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百日黄叶Day1] 第三世 情深·至浅(十四)

阅读目录


——人为什么会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产生贪念呢?

比如说,对这富丽堂皇的宫殿,以及,它背后所代表的,至上的权利。叶修不知道这所宫殿的主人是用怎样一种心情每日生活在这巨大无比、华丽空洞的大房子里,整日面对谄媚的仆人、勾心斗角的大臣、以及表面恭顺友爱的兄弟儿女的。他现在所身处的是皇室举行舞会所在的镜廊——传说整个宫殿最为金碧辉煌的地方。

即使天色已暗,看不清楚大厅的所有摆设,叶修也能想象这美轮美奂的镜廊,在这么多装饰着的闪闪发光的镜子反射之下,弥漫着怎样的一种骄奢糜烂的气息。一盏盏复古繁复的水晶吊灯每隔三五步装饰在屋顶,而顶部的古老的壁画不乏名作,用了最好的涂料,每隔一段时间进行修复,在几百年间,还散发着如最初方创作完成后的光泽。夜晚时分,当华尔兹舞曲响起,水晶灯营造出最恰到好处的白色、黄色交织的光色,那些男男女女,觥筹交错,端着一张虚伪无比的精致面具交谈、起舞、告别。

如若是白日光景,从另一侧的落地窗户能看见宫殿外的花园。如果非要用一个数目来衡量,叶修说不上来那到底有多大,他只能很抽象地说,这个花园大得他站在窗口一眼望不到尽头。据说天气尚好的时候,那些贵妇们会拖着长长的裙裾去花园中心野餐——那儿有个不大不小据说很漂亮,中央有喷泉的湖泊。她们高雅地举着那些令她们引以为傲的、有着漂亮花纹、据说工艺十分复杂的英式茶杯,在帝国军队与那些可怖的魔兽战斗时、当内战时无辜的战士们死去时、平民的生活已经开始受到那些恶心东西的侵扰时,用高高在上的语气评价着今日的红茶似乎多放了一块方糖过于甜了。

——然而身为公爵家的一员,叶修似乎并没有资格说什么,对很多事情其实也司空见惯。

当白驹过隙,时间大刀阔斧地将曾经意气奋发指点江山、毛毛躁躁的少年生生变成了冷眼看着一切、有了想要执手一生守护的男人时,那些未曾被浇灌的块垒、从未平息的万丈豪情,终究深深蛰伏在了身体最深处。好在幸运的是,他所爱的那个人,表面上大大咧咧不可一世,骨子里却同他一般,愤世嫉俗、敢爱敢恨、深深爱着他们生活着的这片故土。他不必说什么,也不必遮掩自己的不平和抱负,因为对方都懂,并且与他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在经历了峥嵘岁月后,开始学会掩藏自己的锋芒毕露、尝试用一种更为圆滑顾全大局的手段去做事情,而他爱的他——无论摔了多少次、撞了多少回南墙,依然不改他的初心,他絮絮叨叨的话语里,有着谁也比不上的真诚。

——什么时候回来呀。多想和你再次并肩作战啊。大BOSS什么的难道不应该两个人一刷才有意思吗?

最终还是拒绝了与周泽楷一同行动要求的叶修,此时正孤身一人站在寂静的镜廊中。月亮弯弯上枝头,笑眯眯地洒进一束不亮的银色光芒,将男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却越发显得在一片静谧繁华中形单影只的男人格外寂寥。

当然,曾经辉煌一时的“斗神”虽现在已经无法再使用导力魔法,仍然是个心智坚定的战士。他迅速捋平了自己骤然升起的愁绪,低下头迅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备,深吸一口气后,放轻脚步,悄无声息地与黑色的夜幕融为一体,向目的地潜去。

 

如果说有什么办法,可以轻而易举避过皇宫层层守卫接近国王寝殿——叶修站在走廊处不起眼的排气口想道,那就只能是这个了。这个排气道可以正好容一个叶修这样身材的成年男子趴着通过,虽然气味难闻了点,但胜在可以免去不少战斗。

在打开排气口的条形小窗前,叶修闭上眼睛回忆了下他所看过的皇宫的地图——因为皇宫地图属需权限查看的无法带走的机密,他只能在冯主席的带领下,拥有十分钟的时间仔细观看并把所需要注意的细节记在心里。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他的父母良好的基因给了他不错的脑子、让平凡人嫉妒的记忆力。不需要刻意,稍微一想,就能在自己的脑中细细把他昨日所看的机密地图每一处都描绘出来。

国王的寝殿在二楼的最东处,然而叶修并不打算单枪匹马直接潜入这个很有可能是幕后最大BOSS家伙的领地——虽然他的确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去,可他并不能保证自己能同样轻松地全身而退。只有他活着并顺利回去,才能带回正确的信息,从而从中判断最佳策略。

这样想着叶修打算先去地下一楼的藏书室看看。

如果他没有感觉有误,他感受到地下一楼西北角有莫测的神秘结界气息。他隐隐约约能感到那结界里面有一道微弱的、随时可能消失的生命迹象。那生命信号略微有点熟悉,让他稍稍有些在意——大概是有什么他认识的人被关在了那个鬼地方。

他弯下腰最后确认了一遍自己的装备:腰间的“秋叶”,小腿上挂着的一圈烟雾弹与手雷,胸口放着的一把类似于“M57A”的导力手枪。确认无误后,他打开小窗,附身钻了进去。

到了分叉处,他向左边拐去。左边的通道呈一种下斜的趋势,叶修知道这证明他的判断并没有出错,朝这边走可以通向地下一层。

不知道就这样匍匐前进了多久,叶修感觉到他的嗅觉已经在一片臭烘烘中快失去灵敏度,手肘处传来阵阵刺痛、大概是磨破了皮,同时身上和头发上都不知道沾了什么黏糊糊恶心的东西——终于他看见了前方有点点亮光。

他打开这个出口的小窗,终于从那排气通道里脱离出来。

 

地下一层主要是皇家的藏书室、导力列车站。据说这里珍藏着许多记载“真实”的古籍,甚至有人声称,这个世界的历史被皇家藏了起来,大家所读、所了解的历史根本就是一套已经被修改得体无完肤的胜利者宣言,而真相,就被藏在这防卫森严的皇家藏书室。最让人惊奇的大概是,以这个皇室姓氏为名的第一辆导力列车“查理号”也停在这里,随时做着准备可以出发去荣耀大陆所有被列车轨道所联接的地方。虽说在宫殿外不远处就有皇家专属的停机坪,直升飞机也许能更快速地到达目的地,但是对于这些皇室成员、甚至那些贵族们,他们并不需要考虑“时间”问题,他们只用考虑怎样维持一种最为“优雅”“高贵”的姿态到达目的地——所以其实列车反而是更加完美的选择。

想到这里叶修不禁冷笑一声。

他正准备迈开步子朝藏书室走去,眼角余光捕捉到三个并排走着巡逻的步兵。

反正叶修也没想过一点动静都不捣鼓出来。他眼光一冷,远处三人还没看清他的动作,他便已经闪身到了三人的背后。

“来——”其中一个家伙反应倒是快马上就要大叫出声,一边还打开了自己的ARCUS。

不过叶修可没打算给他们搬救兵的机会,他一个飞旋踢,对方的ARCUS便飞了出去,同时他手上的动作也干净利落——他一个“闪光斩”,“秋叶”的刀影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有猩红的液体溅到了叶修有点肉的脸庞上,三人同时倒地,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秋叶”入鞘,他看也不看地上躺着的三具尸体,冷淡地抬脚跨过去。

既然已经动手了——叶修抬头看了眼走廊上方每隔几步就有的监视器——不妨就简单粗暴点。他虽平时不用枪,其实枪法可不比黄少天差。当年他们多次私下在靶场切磋,那家伙多次败下他手下,每次都气急败坏地追着他大喊“再来再来再来,下次绝对不输你”。

这把枪消了声,叶修有点遗憾听不到清脆的子弹声音,但是监视器在前方挨个破碎,掉落下来的残骸有的砸中了高雅的花瓶、打歪了精心摆着的插花,有的还冒着烟把那干净、高贵的红色地铁灼了个洞,有的干脆掉在了听到声响匆匆赶来的巡逻兵的前方。

一枪。两枪。三枪。

连斩。

三突。

四枪。

——习惯了两个人并肩作战后第一次一个人一次性面对这么多的敌人,即使对方实在是群歪瓜裂枣不堪一击、而自己也并没有因无法使用导力魔法而力不从心,他心底里却突然涌起深深的无力与疲惫。

思念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感情,总是在一个他不会特意注意到的时机靠近他,然后准确无误地刺中他。他有的时候在想,思念这把剑分明柔若无骨却锋利异常,被刺中的人,瞧不见伤口,却痛彻心扉。或者他不该把它比喻成一把剑,思念明明是盘旋在他身体内的一条毒蛇,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在睡梦中,什么时候醒过来就咬他一口——这令人痛苦的毒素就要蔓延他全身了啊!

轻轻松松解决完所有的巡逻兵,看到满地狼藉——雪白的墙上有红色的血迹、黑色的脚印,地上到处都是散落的武器、残骸还有各种横七竖八的尸体,吊灯从天花板上被打下来碎钻散了一地,壁画中十字架上的耶稣被刀划了一个又一个口子倒是更应景了,壁炉里的火倒是没息火苗吞噬了半截尸体烧得更旺了。

一切高高在上的、井井有序的、整整洁洁的东西被破坏都会使破坏者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因为,破坏秩序意味着,改变的帷幕拉开了。

 

完全无视了大门旁边的身份验证,“秋叶”一挥,皇家引以为傲的防护门就这样狼狈地被劈开,倒下仰视这位不束之客。

失去魔力令叶修无法破解这道结界,但是并不妨碍他能走进结界——这是他身上纯正的精灵血统所带给他的便利。他对结界的敏感度下降,以至于特别强力的结界兴许他会感应不到,但是这种程度——他不屑地冷笑了一声,还不至于让他无视掉。

他一步一步地朝内走去。

穿越了层层古老的书架,被屋内浓浓灰尘呛了好几口,屋内没有光亮,在他自己的ARCUS幽幽暗暗的光中,他终于看见了倒在最深处地上的一个熟悉身影。

啧。

怎么是这个家伙。


——待续

没错我打算从今天起勤奋的日更!【滚

评论
热度(17)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