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24] 一只pvp黄叽的pve之路 (3)

* 剑三90年代初中期 藏剑黄少天×万花叶修

* 听了沐帮主刷伞歌而打了鸡血的我QAQQQQQ



阅读目录


3、 旁友,你的固定团缺小红手嘛,专门红团长的辣种


夜雨声烦在英雄荻花圣殿的门口打着坐,黄少天想着打本得语音,切出游戏去开自己yy。就在他不在的这当会,团队里的人纷纷进了本,倒是都吵开了。

[团队]君莫笑: 大家看好了,就是这个叫夜雨声烦的今天黑了本!今天如果啥都没出,老板、打工的都不要犹豫,浩气以后战场攻防牛车直接焦点集火他!中立的请毫不犹豫地加他仇杀!

[团队]专治和尚肾亏:今天老娘一定要出!大!扇!子!

[团队]穷苦的断腿堡:劳资上周跟的那黑团,团长叫什么无敌最英俊的,那简直黑!连本书都没出,每个人分了21金!!!!!!!那团长也是溜得快,要不然当场加仇杀!可怜我一穷二白,连把人挂通缉榜都没钱!!这周要是CD再黑妥妥的加人仇杀!

[团队]辣个三队秀秀:么么哒炮哥!我出1j借你挂通缉!

……

[团队]沐雨橙风:yy123488888yy123488888yy123488888yy123488888,速度进本速度进本

[团队]包子入侵:老大我先清小怪啦!

黄少天回来的时候团队频道已经刷过了好几页,正好只看到最后两句——他也没想过要把聊天记录往上翻,毕竟他虽然知道这个叫“君莫笑”的花哥很是无耻,但没想到无耻到如此没下限的地步——于是他扔掉已经空了的可乐易拉罐,操纵着自己的藏剑吭哧吭哧跟在那个叫做“包子入侵”的和尚后面,转转风车,清清小怪,好不惬意。

一行十五个人总算是相安无事地到了老一牡丹面前。

黄少天扫了一眼团队配置,三个万花、一个五毒、三个秀秀、两个道长、一个和尚、三个唐门、一个明教——再加上自己一个藏剑。

yy频道静悄悄的,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有人讲话。

[团队]君莫笑:那个夜雨声烦你怎么还穿着pvp装呢?赶紧换装备!秀秀都切冰心不要切奶!五毒切奶!放好鼎!俩都是QC啊?有谁能切JC吗?算了,那个一队的万花[羊屁股是我的]切离经,把利针洗出来,驱驱散痛血指!

黄少天哪有什么pve装备,他撇撇嘴,居然鬼迷心窍般地也没想起来他其实是来这团捣乱的实在没必要听那君莫笑的话,还打算打字给人解释一下。

他才准备敲键盘,听见耳机里传来一个干净的女声。

“大家好!我是沐雨橙风!今天团长君莫笑嗓子不是很舒服,就由我来暂代指挥——第一次指挥可能有些经验不足,大家请多多包涵!”

女声干净清脆,却又不失甜美——本应该是很引起人好感的声音,黄少天却很挑剔地觉得这声音太高太尖了,他本很好奇那花哥的声音,当下却是听不着了很是失落了一下。

而后他又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切到yy频道看了眼,数了数马甲——14个,正在一闪一闪亮着——说明在说话的马甲是个女号。

这君莫笑不会和沐雨橙风在一块用的一个yy吧?

黄少天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忽略了心里一点点不舒服,拉长着一张无辜脸也不知给谁看呢,在团队里大家纷纷表示妹纸指挥加油相信你不会坑人的时候,也不睬那沐雨橙风,倒是回起了先前君莫笑的话。

[团队]夜雨声烦:报告团长,我没有pve装。

[团队]君莫笑:……

[团队]君莫笑:包子切dps!

[团队]要拉千蝶了:不要T吗?QAQ压力好大啊!

[团队]君莫笑:藏剑来T!

黄少天觉得那只毒奶应该快哭了。


沐雨橙风虽说是第一次,倒也是个沉着的指挥——让黄少天在牡丹“呵呵”的时候蹑云进去拉怪拉到外面来——黄少天本身操作及意识都绝佳,沐雨橙风也就稍稍提了一次,他便知道等牡丹分神进去的时候再蹑云进去拉住。

好在这个团虽然是个午夜团,dps居然也挺给力,期间黄少天瞥了一眼dps统计,君莫笑赫然就在第一位。

最后俩气纯轮流扔了俩镇山河,跟菜刀队实质上没啥区别的十五个人在第一次跟着牡丹进湖中央时候就把对方碾压一波压死掉。

显然大家对老一的掉落没什么兴趣——除了一个花萝和一个秀萝吵着让团长给她们插外观外,其他人都齐齐向老二奔去,黄少天却是饶有兴趣地跟在君莫笑屁股后面摸尸体去了。

[团队]君莫笑:[牡丹与阿萨辛] 100起

[团队]羊肉汤锅吃伐:卧槽出书了!!!我要我要!!

……

最后由那个叫[辣个三队秀秀]的万花用1000金拍到了这本书。另外一个秀萝用3000金包了散件。

黄少天瞧了瞧自己身上仅有的50金——古人说得好,pvp穷三代——为什么这些明媚的小公主们可以用1000金拍一个他觉得并没有什么用的书?!


老二大蛇也没什么波澜地过去了——黄少天还跳了俩成就出来。

他跟着君莫笑摸了老二的尸体,然后扶摇跳上房檐,到了老三慕容追风的面前。他也没瞧见其他人怎么过来的,估摸着这团里的人都是有经验的人——都不用只会提醒知道怎么走,只是有个炮哥从房檐上掉下来的时候没接二段跳给摔死了。

团队里哈哈哈了一阵,奶也不去拉那可怜的炮哥。而君莫笑身为团长,不赶紧给人打工的解围让奶拉起来也算了,居然还在一旁冷嘲热讽、添油加醋。

[团队]君莫笑:这里就能摔死……一会卫栖梧那里,谁摔死了去世界上刷,我是小狗汪汪汪。

有这么一个团长,黄少天真为这个团的前途感到担忧。

终于有一个花萝好心地缝起了已经把地板躺热的炮哥,沐雨橙风没急着喊开怪,说起了这个boss的注意事项。与此同时,君莫笑让明教切了T,倒是不再戏提让黄少天拉怪的玩笑话来——从沐雨橙风的讲述中黄少天大概也能猜测到原因,这boss给T身上叠减治疗疗效的debuff(不能驱散),想必是很容易倒T的,即使现在dps够暴力不必开荒那会,也是小心谨慎为妙。

这倒让黄少天对君莫笑此人印象略有了些改观——虽然喜欢折腾人、嘴巴特别讨厌,但是关键时刻还是很拎得清的。

开怪之后团队里的人确实也都听指挥的,该闪闪,该跑跑,该打罐子打罐子——居然是无伤一次过了。

黄少天又朝右上角看了看dps统计,不出意外,君莫笑又是排在第一位。往后翻了一页,黄少天看了眼垫底的自己,默默地关上了dps统计。

——输出高了不起啊!等pk的时候有你喊爹的时候!


慕容追风倒了,而大家伙居然都没动。

黄少天兀自愣神,想着怎么把花哥忽悠去和他插旗或者干脆就去马嵬驿对掐的时候,团队频道里又再一次爆炸了。

[团队]穷苦的断腿堡:roll点roll点!小红手求给开个贪狼!几个CD都是蛮熊啊!

[团队]要拉千蝶了:需求双子!

……

[团队]君莫笑:要不然大家roll点吧,roll到1的去开隐藏。

包子入侵掷出了99点。

[团队]君莫笑:……

黄少天没留意团队频道,跟着叶修跑到一npc面前,好奇地去点了对话。

yy频道里沐雨橙风还在说着话,”我记得团长是还差个蛮熊是吧……一直不出……”

她还没说完话呢,话就被一个男声打断了——这个声音微微有些黯哑,从耳机里听起来有一种别样的诱惑,“靠!藏剑怎么又是你!谁让你开隐藏了!?”

——熟悉而魅惑的、黄少天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声音。

而此时顶着“蛮熊之力”几个大字的隐藏boss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黄少天觉得现在自己的脑袋里有一整个交响乐团在奏乐,吱呀啊啦的好不热闹——还有唢呐混杂在其中,吹响的居然是婚礼进行曲?他二十多年来的人生,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的小心脏都快就着脑子里的音乐从胸膛里跳出来了。

他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在想什么,手也抖得厉害打不了字——这是给激动的。

他左手按下了键盘上的F2,然后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

“旁友,你的固定团缺小红手嘛,专门红团长的辣种?”

还带着不可遏制的兴奋的颤抖。


——TBC


其实人黄少想说的是:旁友,你还缺暖床的嘛,冬暖夏凉的辣种








评论(12)
热度(41)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