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13] 第三世 情深·至浅(二十)

*战士的成长来源于残酷的死别与一次又一次流下的鲜血

*向在这个和平年代为了我们无忧生活而献出青春、甚至生命的你们致敬

*如有来世,愿你们生在永乐乡,没有战争没有吵闹没有意外,一世无忧


阅读目录


叶修与黄少天匍匐在基地不远处的丛林中。

他们俩谁都没有说话,都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前方——

他们并没有等太久,耳边便传来铺天盖地的呐喊声,那是有敌来袭的声音。霎时间他们的前方硝烟四起,有一瞬间火光甚至直上云霄,照亮了那一片还朦胧初醒的天空。在七零八落的枪声响起的时候,叶修感到身边的黄少天身体微不可见地颤动了一下,在留神着前方的同时,他没有握着ARCUS的另一只空着的手安抚似地拍了拍对方握成了拳头的手。

叶修深知其实黄少天并不需要更进一步的安慰。

对于每一个成长中的军人来说,最不易通过的必修课,既不是体能、应急反应,亦不是对武器的熟悉程度、魔法的应用情况,而是如何克服恐惧。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兵可能并不惧怕敌人,可是当真正面临着生与死的时候——当自己命悬一线,或者亲眼目睹上战场前还在与自己嬉笑打闹的战友倒在自己身边时,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很容易击溃一个人最后的心理防线。

黄少天初次踏入战场时,叶修以为重感情又敏感的黄少天需要很长时间去习惯身边的人死亡、从大局出发而放弃局部利益。叶修已经做好准备陪着黄少天去慢慢适应这样一个过程,他甚至设想了很多安慰的方式来应对可能发生的状况——可惜外表开朗什么都不甚在意的黄少天实则上敏锐又善于掩藏,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让自己的伤口愈合,再出现时已经又是生龙活虎。

因而他并不是特别担心身边人的情况,只是不错神地关注前方情况,以确定情况是否与他们之前制定作战计划时相符,从而对他们下一步行动进行微调,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一旁的黄少天面色有些不正常的苍白,手筋突出,额头布满了密密的细汗。

记忆像洪水一样突然淹没了黄少天的大脑皮层,他像一个溺水的人一样拼命抓住任何一根可能让他浮起来的稻草。

——他想起了自己来到特种部队,与叶修搭档执行的第一个任务。

 

他的第一个对手是一个叫做炸弹水怪的家伙。炸弹水怪是当时尚算稀有的智慧型魔兽,那家伙能定时在以自己为中心的2公里圆形区域内随机安置炸弹。叶修虽然十八般武艺俱全,他能几秒内拆装枪支——但他可不知道怎么拆炸弹,这种事情是拆弹部队那群稀奇古怪的家伙们的专长。叶修和那群不知道脑部结构如何构造的神经病们并不熟,但是黄少天和那群家伙关系似乎特别好——之前没有任务空闲时候他常跑过去(拆弹部队那群混蛋们宿舍就在特种部队旁边)找人喝酒、猜拳、以及打架。

黄少天是这么解释他为何总是放着叶修这么好的斗殴对象不用专门到隔壁找架打的,“老叶你知不知道我们这届有个叫郑轩的家伙,就是当时集训的时候一天到晚喊着‘压力山大’总是提不起精神的那家伙?他被分到拆弹部队做狙击手啦!你不觉得他那种状态很令人担心吗,我这时不时过去确认下他状态,帮他找点事情做,免得没事儿老在思考今天还有命不明天会不会交代在哪这种没边儿的事儿!也算尽一下同学朋友之谊!”

总之,黄少天最先熟起来不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其他特种部队成员,而是脾气古怪、做起事情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拆弹部队。

——也正好,他的第一个任务,与他共同行动的,除却他的搭档叶修外,还有拆弹部队的三小组、共九人。

他们经过调查后初判这只麻烦的对手安置炸弹的频率是一小时一次,于是他们守在那家伙巢穴的两公里开外,等待一次爆炸后,叶修与黄少天冲进老巢力争在下一次爆炸之前解决掉大家伙。而拆弹小组的九名成员等在原地——他们有以导力为动力的排弹机器人,比起几百年前的排爆机器人高级了不少。现在所使用的导力机器人,不仅仅能通过引爆来解决炸弹,大多数时候,如果这个炸弹是曾经使用过的、通过程序输入在它的芯片自己中的,它可以自行进行拆除,并不需要拆弹小组负责拆弹的队长亲自上阵。更何况拆弹小组每一队都有负责安全的狙击手与能进行治疗的法师,黄少天并不担心他们的安全,也没有嘱咐什么多余的话就跟着叶修去会他正式任务后的第一个对手。

智慧型的魔物一般情况下防御力并不高,但是非常狡猾——时间飞速地过去,一个小时过去了三分之二,黄少天与叶修被这特会躲的讨厌家伙遛得团团转。好不容易抓住了机会却没能打掉对方多少血,对方甚至时不时高昂头颅从鼻孔长长出一口气,活像一匹不被驯服的野马表示不屑的样子。

如若往常遇见这种对手,黄少天并不怕它——他机会主义的风格那时便已经初现端倪,如果时间宽裕,他非常有信心可以耐心地找出这种狡猾家伙的小尾巴,一击不行,他可以多次利用漏洞直到对方彻底没有抵抗之力。可是眼下,距离下一次安置炸弹还有一刻钟的时间,黄少天并不知道敌人会在哪里安置、引爆时间又只有多少——他和叶修最初的想法,是在一个小时内解决掉这个其实很是皮脆的家伙。

没有什么经验的黄少天那时是有点慌乱了。

而叶修就算注意到了黄少天情绪的异样,他也无暇分心去理会——因为炸弹水怪已经判断出想要剿灭它的敌人们最怕什么,离开了它的老巢,迅速向有人群聚集的附近村落前行。

还有五分钟!

村落已经进入敌人两公里的安置范围内,叶修用ARCUS联系三个拆弹小组成员,九个人便迅速赶过来,分布在以村落为中心的三个点,随时准备冲上前去拆除炸弹。

而黄少天挥着夜雨与那东西周旋。剑雨像夏天突如其来的暴雨一般,雨点繁密又巨大,纷纷砸向已经强弩之末的魔物——黄少天两眼充红,咬着牙发挥自己最大的剑力,扩大着剑雨范围,好让那可会躲的家伙无处可逃。

三十秒!

叶修有些担心地看了眼快速消耗自己精力与体力和敌人拼命的黄少天,预估了魔物的剩存的血量与时间后,没有与黄少天一同力争在三十秒内干掉那只大家伙——如果是五年前的叶修,他八成会作出和恋人一样的选择,可是,经历了五年的刀光剑影、生生死死——叶修跳跃着用最短时间到了村落中央,掐诀给自己一个吟唱加速后,飞快地念起了结界咒语。

哔——

排弹机器人发出尖锐刺耳的警报声——黄少天迅速朝声响处一一看去,左边乔治带领着的A队守在原地没有动弹,警报声一声比一声尖锐,乔治居然似乎主要到了黄少天的目光似的,在埋头于炸弹时抬头对他一笑;中间处叶修还在进行着吟唱,结界已经开始形成,白色光芒慢慢笼罩着整个村落;右边修斯任凭机器人原地尖叫转着,导力枪对着在进行最后挣扎的炸弹水怪,他队里的狙击手(黄少天并不认识那家伙)甚至还朝他扬了扬自己的军帽。

黄少天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

他又向叶修所在的村落深深望了一眼,拼命抑制住自己想要大喊让对方快去救救那几个还在夸张地向他笑着似乎想让他放心的傻瓜们的性命,艰难地让自己不要迈出步子向他们奔去——而是,用尽全力朝敌人刺去。

轰!

轰!

轰!

三次巨响,火光冲上天空,飓风卷着尘嚣、黄土直直把这片方才还生机盎然的土地染上了不见人烟的大漠色彩,魔兽轰然倒地,叶修的结界也在千钧一发时缔结完毕,堪堪护住并不大的村落,也仅仅是保证不至于让这寸土地霎时被夷为平地、以及避免瞬间四起的爆炸破碎物猝不及防地砸向毫无准备的平民。黄少天强迫自己不转过头——尽管他知道,如果他转过头,他的眼能穿透重重沙尘,看见那几个昔日的同伴,他们一定,像很多个晚上他们在酒吧勾肩搭背碰杯时一样,笑得格外灿烂,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

第一次任务便直面战友鲜血的黄少天,甚至没能看到他们完整的尸体——这六个人的身体在爆炸中被撕裂,与尘土混在一起,永远地安眠在了这里。

 

令人不太愉快的记忆到这里就戛然而止。黄少天重复了几遍闭眼、睁眼的动作后,方觉得脑海中的景象不再像放电影一般在眼前走马灯一样上演。然后他又强迫自己狠狠吸了一口清晨六点钟稀薄微凉的空气,感到从自己的肺部开始升起一丝丝凉意后,他满意地觉得自己清醒了许多,不再深深沉浸在一种无能为力的悲伤中不可自拔。

“嘿那什么。”黄少天还有些不太自然地开口,他不记得自己从前是怎么称呼叶修的,但他又隐隐知道这人与自己关系,觉得直呼其名略微有些生疏,所以反而不知道该叫叶修什么好了。

“少天大大发现什么了吗?”仿佛压根没有觉察到黄少天的不自然与不经意的生疏,叶修自始至终都没有刻意掩藏自己对对方的熟稔,即使在气氛有些压抑的现在他仍能调侃出声,似乎只是在和恋人坐在电影院看一场声势浩大的战争片。

黄少天方才走神到记忆中去了,哪里注意到了眼前的事情,他只是下意识地出声叫了对方,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的潜意识里觉得——只要他开口,无论称呼对方为什么,对方一定会答应,而一旦对方答应,即使他们站在千军万马之间、前后临敌,他也会觉得安心异常。

“我是想问你看到你之前想确认的东西了吗……呃,之前你说你知道那家伙……艾什么的,在哪里,所以我们是在这里等一下然后直接去跟他交手吗?”黄少天眼神游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呵。”此时,叶修黑色的眼瞳里倒映着前方的景象,他眯着眼看着远处一排排高大的机甲兵,激光炮像是不用补充似的左右扫射,不知道有多少他们的同伴再这样密无缝隙的光线中倒下、爬起,前仆后继地用血肉之躯对上这些冰冷的机械。他冷笑了一声,“这小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手笔。说不定过一会能看到成批结队被驯化的魔物兵呢……我倒是想留在这里大饱下眼福……”

尽管他们的视角并不及远处具体景象,黄少天却仿佛看见了几小时前他所处的安静基地此时尸体遍地,其中指不定有那些血气方刚之前还在刻苦练习的小伙子们。他的右手移动到了自己的腰际,夜雨出鞘。

“别急——”叶修看也不看就知道黄少天想做什么,“这边我们帮不上他们,你是想冲上去让大家一起团灭吗?”说着他看了眼手中的ARCUS,“时间差不多了,那家伙应该在那了。”

黄少天自然也知此时不是冲动的时候,可是回忆中的景象总是不停见缝插针进入他脑海,他忍不住要去细细回想记忆里飞扬的尘土、破碎的身体、和炸弹残屑,这些种种令他无法对着眼前的战场无动于衷。

“擒贼先擒王!”叶修蹲了起来,把身影隐藏在树影中前后方转去,并示意黄少天跟他做一样的事情。


丛林的另外一边是旧基地遗址。

大概几百年前,这里就只是一片树林,百年古木生长在此处,几乎就要遮蔽天日,因而这里潮湿阴暗、不见阳光,有许多藓类植物与爬行类动物在此生存。帝国军初建时,伐木机、推土机把树林的三分之一生生变成了平地作为大陆东部基地之一——此为现在黄少天面朝的旧基地遗址。

据说那里曾是第一批魔物来袭时的战场,当时的战士们毫无准备,被这群天外来客打得措手不及。黄少天想象不出来在那个导力才开发不久的年代,没有魔力,光凭弹药、枪炮、冷兵器,战况是有多么惨烈;亦无法估计究竟是有多大牺牲,换来了第一次剿灭胜利。他无从想象,只能跟随着叶修的目光,沉默地注视着现在已经残破不堪的遗址。

他们一边掩藏着行踪,一边朝遗址靠近。

随着他们的前行,丛林快要到了尽头,黄少天的视野也逐渐开明起来。

他们目前处在海拔比基地旧址略微高一点的山坡上,没有了高耸入天的古木遮挡,黄少天可以轻松把遗址的情况清清楚楚尽收眼底。

最前方的矮房子应该是旧址指挥部,黄少天极目远望,觉得这房子一看就是年久失修的样子,门房上插了一个破了好几个洞的旗帜,隐约能看出来上面的图案是帝国徽记。他咂咂舌,觉得说不定等他们走近了,能发现这房子的墙灰稍微一动就能“扑簌扑簌”往下直落。中间很大一块空地,像是训练场,中央位置有个肉眼看上去非常可怖的巨坑,虽说看上去像是陨石坠落砸出来的,但黄少天知道,这八成是之前与魔物战斗时留下的痕迹。

黄少天按了按剑柄,听见身后一群乌鸦在树枝间穿过的声音。

之前一直走在他前方带路的叶修此时并未采取进一步行动,黄少天站定在他身边,偏过头去看他。

——叶修总是挂着讥诮笑容的嘴此时紧紧抿着,神色肃穆地俯视着前方。

也许在这个男人年轻时,第一次看见这个有着华丽外衣国度下方已被深深腐蚀的内里时,会感到痛心、迷茫以及不知所措,他会自暴自弃地想,啊,这个世界居然是这个样子,根本不值得我去热爱并为之奋斗——可是,他终究无法违背自己的内心,对灾难熟视无睹、对民众袖手旁观。

他无法忘记自己小的时候,每日面对着繁重无趣的课业,挥刀、摔跤、跑步时,偷偷往他手里塞饼干的杂货店阿姨,早晨在道场偷看他并为他鼓掌的小男孩,冬日在温泉旁吆喝大家来喝热汤的旅馆老关——因而总会记得自始至终燃烧在自己心里,要守护这群人、守护这片土地的中二愿望。

也许最初叶修吸引黄少天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强大,像一座山不可翻越——可是后来,真正让黄少天爱上这个人的原因,是因为这个人有着和他一样,任凭世事欺人,都不会改变的赤子之心。这颗赤子之心让他们不停挥动自己手中的武器,不觉疲惫、任劳任怨地终日活在生与死的边界。

“喂老叶!”黄少天如是想着,亲密的称呼便顺口而出,这次他却没觉得不自然,“这地方看上去一个人都没的,你为啥说那家伙会在这里?”

听见黄少天的称呼,叶修面部略微柔软了些许,他仍然注视着前方说道,“艾泽尔王子的言行说明他是个极为自负又极具掌控欲望的人。这种人会在事前做出周密的计划,而且愿意亲眼、在一个邻近的地方观赏事情如他所计划一般按部发生。他既然率兵想一举歼灭我们,当然愿意近距离的观赏他的敌人——我们,在他周密的计划下挣扎、死亡,然后无能为力。而基地遗址便是他可以指挥、暗中观察的最佳地方:第一,距离很近;第二,基地虽然长时间被遗弃,但有些通讯设备还是可以使用的,非常方便他对大局进行掌控。我们的反应都在他意料之中,这是一个极为厉害的人物——”

“他的想法都被你预料到了,明显你更厉害!”黄少天斩钉截铁地打断了叶修的话,脸部红心不跳地表扬起对方来。

叶修本抿着的嘴在黄少天说这话的时候即刻咧了起来。他转过头看了眼黄少天,对方也正好向他看过来,四目相撞——黄少天伸出手,在空中停滞了片刻,最后,轻轻为叶修擦去了他方才鼻尖上冒出来的缕缕汗丝,再紧紧搂了搂对方肩膀。

——不允许除了自己的任何人说自己的不好,连叶修自己也不行。

黄少天虽然失忆了,这一点,还真可是,一点都没变啊。




——待续







评论
热度(15)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