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御泽] Last Cross (16)

* OOC慎!OOC慎!

* 前情:

[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他还记得自己最初的那份心情。

前世时他第一次告白、第一次恋爱,自以为在漫画与他人故事中已获得足够的经验,信誓旦旦地对喜欢的那个人说,“我们要为对方成为更好的人!”

彼时御幸在他眼里是个强行被自己掰弯、一点儿恋爱理论知识也无的家伙,他甚至已经心里开始盘算怎样套路前辈——哪想他这么一说后,这个看上去一点儿也不比他了解恋爱一事的家伙不以为然地哼哼了声,耸耸肩膀转身就走。

事实证明,他们也确实没有为对方成为更好的人。

 

他放松心情投出的这一球顺利落入了捕手的手套。

场边的LED显示屏显示他这一球球速达140km/h——已是他迄今为止最快的球速。

裁判“好球”的判断甫一作出,御幸便朝他竖起了大拇指。他则毫不谦虚地收下了来自捕手的表扬,张开双臂朝身后的守备大声喊,“我会让他不断把球打出去的,守备就拜托各位了!”

虽然第六局时仍然因为四坏球后又被安打失掉了1分,但后来总算又重新调整了状态压制了对手——泽村第一次一人投完九局,青道也拿下了暑假练习赛的第四场胜利。

御幸作为新任队长逐渐进入状态,没有练习赛的日子带领球队从早上9点开始进行打击守备练习。与此同时,夏甲也拉下帷幕——稻实与巨摩大的比赛拉锯至十四局,终于成宫鸣不敌对手接力的四位投手,无缘冠军。

比赛结束了,夏天却仿佛对人间恋恋不舍。在青道球队练习的日间,温度仍然达30摄氏度以上,明晃晃的太阳由东至西、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挥棒流泪。它把一切努力瞧在眼里,然后等下一个夏天回来见证结果。

随着每日的练习,球队所要面对的挑战也如御幸所说“一件一件地到来”:即将要到来的新教练落合博光,据说曾经在神奈川的名校担任了20年的教练一职;暑假最后一场的练习赛,片冈监督接受了药师的邀约,他们即将以三年级退役后极不成熟的阵容迎来这一强劲对手;再然后便是……秋季大赛。

“就像打游戏一样。”吃完晚饭后泽村在自动贩卖机处遇上同年级的小凑春市,大约是夏末终于不那么闷热的夜晚让人谈兴大起。他们各自捧着自己的易拉罐说起了今后的打算难免也提到时间不等人、各项挑战接踵而至。“虽然仓持前辈总是打格斗游戏,没有什么关卡一说——不过也是这样,打败一个人然后打另一个。”

总觉得泽村这比喻极为怪异的春市并不想接这个话头,于是将话题转至今天白天的一场练习赛,“你们今天还要开反省会吗?今天降谷投了五局,你投了四局——他没失分,你失了一分。是要被叫去好好反省了吧?”

“不、不、不。不开反省会了。”

泽村勾起嘴唇,将喝空的易拉罐扔进一旁的分类垃圾箱内。易拉罐在空中划出个不怎么好看的弧度,但他笑得眯了眼,没能看见自己失手差点没给扔进去。

可能因为此时的晚风也热得熏人,把人脸也吹得仿佛运动之后一般红彤彤的。春市也被这风吹得微眯了眼,似乎看见一个红彤彤的侧脸和一只重新睁开荡满笑意的眼睛。

“今天是他陪我练习的日子。”

“说是很久没在非比赛场合下接我的球了。”这个笑容仿佛一道闪电,劈开了一整块昏暗的夜幕——也只有在少年时候,喜悦能这么显而易见地摆在脸上,没有什么值得遮掩,仿佛要昭告天下。“可把我稀奇坏了,平常多接一个球都不肯的家伙居然主动要求要陪我练习。”

也只有最纯粹的喜欢,能从最初诞生起,旁若无人地转化成纯粹的欣喜。

 

然而泽村随后去敲了御幸的宿舍门,被告知对方并不在。他只得拿了球往操场走,在被夜色笼罩几乎看不见的操场上想象明治神宫球场内巨大无比的探照灯,果然在操场中央逮住了还在练习挥棒的御幸。

“再等我一会儿吧?”满头是汗的御幸倒是眼尖地在他出声前就发现了他,却不肯停下手上动作,“我这也是从你身上得到的启发嘛。”

“什么启发?”

泽村干脆就地坐在御幸身旁,支着下巴仰头看他,“我不记得我有对队长大人提过晚上独自一人在操场挥棒的建议哟。”

“难道不是你先这么偷偷摸摸练习挥棒……然后被我发现了。”

这是个多云的夜晚,天空漂浮的积雨云试图将月亮给彻底遮挡起来——然而月光却不肯放弃偷窥这属于年轻少年们才有的、混杂了梦想与欢喜的旖旎,伸长了手指扒开云层,犹如告别的火车窗内挥动的手掌,迟迟不肯放下。

也幸得这样的月色,泽村才得以勉强看清御幸的脸——汗珠从他鼻尖与额头滑落,他似乎觉得有些恼人而晃了晃脑袋——以泽村的角度看去,御幸微仰的下颌在月光下化为极为性感的弧度,而对方的喉结又因说话上下微微动着。

“我觉得我更应该磨炼自身,免得在你这种笨蛋不知节制的时候,我没有立场来阻止你啊?”

“怎么可能会没有立场啊?”月亮的光芒原来也是有热度的,泽村捧着自己微微发热的脸颊,悄声说,“恋人——这个立场,明明让人无法拒绝啊。”

“嗯?”

“所以,”仿佛为了掩饰他方才不经意流露出的燥意,他立刻大声对练习结束打算将球棒收起来的御幸说道,“我等了你一会儿,之后你要多接我几个球!”

他瞪大眼睛说着这话,似乎在证明他言辞的认真。而听他话的人只是停了手上动作,一只手落在他脑袋瓜上揉了揉,然后才弓腰将手递到他面前来似乎要拉他起身。

“以恋人的名义?”

“你刚刚明明听见我说话了还‘嗯’,你这个人真的性格超讨厌欸!”

 

“你的主要问题依然是控球。”几个回合下来两个人都出了身汗,御幸把球扔给泽村后,却走到他身边蹲下,“其实你现在有了变化球——虽然还投得乱七八糟,从配球的角度来说已经有了很多可以操作的地方。虽然你球速不算快,但很有力量,只要能精准投到不那么好打的位置去,也是会令打者很头痛的。”

“我知道。”他撇撇嘴,想把御幸推回到蹲捕的位置,“所以我是很感激你特地抽时间陪我练习啦!而且,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王牌投手怎么能以丢分的心态站在投手丘上。”

御幸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降谷那家伙也成长得很快……我现在还很弱。”室内练习场的风扇嘎吱吹着,直把泽村纠结的心思重新吹得乱七八糟。“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暑假马上就结束了。”虽然夏天好像不愿离去,温度高居不下,时间的刻痕已经留在他们晒黑的肤色上。“作为队长首先应该以球队为先。”

“球队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打线得分能力太差。”明明是极有默契的异口同声,他与他都没能为这心有灵犀笑出声。

他也蹲了下来,视线与御幸平行。“我会以队伍重要战力而努力训练的,有需要的时候我也可以请小野前辈帮我接球。”

你不需要担心我。

喜欢并不是一种束缚,让人束手束脚变得不是自己;更不是一种武器,以为凭着它就能任意伤害给予它给你的人。

泽村荣纯26岁时,还是那个泽村荣纯。

不懂逃避为何物,执着地与所有挡在他面前的庞然大物正面一决胜负。

御幸一也26岁时,也仍然是那个御幸一也。

以一切未知数为乐趣,在追逐目标路上从来不害怕突如其来的浓雾与飓风。

这才是御幸一也爱的泽村荣纯,以及泽村荣纯爱的御幸一也。

他希望自己喜欢的心情能让接受的那方感到珍重、感到自由,他珍惜他、爱他本来的面目——他欣喜两人能剖开心腹坦率聊心事,期待未来会因此而得到改变,却不愿对方受缚于这样的心情进而改变了自己。

如果爱带来的是伤害,那么他宁愿不要。

他要的爱,只会是两人的盔甲——保护着他们,在前进的路上,永远还是那个他们。

“好。”御幸的手掌将他的拳头轻轻包裹,笑意一点点从眼角溢出、蔓延至整张脸庞,“我本来就不担心你。”

“我知道你一定没有问题。后天和药师的练习赛,看你表现啦!”


——TBC

本来是想这么写的:

也只有最纯粹的喜欢,能从最初诞生起,旁若无人地转化成纯粹的欣喜。

然后瞎了旁人的钛合金狗眼。

这是一个沉迷于写谈恋爱不想推动剧情的我(。

评论(7)
热度(34)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