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15] 话唠与仓鼠耳朵

*ppt写不出来来摸个鱼【嘘——

*梗来自并不是圈内人、最近日日加班、生无可恋的好友说想长一双仓鼠耳朵,这样就可以通过耳朵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不用开口讲话了╮(╯▽╰)╭

*短的不能再短


叶修被一家奇怪的店铺吸引了目光。

按理说这店铺并不起眼:坐落在繁华的商业街一角的矮平房,墙壁上的石灰脱落了快一大半,露出面目可憎的砖瓦本色;店面不大、看上去格外破败也就罢了,关键是这店铺连个牌匾也没,叶修站在它面前好奇地打量了许久才确认这确实是一家商用店铺而不是一个普通民宅。

正常情况下他是不会轻易产生好奇心,他对除了荣耀以外的事情都是抱着一颗高高挂起、事不关己的心态——可这次,不知为何,他竟鬼使神差地掀开店铺的布帘迈步走了进去。

原来是家宠物店。

店内黑布隆冬的,不知道店主是抠门还是怎的,也不在天花板上装个日光灯,仅仅在最里面看上去是柜台的地方点了根蜡烛。

蜡烛的光芒微弱,仅能照亮以它为中心两寸开外的地方。叶修站在店门口,过了许久眼睛才适应黑暗。而店主也没有热情地走上来招呼声“欢迎光临”或者是其他什么,叶修只能模模糊糊看见他前方两边有许多大大小小的黑影——他真怀疑这可疑的宠物店里卖的都是些什么奇怪的动物,不会都是些蛇啊、蜥蜴啊这种冷血又惯常活在黑暗中的生物吧?

尽管心存怀疑,这场景倒也没吓着叶修,他淡定地往店里面走了走,然后看见前方似乎站着两个人,大概是店主和另一名顾客?

他干脆走到一人背后,操着手准备听听这家古怪到了极致的店家的店主是怎么做生意还能做下去的。

“这位客人,我也不知道这只仓鼠怎么从笼子里跑出来咬了您一口。”面对着叶修的那个人大概就是店主了,似乎是个长头发的女性,听声音年纪并不大,此时有些不好意思地搓着手,向另外一个人道歉。“我说了您别不信,我这店里的动物都是有灵性的,它们最喜欢多管闲事,哦不,乐于助人,应该是看到您有什么为难的,特意来帮忙的——哦,不要问我为什么咬人是帮忙,以及为何您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冥冥中自有天意——”

说到这里古怪女人忽然抬头飞快看了叶修一眼。

然而叶修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她身上,他摸着下巴上下打量了下自己前方人的背影,觉得略有些眼熟,约莫自己是认识这人的?最后他目光落在了这家伙的头部,从他毛茸茸的乱发两侧伸出来了两只圆圆的毛绒绒的耳朵——此时这耳朵耷拉着,很没精神的样子。

哟,这是cosplay?最近不流行戴尖尖的猫耳朵,反而流行圆耳朵了?

叶修看着觉得特好玩儿,忍不住手痒痒去拽了一下一只耳朵。

那圆耳朵立刻竖了起来,似乎很警觉的样子。而本背对着叶修的男性也转过身来。

“咦?黄少天?”

黄少天在看见叶修的瞬间表情有些崩裂,而叶修扫了他的脸一眼确认对方身份后,目光又回到了耳朵上——此时那圆耳朵根部略微有些发红。于是叶修又去摸了摸那只耳朵。

长着仓鼠耳朵的黄少天此时激动地吱哼了几声,在发现自己仍然只能发出类似于“吱吱”的声音之后愤愤不平地快速闭了嘴。

“这是?话唠说不了话了?”叶修饶有兴趣地绕着黄少天走了几圈,又伸出手,挠了挠黄少天的圆耳朵——黄少天抗议似地吱了几声,耳朵却非常诚实地动了动,似乎是在表示欣喜和舒服。

叶修与黄少天大眼瞪小眼盯住对方看了足足二十秒。

最后叶修先眨了下眼睛,指着黄少天对从刚刚起就非常有眼色闭嘴站在旁边不说话的女店主说,“这只仓鼠卖吗?”

黄少天,不,黄少天仓鼠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伸出自己的腿狠狠踢了叶修两脚——喂,虽然本剑圣说不了话了,可身体还是很灵活的好不好!

“任何生物被店里的任何一只宠物接触过之后都将会成为本店的可出售品。”女店主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方才还将黄少天作为顾客在解释意外的发生。

“那我就要他了!”叶修愉快地拍了下自己的巴掌,完全不理会黄少天又踢了他几脚,又过去摸了摸对方的耳朵。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喂喂喂喂,再摸我咬你了啊!你这趁人之危的家伙敢不敢回去和我大战三百回合?看本剑圣不把你那小散人打得落花流水!

然而纵使黄少天叫得再如何欢,叶修都没有理他,淡定地刷了信用卡,从老板娘处换来一个黄色的铃铛。他转过头,摇着铃铛,“烦烦你需要这个吗?”

“吱吱吱吱吱!”

——你妹的叶修你敢给我套这玩意儿你就死定了知不知道!

叶修又摇了下手中的铃铛。

黄少天这次连叫都不响叫了,生气地看了他一眼撇过头去,耳朵又耷拉了下来。

叶修居然明白这家伙大概是不高兴了,“可是总归是要做点什么表明我们的主仆关系是吧?”他想了想,最后愉快地把铃铛挂在了自己脖子上,“主人现在心情好,姑且帮你先挂着好了。”

“客人您需要看一下宠物饲养手册吗?”

在叶修提起黄少天的领子,不客气地拎着离开这里的时候,毫无存在感的女店主幽幽地开口道,“仓鼠通常根据耳朵和肢体动作来表达内心心情。比如说它在睡觉与心情不好的时候耳朵是搭下来的,紧张的时候是竖起来的,感觉到舒服的时候会抖一抖……”

老板娘却只是看见叶修背对着她摇了摇手,连步子都没停下来过。

叶修把门帘放下走了出去,因而也没听见老板娘最后一句微不可闻的话。

“虽然仓鼠是一种很弱势的宠物,但是如果你把它逗弄急了它也是会咬人……或者说扑倒人的哦?”


——END

评论(1)
热度(19)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