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5] 第三世 情深·至浅(十六)

阅读目录


“所以你看到了什么?”

在坐的所有人都随着孙翔缓慢的讲述而沉默,倒是一直心不在焉似乎根本没在听对方讲话的叶修最先注意到讲述者有些异常长的停顿。于是他突兀地开口,倒是把各人从各自的思绪中拉了出来。

孙翔在叶修开口的时候就向他这个方向望了过来,正准备接受对方狂风暴雨似的嘲讽,对方少见地没有进行吐槽,而是简简单单抛出了个问题。他抿了抿嘴,因为这个打岔,他脸上因陈述不好的记忆所带来的紧张与不虞略略消去了好些。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感激适时讲话的叶修,反而有些不满地瞪了对方一眼。

——真是个不可爱的后辈。

叶修倒也不生气,耸耸肩想道。

“其实也没什么。”孙翔见叶修无所谓的样子,心知对方可能早就猜到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然而仍面色正常,他突然就不想被对方比下去,强硬着表达了句不屑,“不过是一个怪物在吃人罢了。”

——其实远没有他现在所表达得这么轻描淡写。

 

那个怪物长了张国王的脸——也不完全是,准确说是一张变形了的国王的脸。不知道有没有人尝试过在凌晨三点喝掉七、八杯水,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再把脸泡在水盆里几分钟后,在镜子里瞧瞧自己的脸。孙翔觉得他看见的那张国王的脸大概就是经历了这样种种之后水肿的样子,非常地可怖以及恶心。不像当一个人发胖的时候,他的脸会是均匀地圆润起来——这只怪物的脸左一块右一块地凸起来像水泡一样的东西,它的眼球大得快看不清楚眼白,感觉都要从眼眶里掉出来——孙翔很佩服自己居然一眼就看出了这是国王的脸。

其实在看到了怪物的身体之后,孙翔觉得,那样一张脸其实一点都不恐怖——相较于它的身体,不,那根本已经不能被称作为身体了,说是一摊肉可能更为合适一点。怪物头以下的部分像软泥一样散在地上,肠子、内脏都掉了出来在肉眼可见的地方。它软泥一样的身体还在不停地长出触手一般的东西,把散布在它身边的士兵、那些活着的失踪了的士兵,一点点卷进它赫然变大的嘴巴。

——有一个人在旁边冷眼看着这一切,还在指挥着战战兢兢的一两名亲卫队成员把更多的活人,也不全然是孙翔手下的兵,看着装竟然还有亲卫队的成员,抬进来扔在怪物周围。

那个人是孙翔很熟悉的艾泽尔王子。

在不停进食的同时,怪物的身体发出奇异的光芒,那光让孙翔非常地不舒服,让他感觉到似乎自己正面对着成百上千只魔物,它们在自己耳边嘶吼,令他头疼的魔力似乎要把他整个人都吞没……

然后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令他无法忘怀的一幕——

一只、两只、三只……魔物在黑色的光芒下孕育而生,它们看上去还是幼年状态,并没有什么攻击力,甚至一个水之矢、火之矢之类的就能把它们灭掉一团。然而一旁的艾泽尔手里拿着一个立体沙盘模型一样的东西,那些魔物被这模型所吸引,变成了模型中密密麻麻的小点——简直就像恶魔的造世主正在捏造它的仆人们。

不知道是不是他错觉,他看见艾泽尔王子朝他透明意识所在地深深看了一眼后,又朝藏书阁的大门口望了望,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这么说国王魔化程度非常厉害,甚至已经拥有了一定‘孕育’能力。”张新杰扶了扶眼镜,一边评价道一边“刷刷刷”飞快地用笔在自己的黑色记事本上写着什么。

“那个沙盘模型是做什么用的?”肖时钦用笔的一端顶着自己的下巴,颇为想不通地问道,“一个可以使魔物变小的收容所?还是……”

“或者是,模拟最佳魔物生长环境的一个可以使初级魔物快速成长的场所。”叶修懒懒地搭着话,却不再是没骨头似的斜靠在椅子后背,而是也颇为端正地坐了起来。他摁掉烟头,没有继续下一根,揉了揉自己的眉头。

孙翔非常不情愿地点了点头,以示叶修的猜测是正确的。

“那么如果按照这种分析,那么最近更加频繁的魔物袭击是否和这只可以‘创造’新生魔物的BOSS的能力日益增强有关?”喻文州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涂鸦了一团只有他看得懂的东西,不停地在上面画着圈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另外,从孙翔所观察到的情况来说,虽然我们并不清楚皇室其他成员是否了解真实情况——至少艾泽尔是参与了魔物批量制造这个过程之中的。”喻文州又在旁边画了一个抽象的人脸,“我们的目标至少有两个。”

“艾泽尔没有魔化吧?”虽然是问句,叶修的语气却是颇为肯定,“你接下来肯定和他交手了吧。”他朝孙翔努努嘴,“虽然从你最后悲惨的下场来看,你一定被他收拾得很惨。很抱歉你得再回忆一遍你单方面被虐菜的感受,我们好进一步来分析下这家伙的能力。”

“……”孙翔努力克制住自己不要操起自己前面的水杯直接泼这人一脸。

 

世界上有一种人物类型叫做笑面虎。他们通常笑得一副天然无害的样子,然而切开心比谁都黑。这种人擅长控制自己的面部肌肉,并且能轻松地通过控制它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大概艾泽尔王子就属于这样一种类型的人。

说实在话,在皇室下一代那么多优秀的潜在继承人里面,艾泽尔不是最优秀的一位。他总是挂着温和的笑容,也不像他的兄弟们那样争强好胜。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是有注意到过他,当时国王指定他去整顿一团散沙的亲卫队一队。正当大家拭目以待这位年轻的王子将怎样发挥自己的能力让人大开眼界之时,突然传来亲卫一队负责人换成了大王子保尔的消息。当然啦,只要不蠢都能联想到这背后必然发生了什么兄弟阋墙的事情。但是艾泽尔并没有表示什么,而是仍然温和地笑着,渐渐消失在人们的眼帘之中,而保尔殿下风头正胜,在大动作改革了亲卫一队之后,得到了许多来自内阁、以及民间的支持声音。不少人评价这位大殿下,为人谦和颇有管理才能,是继承人的首要竞争者。

然而这样一个人,在去年的时候,莫名其妙死于坠马。

也有人曾怀疑坠马不是个意外,却并没有什么可靠证据指向皇室的某个可能得益者。此时,当孙翔匆匆收回自己分离出去的两分意识,勉强地抵挡住艾泽尔凌厉的一剑后,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之前皇室的种种变故,尽在眼前这人的掌握之中。

“发现得比我预想的早一点点啊!”艾泽尔仍然微微笑着,似乎对孙翔颇有赞赏之意,“发现得有点早了打乱了我的计划,让我有点不好办呢。”他似乎有些苦恼地停顿了下,“你这家伙反应不错,不如加入到我们这边来如何?”

回应他的是孙翔一记火光斩。

孙翔使出了全力的大招却是被对方轻轻松松地档掉。艾泽尔甚至没有使用一丝一毫的魔力,直接物理格挡驱散了孙翔的魔法,而后向旁微微一闪,恰好避过了本可以一击必杀的刀风。

孙翔不甘心地在加速魔法吟唱后,又甩出了“烈焰火舌”。

遇到这种M级以上的导力魔法,如果是有预判,可能会使用“新月之镜”进行魔法反弹;但是若遇到突如其来的魔法,反应敏捷的人会迅速张开魔法盾牌,根据本人的能量以及对魔法的掌握程度,可以一定情况下化解部分伤害。

但是,艾泽尔没有张开盾牌。

他轻巧地一跃,竟然在半空中稳当当地停留了足足半分钟,在“烈焰火舌”的火势卷过熄灭之后再稳稳落地——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唉。”艾泽尔落地后颇为惋惜地叹了口气,“现在的人太过于依赖和相信科技。以为导力魔法是万能的从而忽视了最基本的体术。”他把剑一挥,一道银光闪过,孙翔左腿和右腿对称划出了两个伤口,鲜血喷涌而出,他不禁跪倒在地。“你们现在所谓的军人的体术,放到过去,根本就是不合格。你看你的韧带……”他用剑指着孙翔的鼻尖,“硬邦邦的……闪避也差劲……”

他将禁锢咒施加在孙翔身上后,示意旁边的亲卫队士兵给孙翔受伤的地方止血然后带进藏书阁。

“总说什么宗教是迷信。”站在原地的艾泽尔冷哼了一声,“科技才是这个时代最大的迷信,自以为是的人类。”

 

孙翔的回忆到这里便结束了,整个会议室陷入了一阵诡秘的沉默之中。

“这么说来,我们在这儿干瘪瘪地坐得越久,就会给敌人更多的机会把我们一网打尽?”喻文州扣上自己的记事本,向正吞下药丸的冯主席望去。

叶修两手交叉放在脑后,翘起二郎腿放在了会议室的桌上,满不在意地说道,“我早就说了,你们现在就在上演一场失败者最后失败之前的坐以待毙。”

“你有什么办法?”韩文清选择性忽视叶修的垃圾话,言简意赅地抛出大家都想问的问题。

“我能有什么办法?”叼着一只没有点燃的烟,叶修反问道,“虽然我总是很有办法,但似乎没办法拍拍脑袋立刻想出来吧?我只是有点在意,我们的对手,幕后操纵一切的人,到底是国王,还是王子殿下?以及,如果我们剿灭了他们,就能确保魔物不会再侵世界和平吗?如果是,那听上去还真的挺美妙嘛!”

韩文清眼皮跳了跳,“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我们要不要应战。而是,你之前的一番动作导致我们,现在必须应战!所以你不用思考世界会不会和平的问题。”

叶修耸耸肩膀,没有反驳韩文清的话,“大眼儿你有啥想法?今天你异常安静啊?”从孙翔讲话到现在结束,王杰希没有发表一句意见,一脸神游天外的样子,还时不时偷看一眼自己的ARCUS,叶修都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在听他们的讨论——居然会有人在开会的时候比他走神还厉害,这件事情实在是让他很震惊。

“你带的那帮孩子,遇到了点棘手的问题。”王杰希斟酌了下,说起了他走神的原因,“蓝雨那只大家伙有两种形态,估计他们不是很应付的了。”他又深深看了眼叶修,停顿了很长一段时间说道,“本来守在那边的云秀打算出手,可是……”

王杰希的话明明没有说完,他却看见叶修眼瞳在一瞬间扩大,放在膝上的两只手微微抖了起来。他暗叹一口气,说道,“她说她看见了黄少天,和解放战线的人一起,出手救了那群孩子。”


——待续

下一章转回黄少那边讲讲他们打boss,下下章就终于是久违的黄叶对手戏啦~\(≧▽≦)/~


评论
热度(14)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