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10] 第三世 情深·至浅(十九)

阅读目录


“你们沟通结束了?“两个人正互相看着对方傻笑,之前走出会议室的一群人又重新进来,还带进来了解放战线的方锐等人,一时间整个房间熙熙攘攘被塞得满满当当。这次冯主席没有跟进来,军衔最大的韩文清就坐在了主位上,王杰希等人依次坐了下来,然后是江波涛、孙哲平、张佳乐、方锐。方锐坐下前神色复杂地看了黄少天一眼,想要说什么终究被孙哲平眼神阻止,有些怏怏不乐地坐了下来。

“本来就不是什么事儿。”

叶修拉着黄少天直接坐在了他们旁边的椅子上,他翘着二郎腿,脸上温柔的神情褪去得干干净净,仿佛之前只是黄少天的错觉。

“还有三个小时就要天亮了。”韩文清拿出自己的ARCUS放在桌上,看了一眼后将双手交叉,下巴抵在手上。

他这么说着的时候黄少天也正向窗外张望。他视力极佳,此时看向窗外正能瞧见外面夜幕高悬,正正是秋日凌晨三点的景象。他们所处的基地被一片高高低低的丛林所掩藏,在这片黑色背景之下树影像是长着獠牙、尖利指甲的怪物,随时都要咆哮着向在中央的他们扑过来。训练场上还隐约有灯光亮着,想必是些精力过剩的小伙子们睡不着相约起来训练,在这万籁俱静的夜晚,连风都没了声息,黄少天仿佛能听见训练场上传来的喝声、能闻到汗水蒸发到空气中留下的咸酸味道。

——这样一群年轻张扬的小子们,是用怎样的一种心情,选择了这样一条寂寞、艰难、痛苦的从军之道?

他们的青春将要全部交付给无穷无尽的操练,他们的生命可能随时熄灭在各种各样的战场上;在其他同年纪的男性打着领带做着体面工作,周末和面容姣好的女孩子坐在带着花园的小咖啡厅优雅地称赞一声刚煮好的蓝山时,他们在克服对体积比自己大那么多倍的魔物的恐惧,在一次次挥舞自己的武器、吟唱魔法。

——真的没有后悔过吗?

黄少天的目光从远处收了回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从前他从没仔细看过自己的手,没有注意到自己手上每个指头上都有厚厚的老茧,还有一些年代久远的细小划痕。

“你不是个逃兵,从前不是,以后更不会是。”黄少天不知道一直平视对面的叶修是怎么细心地就注意到了他的些许异样,不露痕迹地向自己这边靠了靠,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耳语道,“你的身体真实记录了你过去经历的所有一切,你面对不可能挑战任务的勇敢。但是谁也不能预测与阻止意外的发生,从一个军人的角度来说,你已经应对的很棒了。”

——但是从恋人的角度,你一味地牺牲保护只会让我觉得难过。

叶修深呼一口气,压出了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出口,也不看黄少天的反应,又瘫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叶修。”沉默了好一会儿,韩文清用手背一下又一下有规律地敲着桌子,“你应该是知道特种部队的规定任务小队是三人行动。之前因为你和黄少天本人的能力,并且一些特殊原因,”说到这里,韩文清眼皮不自在地抽了一下,显然是想起了最开始给黄少天安排队友时,纷纷被他无穷无尽即时开战也不停下的废话所打败,鬼哭狼嚎跑到他这里来申请调换别的小队的场景,“你们一直是两个人行动。”

叶修微微颔首,韩文清看了一眼旁边的张佳乐又接着开口道,“可是现在情况不太一样。你如今不能使用导力魔法,至于黄少天……我也向他的……哥哥,了解了具体的情况。显然,你们现在的战斗力比之以往,大打折扣,恐怕不及从前的二分之一。”他的眉头深深蹙起,这个情况其实对他们非常不利,简直是给他们本来就艰难的境地雪上加霜。

“我可以用那个。”

“不行!”韩文清还未开口,一旁的王杰希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有什么不可以的。”面对青筋暴跳的王杰希叶修毫不在意,仍然在火上浇油,“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不在的这几年你们一直在研究那东西。就算还不完善,也可以拿出来操练操练了,要不然,摆在实验室只能是一大块废铁。”叶修放下他高跷起的右腿,转而把右手放在桌上,撑起自己的下巴,“更何况,我有种预感,那个棘手的王子,很有可能和我一样……谁也不能保证如果他召唤出了大家伙,我们这么上去能不能解决掉他。”

王杰希一时找不到话去反驳叶修,旁边的喻文州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试图说点别的圆场,“如果你打算动用那家伙。少天就没有必要和你去了。他现在……恐怕也跟不上你的速度,让苏沐橙跟你过去恐怕还有帮助一些。”

“还真非少天不可。”叶修好心情地勾了勾嘴角,语气里满满的是让人听了不爽的得意与炫耀,“我和少天缔结了契约。”

“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不是之前和你有默契的黄少天!你这样是害他!”虽然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当会说话,张佳乐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你之前没有看到他的战斗……刚才在蓝雨那里,他根本就是凭着本能在战斗……你以前的认知和判断根本没有办法放在现在的他身上……你……”

黄少天并不知道他们之前打着哑谜的“那东西”是什么,但这会关于他的话题他却是听明白了。他满怀感激地冲在这样场合下仍然开口的张佳乐一笑,他知道这是来自亲人的关心,他领情却不认同——他不用抚上自己的心口,就知道那颗拳头大小的心脏正“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这是一种找到归属感的兴奋与激动,他知道他属于即将踏上的战场——和旁边这个人一起,挥动手上的武器,终于自己的内心与脚踩着的土地,把热血与汗水洒在他们心之所属、为之奋斗的地方。

他正想开口委婉地向张佳乐表达自己的意愿,却听到叶修的声音响起,“可是他即便是凭着本能战斗,仍然做得很好不是吗?能抓住一切细小的机会,抓准了就能给敌人致命一击。”他仿佛看见了之前的那场战斗一样寥寥数语就描述出了当时黄少天的表现,“我认识这个家伙十一年了。”叶修右手指着黄少天,左手握紧了拳头放在左胸膛心口处,像是宣誓一般,“我有多了解自己就有多了解他。你可以问问他,他是会因为害怕受伤而退缩的人吗?”他又轻轻笑了一声,“哪个战士在战场上不受伤?我不说我会以己命换他命,但我以我的生命起誓——我将与身边这个人共同进退,努力一起活下来,绝不留他一人单独面对无论是敌人还是……人生。”

叶修一席话让说话从来直来直去的黄少天都红了脸,他试图飞快地说点什么转移众人在他和叶修身上来回打量的暧昧眼光,“虽然这个人说了这么一大段废话,但是他说的没错啦。我知道你们担心我,可我就算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想去战斗!我能感觉到我身体的蠢蠢欲动,那个地方对我来说就是归属地!我属于那个随时可能把命给交出去的地方!我之前战斗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当我握着‘夜雨’,刺进那只大怪物身体的时候,我感到我浑身都激动得在战栗!”他诚恳地望着张佳乐,他并不希望对方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对叶修产生什么芥蒂,“我会努力保护好自己!况且哥哥你不是也一直努力想要我恢复记忆吗?我觉得,我会想起来的!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之后!”

一向没什么话的周泽楷这个时候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惹得大家都像看稀奇一样朝他望去。

这么多双眼睛看过来,周泽楷有点不太适应,他有点不太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即使已经身在少将的位置,他仍然不适应在这种公开场合讲话,“呃。我是觉得这个场景有点似曾相识。”

他这么一说,除了茫然不知道他们说什么的解放战线众位之外,其他人都会心一笑,一时整个会议室剑拔弩张的气氛消散得一干二净,就连一向不苟言笑的张新杰眉眼中都带了一点微微的笑意。

 

那是黄少天那一届毕业生进入军队集训后最后一次综合考评。

帝国军队每年从各个方面接受着优秀的生源补充——但是微草军官学院毕业的学生比较特殊。他们甫一进入军队便担任着军官的职责,而不是从一个小兵慢慢操起来。正因为这种原因,军队对他们的选拔格外严格,他们需要具备各种素质的新人,无论是从体格上还是心智上。所以即便是顺利从该校毕业,也不能说明你已经可以成为一名帝国军队的军官。在经过了一轮又一轮的集训和综合考评后,能不被劝退留到最后的才是真正成为了一名帝国军队军官。

当时的黄少天早知道会是三堂会审,所以在走进房间时看见一排人坐着的时候丝毫不意外,甚至对坐在里面忧心忡忡的喻文州做了个鬼脸。然后他环顾四周,终于找到他想找的人——叶修叼着一根和他形象并不符合的棒棒糖,特别没精神地趴在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上。黄少天在各位上官低头看资料的时候偷偷对叶修比了个中指,换来对方无奈的一个笑容。

“黄少天。”当时还不是主席的冯宪君扯了扯嘴角,似乎是很友好地对眼前的年轻人笑了笑,“你的教官对你评价很高啊。”

“我明明说的是——勉强合格。”一旁的叶修慢悠悠地举起手反驳道。

“体力、意识、作战能力都是在这一批学生里面拔尖的。”坐在冯宪君旁边的韩文清从一大摞资料中抬起头,对着冯宪君点了点头肯定他说的话。

“因为你的表现优异,你的教官想要我们破格让你直接加入‘红色恶魔’。”

“红色恶魔。五军的特种部队。”韩文清适时地补充道,看见眼前的年轻人眼睛倏地亮了一起来,闪耀得刺眼。

“也不知道这位不靠谱的家伙告诉你没有。”王杰希做着进一步的解释,“想来他应该是什么都没讲。”

黄少天听到这话立刻瞪了角落里叶修一眼,而对方只是摊开手一副“你拿我有什么办法”的样子看着他。

王杰希没有注意到这两个人的互动继续解释道,“特种部队与别的队伍不一样,比较强调于单兵作战,而叶修更是个中翘楚。但即使这样,一般情况下特种部队是以三人为小队进行行动。叶修一直拒绝带队,目前为止都是一个人行动——现在他提出要带队,条件是让你进入他的小队。”

“咳。”冯宪君在一旁咳了一声,“可是我们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特例。所以我们也想参考一下你同学的意见。据我们调查,和你在校期间关系最好的是……”他看了看坐在后排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喻文州,“这位……叫做喻文州。他也是非常优秀的一名毕业生,已经被确定进了五军的指挥部。他好像和你们叶教官的想法有点出入。”

“长官。”在被点到名后,喻文州迅速站了起来,两脚一并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我并非否定少天的能力。他的能力,这一批学员有目共睹。他的枪法有的时候甚至连枪王都要略输一招。”喻文州顿了顿,坐在他旁边的周泽楷闻言略微颔首,他又继续道,“可是我不认为他适合毕业集训后直接进入‘红色恶魔’!我们是军人要保卫国家没错!可是我们首先要保护好自己,让自己成长起来后才能守护这片土地这里的人民!”喻文州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音调不经意间提高了两个八度,并且他以往从来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对长官说话。

“喻队。”黄少天集训时分在了三小队,队长便是眼前的喻文州,所以他在长官面前习惯性地称呼三小队队员对队长的统称而不是私下里直呼其名,“我不同意你的看法!”

“我有信心并且也有能力成为特种部队的一员!首先,战士当马革裹尸,我决不是惜命怕伤就当逃兵的人!其二,作为一个机会主义者,我觉得在强压下我能成长更好,反而比按部就班地成长来得更快!其三,身为一个活泼合群的年轻人,我有义务把不合群孤僻的叶修教官带上正途!”

叶修不置可否地冷哼了一声。

“战场是我的归属之地!我不会拒绝到眼前的成长机会!请务必让我加入‘红色恶魔’——我黄少天站在这里向各位长官宣誓,绝对不会让你们后悔今天的决定!”说着黄少天又转了个方向,面朝没什么表情的叶修,“我也在这里用我的性命担保——我绝对不会轻易把我的命交代出去,我与这家伙——”他伸出手指着叶修,“同生共死,以对方性命为重,扶持着成为帝国军队最坚不可摧的利刃!”

 

——真是似曾相识的一幕啊。

两个人都是明明自己任性得要死,却时时刻刻把对方放在最重要位置的人。明明平常都是一副嬉皮笑脸天塌下来都不怕的样子,认真起来却总让每个见证这一切的人都热泪盈眶。

 “叶修和黄少天仍为两人一小队行动。”韩文清叹了口气,“接下来我们说一下这次行动的具体作战计划——”



——待续

  • 军队里的真男儿~\(≧▽≦)/~

  • 其实挺想写黄少在学校和集训时候的事情的,雄鹰是怎么成长起来的……想想就有点小激动!但如果要写的话篇幅就太长了_(:з」∠)_就只能在写现在的时候偶尔插点回忆进去。


评论(2)
热度(18)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