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御泽] 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 标题借至松本清张,然后对不起大师这是一个段子合集和推理完全无关(。

* 提前一天祝 @类类累累累 生日快乐

* OOC属于这位寿星,因为她非要我一个正经选手给她写段子

* 厂长儿子御幸×农场主儿子泽村,全部私设


 

Act.1

“喂,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泽村被老爸一个紧急电话叫回家,当天买了最近一班的新干线,到了长野站后又叫了出租,急忙赶到家,老爸没见到,却见到一个令他倍感意外的人。

这人其实他统共也就见了一面,按理说也不是熟人——前提是没有发生那件令人尴尬的事情。

他紧张兮兮地拉住对方熨烫得妥帖的西装袖子,想了好一会儿也没记起对方的名字,只好直接压低了声音开门见山,“不、不就是睡了一晚上吗?”

泽村于此事根本没有任何经验,但他必须强装镇定——对面这人比他那日晚上见多戴了副黑框眼镜,不是时兴的那种,但居然不显老气,反而添加一种精英人士才有的精明气质。他一面想着老天爷对于长得好看的人真是优待,说话语气不禁少了点方才故作的凌厉,“你要多少钱直接找我呀,我不是给你留了电话吗?”

“这个嘛……”那个人眼波流转,勾起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我要的价恐怕你给不起哟。”

这话把泽村惊地倒退一步——他被老爸勒令去东京历练个把月,没想到他路还没认清呢,就随便睡了个人,睡了也就睡了,没想到还被找上家门敲竹杠——就他老爹那火爆脾气,恐怕得揍得他屁股开花几个月下不了床。

“你……”他咬紧牙关,“你不把数字说出来,怎的知道我出不起?”

然后他仔细回想了他是否曾经阅读过关于此类事情的应对方法——然而他所看的漫画大多是《好想爱上你》之流的纯情校园类,怎么会有霸道总裁一夜情之后打发对方的方法呢?他决定用气势来镇压眼前人,“就算你是第一次很痛要价高一点我也是出得起的,你先说吧,你要几位数?”

“等等,”对方挑起了他英气的眉,有点疑惑地歪了歪头,“我想我们之间似乎产生了点误会?你是说你觉得是你把我……?”

“荣纯你回来了啊!”

与此同时他老爹的大嗓门响了起来,伴随着踢踏的木屐声响,格外豪放地穿着和氏薄衫的泽村父亲敞着大半胸膛出现在了玄关,而正说话的人也适时闭了嘴,倒让泽村一头雾水——不知道对方所说的误会到底是什么。

“啊,怎么好意思让你特意到门口来迎接犬子。”哪知他父亲随意和他打了声招呼,就转而恭敬地对他的一夜情对象说起了话,“我还是先介绍一下吧。这是不争气的犬子,泽村荣纯,二十几岁了啥也不会干——前阵子让他好好去城市历练一下好像也没什么长进。”

“荣纯!”他爹再看向他的时候立刻换了副严厉面孔,“这是青道株式会社的社长公子御幸一也。年轻有为已经分管旗下钢铁厂了,这次是特地过来和我们农场进行合作,帮助我们更新设备的——唉,现在不是讲机械化管理吗,老的那些东西不中用了啊。“

“我们也是从美国引进的技术。在美国的农场,现在基本都是一切机械化免人工了。我们也很期待这次和您这边的长期合作,我们也知道您的农场在这一带极具规模,我来的路上问路,大家都知道您这边。”泽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一夜情对象——御幸一也,毕恭毕敬地对他老爹鞠了一躬,竟然真真切切探讨起了合作事宜,并且没有再往他这边看一眼,仿佛刚才与他暧昧的挑逗都是他的错觉。

“等、等!”他近乎有些绝望地大叫,“老爸你不觉得钢铁厂还卖农务机械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吗!”

 

Act.2

 

自从御幸以合作缘由借机在泽村家住下后,泽村每天都很烦躁。

这人简直就是个千面狐狸,在他父母面前一副模样,在自己面前全然又是另一个人——把自己耍得团团转不说,还每次都趁机动手动脚,声称要用行动让他意识到最开始的“以为自己把他睡了”是多么愚蠢的想法。

而这天下了多日雨的长野终于放晴,他早起推开家门发现外面天朗气清——是个离家出走的好日子。

于是他说干就干。

然而他电话给他上次在东京租房的房东小凑春市,对方很抱歉地告诉他在他回家的这段日子房子已经又重新租出去了——泽村此前并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再回东京,并没有让他留房。“不过我知道一个朋友刚刚开始做airbnb。他那间公寓在涉谷站很近的地方,交通很方便——但是因为他这人古怪,要求租房者至少要租满3个月以上才出租——你也知道旅行者不可能住这么久,因此一直没有租出去。”

“我帮你问问他吧。”

泽村拖着行李箱刚到车站,小凑回复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我朋友那边说没问题,你也不用在网上预定了,我把地址用line发给你,你大概什么时候到公寓告诉我一下,他与你在公寓碰头然后你再把租金给他就好了。”

“大概下午三点左右吧。”

小凑是个热心又靠谱的都市人,乡下小子泽村并不担心自己被骗了。与对方约定好时间后便放下了心,用手机确认了他所说公寓所在位置后便在火车的座位上打起了吨。

‘终于可以离那只狡猾狐狸远一点了。’

他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因此当他用密码进入公寓,在信箱取得钥匙找到218房间,开门后看见坐在沙发上看棒球比赛的御幸一也时,他觉得一定是自己的眼睛出错了。

“怎么又是你!”御幸轻车熟路地走过来攀附上他肩膀,往他额头上印了一吻。他才恍若大梦初醒,“怎么哪都是你!”

“身为东京人,没个两三套房怎么行?”

“咦是我孤陋寡闻了吗?”

——City boy都是这么玩的吗?

“重点不是这个啦!”泽村拉了行李箱的杆子,一把推开御幸,“我才懒得管你,我要换个房子住。”

“你ID都没带住不了酒店吧?”御幸靠着酒柜,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咦?”泽村大惊失色地翻出自己的背包,果不其然没有在他惯常放ID卡的钱包里找到自己的ID。“御幸一也是你干的吧绝对没错吧!”

“或者你不想住在涉谷我们换个地方住也行。”御幸慢悠悠地走了过来,用手臂把还没有放弃寻找自己ID的泽村给堵在了墙壁前面,“你想住哪?新宿?池袋?要不然远一点,练马?”

“你是想说你在这些地方都有房子吗浑蛋!”

“难得笨蛋聪明一回。”御幸打了个响指,后知后觉地突然问道,“话说回来,这个姿势好像很像你之前看的那本少女漫画里那个叫……”

“壁咚啦你是笨蛋吗御幸一也?”

“不对,谁被你壁咚了啊!“

 

Act.3

 

不管到底是不是管钢铁厂的,御幸一也确实也非常忙碌。

上周起,御幸跑到东北出差。为了避免整日一个人在公寓里无所事事,泽村决定出门打工。

最方便的地方就是公寓不远处的一家便利店,泽村那日路过正巧看见便利店在招收银人员,便在第二日出门去应聘,与店长约定好上班时间便回了家。

他在这里如鱼得水,很快和店里的另外俩打工妹混了个脸熟。

那天正好是周三,他唯一喜欢的少年漫画所在周刊发售的日子。他兴高采烈地走到店里,准备先买下一本和人讨论一下剧情,就看见俩姑娘和另外两个负责货架的打工学生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老板今天居然来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老板。”一个姑娘小声说着。

“虽然是个帅哥,还笑眯眯的。”另一个姑娘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可怕的样子。”

“老板?”泽村探头过来,“不是店长吗?”

店长仓持他是见过的——虽然看上去像个不良少年,但是意外地很善解人意,在员工里面口碑还不错。

“老板就是出资加盟的人啊。”第一个说话的姑娘告诉泽村,“说到底店长也是和我们一样在给老板打工啦。”

“所以真没想到是个年轻、呃……”第二个姑娘也转回头和泽村咬耳根子,话说到一半却住了嘴。

“你这人怎么话说一半?”泽村好奇地追问,却见姑娘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身后,于是也回了头,正好瞅见御幸似笑非笑地抱着肩膀看着他。

他不知为何打了个寒战,急急忙忙往后退了几步,与俩姑娘严格保持3米以上距离。

“老、老板好。”他身后不知谁首先出声。

泽村却没加入问好的行列,但也没胆敢逃跑,只能硬着头皮站在原地,听御幸的脚步响起来、越来越近……

在对方开口前他先声夺人,“先说我不是躲你啊!我只是找点事情做。”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地板,不知今天早上是哪个马虎家伙做的清洁,他眼尖地看见御幸皮鞋旁边的地板有一块莫名的脏东西。他想他要不要伸手拉住御幸让他不要再往旁边踩到了,却感觉到一双温和有力的大手落在了自己的头上,把他的头发揉得一团乱——但他却仿佛安下心,甚至用头蹭了蹭对方的掌心。

“嗯,我知道。”他听见自己同居人的声音从他上方传来,似乎可以想象这人眼里的凌厉都化成了一滩温柔的春水,“明天要不要去游乐场?”

“好啊。”他飞快地应答,“不过,御幸一也真的是……怎么哪儿都有你啊?”

 

Act.4

 

“哦,要发展比合作伙伴更近的关系。”泽村父亲重复了一遍泽村的话,总觉得怎么听怎么别扭,合作伙伴更近的关系是什么关系?

“你们原来早就认识了?”比起儿子说的莫名其妙的关系定义,他更感兴趣御幸说的前一句话,“在哪儿认识的?”

“当然是在夜……”

泽村话说了一半,被人狠狠踩了脚。他差点吃痛地叫出声,转头狠狠瞪了眼始作俑者,然而对方根本不看他,正经地保持双膝并拢跪在垫上的姿势,“夜跑的时候,我遇上了点小麻烦,幸好荣纯好心帮了我忙,要不然就麻烦了。”

“哈哈,原来是这样。”泽村父亲完全没有觉得哪里不对,“我家这傻儿子确实也只有心肠好这一优点了。”

——床上功夫也很好,可以摆出各种困难姿势。

御幸趁泽村父亲低头沏茶时冲他挑了挑眉,他则回以一个恶狠狠的眼神。

“这么说起来你们确实很有缘分啊。东京那么大,也能碰到。”

“可不是嘛,”御幸一也低下头,眼中的狡黠几乎不可见,“这可是十万分之一的偶然让我们相遇呢。”

 

 


——END

泽村:这剧本怎么回事,从头到尾OOC,我怎么可能被这个御幸一也吃得死死的啊?导演我要求更换剧本!

导演:没办法啊,这次的出资方据说是个穷鬼,90%的钱都请御幸聚聚出演了,剩下预算不足,只能请得起这样的编剧了。

泽村:!!!!??所以我的工资呢??

评论(9)
热度(68)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