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3] 不如私了 (一发完结)

  • 因为发小把别人车擦了没找保险公司找我借钱私了而开的脑洞【绝壁不是报复某人在月底我也吃土的时候找我借钱!

  • 就是一个全部私设的小短篇,大家看着玩儿就好

  • 新上任唱片公司老板黄少天×傲娇歌神叶修【其实全文和人设没啥关系,就是一个关于撞车的和被撞车的故事

  • 内歌词改编自大乔小乔的《农夫渔夫》

--------------------------------------------

黄少天把车内广播声音关到了最小。

早上交通广播的路况情况播报员是个女声,一直不停地在念叨,“某某路段现已不通……”、“建议绕开某某隧道……”、“早高峰时期大家注意安全……”诸如此类。

这么炎热的天气,黄少天朝车窗外看去,总觉得眼花看见柏油马路上已经升起了白烟。他的这辆不起眼的黑色大众夹杂在密密麻麻的车辆之中以每分钟五米的速度龟速爬行,简直就像直挺挺躺在铁板上等着撒孜然粉的烤鱼。

——回国继承家业什么的,简直是自己做的最错误的决定。

黄少天摸摸鼻子,最开始的焦躁不安直愣愣上头的火气现在已经莫名其妙消散的差不多了,大概是因为他坐在开着冷气的车里无聊地跺脚自个儿和自个儿玩儿牌的时候,看见水泄不通的马路上经常有三三两两个行色匆匆的人在这些紧密靠着的车辆中穿行:可能是背着公文包穿得衣冠禽兽的男人,可能是打着阳伞踩着高跟鞋还能跑的女人,或者是背着书包戴着棒球帽的学生……好吧,至少他不用直接站在太阳下接受炙烤。

在美国硕士毕业后黄少天本想远离唠叨的老妈(不要怀疑,黄少天本人的话多绝对是遗传基因作祟)、什么都要插手的老爸,在自由的美利坚轰轰烈烈开展一番属于他的事业,结果老妈一通“老娘病得起不来床了想见见远在异国他乡出去再也不肯回来的不孝子最后一面啊”的电话,说得那叫一个声泪俱下、闻者泣泪,把他吓得屁滚尿流赶紧连夜买了机票坐了13个小时风尘仆仆的回来了——就这么被诓回来了!果然是他在民风淳朴的美利坚待太久,忘记了老爸老妈夹杂着中国传统人民与新兴代资本主义家的没下限,咒自己生病挂掉这种事情也是干得出来的——他老妈还振振有词,现代主义社会,咱不迷信!

得,回来都回来了,他被看得死死的,直接被扣押了护照——他老娘可会藏东西了,到现在他还没找到在哪,他在老爸老妈爷爷奶奶的集体轰炸下,终于在回国当了一个月零三天的死宅之后,答应老爸自己开车去家里的唱片公司看看。

说到开车,还有一件让黄少天愤愤不平的事情,他老爸拒绝了重新给自己买辆车的合情合理、有理有据的要求,直接到车库里找了一辆不知道哪个年代总觉得他爷爷都看不上的大众给自己。

“我不喜欢德国车!”在热爱日本车的美利坚生活了十年的黄少天表示抗议,“尼桑不行给我辆本田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咱家是有民族气慨的!绝对不买日本车!”老妈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

——开白色雷克萨斯的老妈说这话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好吗?

好吧,他只好勉勉强强接受了这个傻大个,今天早上还放弃睡眠起了个早——然后,被堵在了高架上。

啊,他真怀念没有人烟的大美帝啊!

他想打个电话给老妈抱怨下,但他稍微一想就能想到他老妈会说啥。

“让你早点出门不出门!该!”

他一手放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托着腮——还是听广播吧。于是他换了个频道,这个频道在放一首中文歌,唱歌的似乎是个低哑的男声。

很特别的声音,黄少天想。

虽然他家是开唱片公司的,但和他本人并没有什么关系,他一直所在的商学院可不是什么有人文艺术细胞的地方,更何况,他已经有十年没有听过中文歌曲了,前一周他和几个出国前的损友去KTV的时候,完全不知道他们都在唱个什么鸟。反正他听了一晚上,觉得国内大多数曲风模仿欧美的pop,电子音啊、重金属啊,其实都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这虽然让人觉得奇怪,一个聒噪的家伙居然嫌这种音乐吵。但他确实喜欢的音乐类型,一直是安静的田园乡村风,所有不能说出的感情静静流淌,每次这种时候,黄少天都觉得自己被柔软的羽翼小心地包裹起来了,让他觉得格外安心。

他现在听的这首歌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可能是早上的原因,电台选择了这样一首舒缓的民谣,让开车的上班族从起床气里清醒过来、在炎热天气里保持平静。

黄少天把音量调到最大。

那个温柔低沉的声音充斥了整个车厢。

……

哦,如果那个时候你身边没有女朋友,

你是否介意来给我一个周末的问候,

哦,如果那个时候你还牵着我的手,

我们一定会幸福地坐在树枝上头。

……

 “这首歌是来自一年没有出新专辑的民谣王子叶秋……”

电台女主持在介绍这首歌的时候,黄少天手速飞快地划开了自己的手机,打开百度搜索——叶、秋。

 

九点半了。

早高峰快要过去,黄少天立刻觉得世界都美好了:乌七八糟的鸣笛声少了、道路通畅了(要知道那种龟速让在加州高速最低开110英里/时的黄少天非常不习惯)——虽然太阳也更大了。

吹了声口哨,黄少天猛地一踩油门——然后,然后乐极生悲了。

一般来说在分岔路口黄少天都是会很小心转弯的车辆的,但是之前在美国凡是这种路口都会有强制司机停车几秒的“STOP”牌,大多数时候他都是放心大胆踩油门的。刚才他是看见左边有车要转弯过来,他估算了一下,觉得自己速度开得也不快,那家伙肯定会在自己车开过去前转弯。可是你妹的谁来告诉他这是谁家司机车开得跟走路一样快?

——听过开太快而出事的,还真没听过开得太慢撞上的。

黄少天平平气,赶紧下车,无论怎么说都是他擦上了对方的车,他赶紧抓起自己的手机,下去看看,然后无外乎道歉……赔钱的。

等他下午定睛一看,好家伙,保时捷最新款!

他满脸黑线地想,自己真是中大奖了,撞什么车不好撞上一大爷,这开车的不会是个肥得流油、挺着个大肚子、已经秃顶好多年的家伙吧?

对方这时也熄了火,开车门走出来。

黄少天先是注意到了对方的手。

那是一双很漂亮的手,白皙透明,却一看就不像女孩子的手,这双手骨节分明、瘦削却有力。他眼尖地看见对方右手的每个手指边缘处都有不大不小的老茧,就像黄少天在校时期一位朋友的手——经常使用乐器的手。

然后他看见对方迈下一只腿要下车。那人懒洋洋地先伸出来探了探,似乎是在感受外界的温度——不要问黄少天他怎么知道的、他就是莫名其妙猜到了这个人的想法。

终于,他整个人出现在了黄少天的眼前。

那个男人穿着条纹的西裤,却一点也不气派——他的裤脚居然是卷着的!男人穿着没有纹路的白色衬衣,衬衣的第一颗与第二颗扣子并没有扣上,导致衬衣的领子大喇喇地敞开着,露出对方还算精致的锁骨——黄少天不知怎地觉得有点口渴,暗自咽了咽口水。这一看就特别不拘小节的男人此时正一点也不帅气、歪歪扭扭地倚靠在自己车门旁,他的领带居然是格子的(和条纹西裤哪里搭了,强迫症患者黄少天非常想上去帮他换个领带),就这么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那人伸出让黄少天觊觎已久的手——当然不是伸到他面前,拽了拽自己的领带。

“你打电话叫保险公司来?”

“啊?”黄少天还死死盯着对方的手神游天外中,不知道为何他竟然开始幻想自己扯开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的衬衣,自己带着对方那双漂亮的手,一寸、一寸从男人的脖颈处、到胸肌处、小腹处、再到……下方。黄少天感觉到太阳晒得他耳根发烫,他一定是最近太久没出门了,已经饥渴到逮个人都能当性幻想对象了。

“我说……你还好吧?中暑了?”叶修皱眉看着眼前像是傻掉了一样的家伙,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体力差,就这么一会也能晒中暑?

“我身体很好的!”黄少天回神只听到了最后一个问句,立刻开始证明自己,“我可是每天都要去健身房的,虽然啦最近一个月并没有去,你别看我瘦,八块腹肌妥妥的!”

“……”这是不知道该接什么的叶修。

“哎对,你的车!”其实这件事情很好解决,直接打电话叫保险公司过来就好了,可问题的关键是,如果要找保险公司他就得打电话给他老爸,因为这车可不是他自个儿买的——可他这不一点都不想打电话给老爸吗!

“打个电话给你保险公司就解决了!”叶修强按着耐心,自己觉得很好心地提醒了对方一句。

“不如我们私了?”黄少天朝着男人走近一步,这个时候他才看清楚对方的脸长什么样子。一张还算帅气的脸——虽然有点浮肿,

叶修一挑眉,得,感情这是不想赔?他今天去新的唱片公司报道,可能还有一系列手续接洽,就不在这里跟一个看上去根本在状况外的家伙纠结一点点车子上的小擦伤了。反正么,喷个漆,也要不了多少钱。

他正想摆手说不用,却鬼使神差地看了眼对方的手机屏幕,正好看见对方开着的搜索页面,搜索框里赫然“叶秋”两个字。

于是他说出口的话变成了,“怎么私了?”

黄少天看见对方饶有兴趣地用手来回摩挲他自个儿的下巴,他觉得越来越口干舌燥,甚至太阳照太久他眼前都出现了幻象,大概是真中暑了,要么他怎么感觉到摸上对方下巴的是自己的手,而且他能感觉到对方皮肤带着点胡渣的手感。他想他应该把自己的手再往上一点,从下巴,到侧脸,到对方的耳垂。

——这人脸看上去圆润得紧,摸上去手感一定很好。

黄少天一边恍恍惚惚地想着,一边开始浑身找自己钱包。

他突然尴尬地想起来自己回国后还没有出过门,他身上根本一点人民币都没有,全身上下,大概只有两三张信用卡。

“没有现金?”叶修觉得眼前这看上去囧囧的家伙特别有意思,忍不住又替他解了围,“要不支付宝?”

“支付宝?”

——黄少天当然没有支付宝。

虽然他知道伟大的马云带领着他的阿里巴巴已经把魔爪伸到了美帝这边,他回国前还听人说Macy什么的都可以用这个叫做支付宝的东西付款了。

“呃……”一向善于言辞的黄少天这个时候居然在艰难地组织语言,因为他一点也不想让眼前这个男人觉得自己很!土!鳖!虽然他穿着民工T恤、短裤、以及深受美帝人民最爱的夹脚拖,看上去真的超级蠢!但他还在亡羊补牢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

“没有支付宝?”叶修很敏锐地捕捉到了黄少天的欲言又止,他有点忍俊不禁,“没关系,有缘分的话下次见面再还我好啦?也不是什么大事。”说着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自己的表,“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啊。小家伙再会!”

诶?这就走了?

事情发展太快黄少天的脑子还没转过来。

“等、等一下!”见男人都上了车关上门,黄少天赶紧跑到对方车窗旁,死命地瞧着对方价值不菲的车窗玻璃。

叶修只好摇下了车窗。

“留个你的手机号给我吧?”黄少天殷切地举起了自己的手机,为了掩饰自己的别有用心,他立刻又掩耳盗铃式补充了一句,“以后好还你钱!”

这下叶修是真的笑起来了。

“我不用手机。都说了有缘下次再见哦?”

看着这辆车绝尘而去,黄少天站在太阳下愣了半分钟才想起他应该赶紧回到自己车上追过去看看男人往哪走了。

 

——这人居然就这么走了!

而且仿佛之前他开得太慢被自己撞上是错觉一样,“哗——”地一下这人就开走了,转眼就不见车影了。黄少天这可怜的小大众的马达根本追不上大保,他只好悻悻地在自家蓝雨唱片公司的地下车库一边找着车位停车,一边努力开动他的小脑筋怎么能在人海茫茫中把这人给找到。

其实他的脑子里已经走马灯般从找到对方、让对方爱上自己、到狠狠把对方按在床上操了……咦?黄少天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脑洞发展方向不太对,他不止在光天化日之下当场把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当做自己性幻想的对象,甚至还莫名其妙地希望对方爱上他?这个发展似乎是什么来着,啊对——

难道不是他们说的,恋爱了?

 

被自家老爸在总监办公室骂了足足一个小时,然后被拎到一个人面前这么长一段时间里,黄少天都还沉浸在——他妈的我居然恋爱了,对象不仅是个不认识的一面之缘的家伙,而且那家伙还是个男的——的发现之中。

然后他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这是黄总的公子?”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赶紧抬头,正巧看见之前扔下他走掉的男人此时正看着自己笑,狭长的眼里是满满促狭的笑意。

“犬子不懂事迟到了真是不好意思。”黄父有些无奈地轻拍了儿子一下。

“没关系,这不我也没准时到。”叶修朝黄少天眨眨眼,“您不介绍下您家公子?或者向他介绍下我?”

“啊瞧我这糊涂的。”黄少天被父亲推到了叶修面前,“黄少天。之前一直生活在美国才回来。我是想把蓝雨交到他手上啊,但这小子……不是很愿意。”然后他又拍着儿子肩膀说道,“这是叶秋。你可能没听说过他,但他可是这两年音乐界的传奇人物……”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世界哗啦啦一瞬间开始放起了万丈烟火,红的、绿的、蓝的、黄的,管它什么颜色的,总之就是五花八门齐放,再说简单点就是心花怒放。

这叫什么?心想事成?得来全不费功夫?

黄少天脑中小剧场已经开始欢欢乐乐地放起了洞房场景,他可得好好研究下用什么姿势疼爱对方才能让对方那么好听的声音发挥得淋漓尽致不是?——得,八字还没一撇呢,先乐上了。

他狠狠踩了自己老爹一脚,说道,“你别听我爸乱说,谁说我不干的!”然后他完全无视老爸背后射来的疑惑的目光,屁颠屁颠地帮叶修拉开了他旁边的椅子,“坐!”经过叶修身边时,还假装无意地轻轻擦过了对方的手。

——手感真的很好。

黄少天在内心悄悄比个“V”,面上倒是一幅一本正经的样子,“叶神好!”

“我叫叶修。”叶修倒是不客气地坐下了,“叶秋是艺名。”

“我以后会全权接手你的相关事宜,咳,让我来看看你以往的唱片经验。”黄少天边胡乱讲着边瞪着自家下巴都要掉下来的老爸,直到对方不情不愿地转身走了,他才凑到叶修的耳边,用只有他俩能听到的暧昧声音说道。

“你不说有缘分我再来还你吗?从现在起,让我好好地,一笔一笔地,慢慢偿还你的……”他甚至还悄悄把手伸到了对方的大腿根部狠摸了一把,“精神损失加经济损失?”


——End

评论(13)
热度(56)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