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8] 第三世 情深·至浅(十七)

阅读目录


黄少天目前并没有任何有关于战斗的记忆。

他在之前的三年里,也有的时候会猜想自己所失去的这十几年的记忆里,自己都在做些什么。是不是十几岁的时候血气方刚,和人没说两句就能吵翻天动手干一架,天大的事情也进不了心里去,干完一架立刻就勾肩搭背继续哥俩好?是不是在二十岁出头的时候满怀抱负、摩拳擦掌地要干一番大事业?他也有猜测过自己的职业,虽然张佳乐从来没有向他提起过把他从什么地方带回来,但他从那样严重的伤之下九死一生、身上还遍布着一道两道蜿蜿蜒蜒的伤疤——他也有悄悄地想过,自己是不是曾经做过什么危险的事情譬如贩毒,或者是自己混黑道被仇家追杀?

而现在。

当他熟门熟路地扣动他腰上的导力枪的扳机、右手无意识地拔出夜雨准确地向眼前的庞然大物刺去,当他的剑穿过这怪物的皮甲触到魔物的肉体并深深剜出一块来、黑色而且冰冷的魔物血液沾在他剑上甚至溅在他脸上,他的心里没有恐惧,而是有一种带着兴奋的战栗在身体每个角落里叫嚣着——他的身体对与魔物战斗有着非常深刻的记忆,甚至不用他的大脑,直接就能做出反应。

这究竟是做了多少次才会把每一个动作都深深刻到骨髓里?而又是有多热爱他本职的工作,以至于在面对这样的怪物时他只感觉到了热血沸腾从而忘却了人本能的恐惧?

如果说最开始的冲动是因为正年少,连天地都要让他几分,那么现在,当他已不再是个毛头小子,甚至不再记得那十几年的光阴,仍然感受到无法抑制的兴奋,是不是证明,他的热爱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反而因为时间的锤炼,而愈加深刻地烙印在身体的每个细胞里?

黄少天捕捉到造物主恶魔转身吟唱魔法的瞬间立刻袭向它的后背处,却没想到二形态的造物者恶魔比之一形态更为敏锐,几乎在黄少天身体动了的一瞬间就转向正对黄少天侧面,一记免吟唱的“水之矢”就要打向黄少天的腰部。

“少天小心!”

好在不放心弟弟,担心失忆也会影响黄少天战斗状态的张佳乐时刻注意到这边,及时地挡下了这一发攻击。

在那一瞬间,张佳乐的身影似乎和一个他记忆里模模糊糊的身影相重合——似乎有一个人,无数次与他并肩而战,为他提供可靠的后援,让他放心大胆地亮出后背伺机而动。好像就因为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他可以无所顾忌地向前冲刺寻找最佳机会,却也因此多了个牵挂,让他时刻留意那个人的前后左右是否有空隙需要自己前去补上——大概这是一种不需要他人的评价、两个人都心知肚明的默契,建立于长期的共同行动、互相对对方的关心与在意之上。

——眼睛主人很有可能一直与自己一起战斗。

黄少天默默在自己的心里记了一笔。

比起黄少天全靠身体本能来进行攻击,孙哲平虽这三年都没有实地战斗,却也没有停止过模拟战斗与体能训练。他剃着平头,左眼眼角处有一道明显的伤疤,再加上体格壮硕,看上去颇为凶神恶煞,似乎是有偏蛮力的人。然而其实他在战斗时与张佳乐配合得毫无破绽,总是能灵巧地在张佳乐花样攻击时找到突破点,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最让人意外的是平时总是吵得厉害互相不让的方锐和唐昊,一旦到了战场上,居然是一对不错的搭档。两个人都是聪明人,只不过方锐的心思都放在如何投机取巧上,他的“猥琐流”虽然经常为我方带来出其不意的胜利契机,但却也因此常被人诟病而并不能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而唐昊的聪明是他傲气的本钱,他年轻孤傲、冲劲十足,难得的却是他并不因此而不动脑子把决定权交给身体,他有技巧的攻守总是能让人想起天空中盘旋着的秃鹰,它追逐着猎物让对方感受到疲累,终于在对方懈怠的一瞬间,从高空直旋而来,一击毙命。

就像现在,方锐凭借自己灵活的身体,利用水灵窟的地形,在各个奇形怪状的钟乳石之后翻滚躲藏,牢牢吸引着造物者恶魔的注意力。唐昊紧跟在魔物的背后,控制着自己与魔物保持着不被对方察觉的距离。他锐利的双眼紧紧注视着前方,不因为外界的情况变化而分心;他并不着急着出手,而是在追踪之时寻找敌人攻击的规律。

规律与习惯是两种不因白驹过隙的时光而褪色甚至消逝,反而会愈加铭刻的事物。想想看这个世界,远古至今,生物活着死去、进化灭绝,都遵循着大自然物竞天择的规律。这个大的世界尚且不能擅自背离既定的规律,更何况区区一只魔兽?无论它再怎样强劲改变形态,终究能保留它从出生时就带着的习性。

——找到了!

唐昊微微扬起自己的唇角,却不像前几年他刚开始出任务时立刻就毛毛躁躁的出手,他眯着眼再次仔细确认了造物者恶魔的攻击频率与移动范围。这东西的二形态比之一形态狡猾了不少,知道在魔法吟唱最开始的时候防御薄弱且容易被打断,便在绕到有遮蔽物时开始吟唱,同时,一次魔法攻击后必会跟着两次物理攻击——唐昊猜测可能这是魔物蓄力的一种方式。

造物者恶魔两发物理攻击都从方锐身边险险擦过,唐昊心知他再不出手恐怕方锐体力不足于继续周旋了,他必须尽全力给敌人一击。

要说其实这么大一只东西想要躲起来也委实是辛苦它了。

它气定神闲地到了湖边——倒是一点不像要借助地理优势增加防御力的样子,直到它刚刚一尾巴扫过去的地方石柱断裂,“哐当”掉落下来,似乎马上就要挡在他面前。

——就是现在!

唐昊拔出他的双刀欺身向前准备打碎石柱——然而有人比他更快。

即使丧失了所有有关战斗的记忆,黄少天仍然是个绝对会找突破口的机会主义者。他的五感似乎随时在接受周围的变化:风向、摩擦声音、对手的每个细微的动作——所以他能最快程度地找到机会,迎面而上!

“砰砰砰”,火力十足的改良版M2000似乎能发挥出导力弹的全部力量,多少厚的石块都能被打穿。转眼间那钟乳石快便变成了石粉碎了一地。

没有一丝一毫地停留,黄少天的动作干净利落,他右手持剑已经一个幻步到了造物者恶魔的身边——三连斩!敌人在瞬间断了右边所有的触手,一时没有机会迅速卷住黄少天以控制他的动作。此时,唐昊也已来怪物右边,双刀利落地去掉了对方另外一边的所有触手——现在,他们有30秒的时间,在魔物再生触手时,给它重创!

黄少天没有任何思考,直接向上跳到了敌人的后背上。他朝不远处的张佳乐点点头,然后咬咬牙,按照他记忆里的动作——零式风暴发动。这是以提高自身速度为前提将一把剑幻化成千百只影像,将敌人千疮百孔的强力技能。这项招式对发动者的敏捷度以及对剑意的理解程度要求非常之高,是过去黄少天的绝杀技。

在千百剑影刺向造物者恶魔的同时,千万红球从魔兽所站之处腾腾升起,仿佛将这庞然大物在地狱之火中炙烤。

火起的一刹那,黄少天与唐昊跳回张佳乐与孙哲平所在之处。

 

“真、真厉害呀。”默默看着红光所掩藏的庞然大物,高英杰喃喃道,“这是……已经结束了?”

“不!还没有!”与高英杰同样,从方才就忘记疼痛,一动不动望着前方战斗情况的卢翰文惊呼出声。这时火光渐渐散去,满是伤痕的魔兽模模糊糊地现形,尽管它看上去受了极重的伤,但它还挺着背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完全没有因为失血过多或者受伤失力而有些站不稳微微驼背、甚至跪下。

“哪有那么容易解决掉这种型号的家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方锐此时操着手站在卢翰文旁边,冷哼了声,“你们这几个操蛋的小鬼虽然没什么战斗力,休息了这么会也该可以上了吧。在一边看着很爽呢?”

几个孩子虽然年纪小,但都不是轻易能挑拨激怒的个性。除了一向好强又年纪最小的卢翰文不服气地跺了跺脚、还朝方锐挥挥拳头外,其他人都只是散开拔出了自己的武器。

“军校体系养出的总是无趣的家伙。”

完全没有看到有趣反应的方锐摸摸鼻子,朝卢翰文做了个鬼脸后,复又转过头看着眼前。嬉笑的脸在转头的一瞬间退得干干净净,在看见火焰被猛烈的水流熄灭得干干净净后,他的面上立刻换上了沉重的表情。

“不好——你们小心!”

这记来势汹汹的怒涛激流显见目标就是看上去最弱势的六个孩子这里!

“操这鬼娘养的玩意儿居然还知道往我们这儿打!刚你们怎么不先把它眼珠子给挖出来?”方锐骂骂咧咧地像旁边闪开,踉跄得差点摔一跤。

“反应慢。该!戳瞎那东西眼睛,也能感受到你过于迟钝的反应神经!”知道以方锐的身手并没什么大问题,唐昊居然还好心情地调侃了一句。

而一边的几个小鬼就没这么好运气了,卢翰文被水流冲了个彻底,甚至直接在他左腿上剜了块肉去,血淋淋的看着特别骇人;高英杰护着乔一帆倒是没让乔一帆受到什么伤,但他自己举起来的手臂被划伤了几道。

“喂喂喂喂,你们别光顾着自己啊!”张佳乐有点看不过眼,赶紧朝几个孩子那里扔了个新月之镜。

“方锐你小子不行啊!”瞧见几个孩子虽然多多少少受了点伤,但总体没什么大碍——谁他妈的在战场上不受点伤,黄少天放下心来,朝旁一瞧就看见了方锐险险避过在地上滚了一圈的狼狈样,他看得直乐,“这种强弩之末的魔法也能让你这样!送你一个字,怂!”

“靠黄少天你少在一边瞎叫唤!”方锐站起来拔出小刀,“不给你看看小爷绝招你这张嘴还得不停放狗屁!”

“哟!那我等着啦点心大大!”黄少天吹了一记口哨,“大家都别动了啊,看点心大大一个人表演足够了!”

“别贫了你们俩!”孙哲平一开口,黄少天立刻乖觉地不再说话。

“最后一击,大家上了啊!S技全部放出来,不要留着回家喂猪啊!”张佳乐适时大吼了一声。

三。

二。

一。

枪声。冷兵器碰撞的声音。飞快念着的咒文。火属性的红色、地属性的黄色、风属性的绿色、光属性的金色,全部交杂在一起,颜色杂乱无章却让人觉得有种壮烈的美。

刀光剑影编织成了一副画,这画上红色的血迹是主色调,战士们的喊叫声是背景乐,所有人的脸都似乎重合在了一起——为了我们生活的土地而战斗。

庞然大物轰然倒地。

 

“看来你们是解决了呢?”一个清冷的女声响起。

孙哲平猛地抬头望向声音来源。

楚云秀颇有些无聊地玩着手指,“我来接‘未来太阳们’回去,顺便——你们这些家伙,好不容易露个面,也跟我们回去趟吧?——尤其是你,黄少天。”



——待续【终于要重圆了!!!!!!!小鹿乱跳中

评论(1)
热度(15)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