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22] 一只pvp黄叽的pve之路 (1)

*写着玩儿

*剑三90年代初背景,藏剑黄少×万花叶修


1、 辣个浩气万花,我要和你插旗你方不方

黄少天在游戏里是一只恶人pvp黄鸡,没事儿就喜欢在一线天门口转转风车,或者就在马嵬驿收割人头。

他最近很是郁卒。

原因无他,还是和游戏有关——他因为种种原因,半推半就地到了美利坚攻读硕士学位,变成了时差党之后,他感到万分寂寞,每天下午完了课上线正是国内众人酣睡时分,没有人烟让人头狗怎么愉快地玩耍?!

至于那种种原因,在这里说了也无妨,反正也没几句话。

也就是黄少天大一时候起就暗恋隔壁系大他两届一学长,名儿叫叶修。其实黄少天跟这人也没打过什么交道,最开始注意到这号人物,是他大一军训那会儿,晚上不甘寂寞、闲得无聊到学校外过一马路拐弯那一小网吧上网,正巧遇见叶修挂着耳机指挥副本。他不知怎地,觉得那人的手噼里啪啦键盘上敲得真好看,忍不住就多看了几眼,然后就直接看人脸上去了——叶修这人其实皮相真的还挺糊弄人的,白白净净的面修得顶顶好,眼角狭长快飞到鬓角去了,况且黄少天那端会从斜后方窥人侧脸,觉得简直仿若梦中情人那样,不可一世却温温和和的样子。

网吧嘈杂,黄少天借故往别个身边路过了好几回,算是听清楚了这人的声音——清清冷冷的,仿佛随时带了点嘲意,不像其他副本指挥总是颐指气使的样儿,就那么三两拨千金、镇定得像指挥台上的大将军。

说来惭愧,黄少天本是挺胆儿大的一人,在感情方面却是一鼓作气不起来,而后在哪一届校园十佳学生颁奖会上听叶修得了奖讲话知道人名系别,心旌荡漾、结果却更怂了,反正是叶修本科毕业前两年,黄少天连句话都没跟人讲过。

倒是在网吧经常碰见他,他打的游戏似乎一直在变,魔兽、dota……黄少天甚至还见过这人玩摩尔庄园的!直到后来叶修在本校直研读硕博,黄少天在网吧再瞧见他,屏幕上的游戏画面倒基本都是同一个了——剑侠情缘网络版叁。

黄少天也是大四到了一半时候听人提起说这位鼎鼎大名的学长和本系系花苏沐橙是人人知晓的一对儿——说来也是怪,帅哥配才女或者说是才子配美女大家都得酸俩句,可是么,若是帅哥靓女没人有话好讲了,反倒是默默祝福起来。黄少天也不知人到底是直是弯,听说了此事更加蔫了,本来铁板钉钉的保研也被他一犹豫给推了,再加上他那崇洋媚外的老娘怂恿,也就申了个美国的大学,恍恍惚惚就来了大洋彼岸。

仔细想想,还真不是一般怂!

黄少天人刚来美利坚大农村就后悔了,怎么也得搭个话表个白吧,他这Master项目一读两年过去,回去万一人都扯证儿了他后悔药都没得吃!

可眼下他也别无他法,只能混着日子内心扯着“晚婚晚育”大旗,准备一毕业立马回国找人表白去。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暂且说回游戏来。

黄少天自从发现叶修专心玩儿一个叫剑三的游戏后,也跑去下了个客户端。他不知人区服,只好选了个人最多的服——那服现在已经绝育了,职业也没做功课——他是玩惯了游戏的,想着万变不离其宗,挑了个最顺眼的藏剑——满级了之后发现,你妹的这游戏副本歧视近战啊,对藏剑是有多不友好——拍拍屁股pvp去了。

他到现在也没在游戏里碰上叶修,也不知道是没缘分呢,还是因为他一开始就走拐了路。


黄少天那天下午正巧没课,随便扔烤箱里几对中翅完了应付了下午饭,翻了几页reading list上的书,下午三点的时候上了游戏。

那会正是国内时间凌晨三点。

就算是这种绝育大服此时也没什么人了。黄少天上线的时候正好是浩气出牛车,不知浩气的都是群夜猫子还是恶人集体失踪,他单枪匹马一个人杀进浩气堆里劫牛车,虎跑交了转了个风车直接跪了让他简直想掀桌!

他在地图频道吼了半天——来恶人,杀浩气——没人睬。

得,他生气地阵营日常也不做了,飞成都去了。

飞了成都他也不知道干啥,瞧了瞧自己的装备,他打算打几块石头上去。好巧不巧,这时候他室友郑轩回来了,铁门”吱啦“一声,吓得他手一抖,轻功起来就飞飞反了方向,飞到了成都地图中央一块平地处,到处都绿油油一片——黄少天只有在刚满级那会做盗宝贼日常的时候会飞过来。

他正打算飞回去,结果看见自己前面居然还站着一人儿。

是个叫”君莫笑“的破军花哥——一身pve装,看着就脆皮。

黄少天反正也无聊呢,围着这花哥转了两圈,把人身上装备查了个遍,瞧他正好是花间心法——眼睛骨碌一转,也不管别人是不是挂机,直接给人扔了个插旗邀请去。

他自恃自己手快意识好,丝毫没觉得他穿着pvp装打人家是多不要脸的行为——其实要换平常,他也不会做这种事儿,他以往在茶馆门口杀浩气狗都是视奸了人装备确定是pvp装才上,但今天不知怎的他就没想那么多,也许因为插旗本来就是一种玩玩的行为。

扔了个插旗邀请他还嫌不够,手速极快地在附近频道敲了一串字出来: 辣个浩气万花,我要和你插旗你方不方啊?

他回车键刚按下去呢,结果对面花哥压根不是挂机,居然飞速地接了切磋邀请。

黄少天正要输出,却看对面花哥的小轻功实在是使得漂亮——真不知道这人手是怎么长的,一面小轻功神走位,一面水月交了给瞬发阳明带兰摧和钟林,再加个商阳上满dot,黄少天这厢还在切重剑呢,对方居然直接一个玉石爆了——一波就把厚血的黄少天给带走了!

黄少天当下就不干了,又扔了个·插旗邀请过去:刚刚不算刚刚不算你突然开始切磋诈我,再来再来再来,我直接一个风车你就跪了好吗。

对方显然只当这是个无所谓的小插曲,理也不理气急败坏的黄少天文字泡攻击,直接神行走了

——道貌岸然、阴险狡诈的浩气pve狗!

留在原地的黄少天狠狠地想着,哥这就跟你耗上了,不要让我下次再看见你!


——TBC


随便写写题外话,不想看的这里可以略过啦~!

j3其实我都a了一年多了,这两天被基友安利去刷伞,上线之后看见好友列表一片灰【苦笑 不知怎么的就有些伤感

其实也没啥,但这两天就老是想起些以前的事情来,特别是时差党时候的游戏生活,动不动飚延迟啦、连续黑了一个月cd的荻花(什么都没出工资只有21j)、威逼利诱基友黄叽开团去做雷神无伤做了两个半小时啦之类的……突然就很想念他们、想念那段无忧无虑的学生时光

不过我应该也不会a回去啦,毕竟大家都不在了,我也不像以前学生那会可以半天、一天地耗在游戏里,就想开了这个坑,写我最喜欢的黄叶故事来缅怀一下逝去的时光(大家不要觉得我夹带私货就好w

评论(10)
热度(46)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