体育全能,听上去只会让人觉得遥远且不真实——而现在,他觉得自己在一步步地真正了解这个人,毒舌、爱捉弄人、却也顾大局,叶修在他脑海中的2D平面形象逐渐有了色彩、血肉,似乎正在一点点变成栩栩如生的立体3D,款款向他走来。

他觉得这种感觉真是好极了,他活了这二十多年头一次想要感谢一下神明——如若他们正冷眼瞧着、听着这人间。

最让人奇怪的是,这个人与他表面的好学生形象如此不符合,黄少天竟然并不觉得意外与排斥——他甚至觉得自己内心早就知晓,这个人就应该是这样的。

他美滋滋地深切剖析自己心理,而走在大部队前头的炮哥与和尚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下去!

然后英勇地躺在了卫栖梧面前!

[团队]君莫笑:我刚才说啥来着!?赶紧去发世界!

[团队]辣个三队秀秀:哈哈哈哈哈哈哈炮哥你行不行啊!无愧于断腿堡盛名!

一身蚩灵外观老白发、取了个如此黑秀坊名字的花姐一边嘲笑着再一次摔死了的炮哥——然后摔死在了他旁边。

黄少天:”……。“

谁能告诉他这个团究竟是怎么回事,打BOSS的时候可以无伤,在这种地方一死死一片是在搞笑吗还是小脑太过于不发达?

最终,黄少天所在的这个午夜神经病荻花团由硕果仅存的毒萝把躺了一片的尸体拉了起来——凌晨两点中的世界频道,被一串”我是小狗汪汪汪“给刷屏了。

引领了深夜档新的复制狂潮。

当然团里的人没再关注后续了,他们此时开BOSS了。


叶修逼着团里一QC切了JC,穿了一身寒碜的狼烟,那血量看着就弱不禁风。

不过确实有了JC的吞日月再加上奶花的利针,基本可驱散破剑八刀。期间那叫”包子入侵“的和尚不知是打得太兴奋了还是怎的,破剑八刀出了还可劲儿输出——结果妥妥地被反弹死了,成为了第一个躺尸的——无伤无望。

不过团里也没人追求无伤成就,也就继续打了。

那屡屡摔死的炮哥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证明断腿堡飞得高,一直挂着扶摇在天上不下来——被判定逃避秒躺。

黄少天提着一口气,眼睛死死盯着屏幕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给挂了,倒是盯得自己眼泪水都快瞪出来了。

又挂了一个躲飞刀跑太远被“逃避”的秀秀后,黄少天他们总算赢来了中间的剧情。

大概因为打了这小半个小时以来,这是第一次打BOSS的时候躺了三dps,叶修忍不住哑着嗓子开口强调了几句,“现在剧情全部停手!剧情过后集火长老!群攻技能不要使用!藏剑你可不要这时候给我交个风车爆发!”

[团队]夜雨声烦:卧槽!凭什么特别点我的名啊!我如此聪慧英明,你说一遍我就懂了当然知道不要转风车!

[团队]专治和尚肾亏:黄叽小哥,这是爱啊!

[团队]羊肉汤锅吃伐:如果这不是爱~~~~~~~~~

……

麻麻这个世界上为毛会有这么多奇怪的女人太可怕了!

终于结束了剧情,虽然倒了三dps,黄少天他们仍然分分钟干掉了长老,组团跳崖自杀回门口传送去了。


夜雨声烦仍然停在君莫笑身边等他摸尸体。

[团队]君莫笑: [白龙珠]

[团队]羊肉汤锅吃伐:团长小红手!求求求求!!一个月前2w包了小笛子,今天第一次见白龙珠啊泪流满面!!

另一个花姐是大笛子老板表示并不需求,而叶修本人早就有了大笛子也不需要,于是这个花萝用1000j底价拿走了白龙珠。

黄少天操纵着自己的夜雨声烦回到门口npc处,正要传送,突然想起来——尼玛之前叶修时不时让自己包金蛇来着——他又看了看自己的背包里的50金,突然觉得自己头顶刮过了一阵冷风。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团长包金蛇需要多少j呀?[微笑.jpg]

[君莫笑]悄悄地说:就现在行情价啊?1W?你不知道吗?我之前广告里有说过吧?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微笑.jpg]我身上只有50j

[君莫笑]悄悄地说:我去!!!你只有50j还要当老板?!!!!你想上明天的818吗!!!!

[君莫笑]悄悄地说:算了,都打完老四了……反正也不一定出。

[君莫笑]悄悄地说:如果出了……实在不行我给你垫上……从你工资里扣!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团长你真好!!以后你带本我都给你免费打工还钱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

[君莫笑]悄悄地说:……出了再说吧。

“咚咚咚”——

黄少天隔壁房间的墙壁被狠狠地敲了好几下。

“黄少天你大白天的嚎什么嚎!吵死人了!午睡都被你吓醒了!”

来自被兴奋地从椅子上直接一跃跳上旁边自己的单人床、就差没蹦到天花板上还用了足以与公寓防火警报分贝数相媲美尖叫的黄少天吓死了的宝宝郑轩。


——TBC

郑轩:这人还没追到呢就这样了,等以后牵手了我得赶紧搬出去!哎,压力山大啊!

为可怜的郑轩宝宝鞠一把同情泪。





评论(6)
热度(41)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