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御泽]Last Cross(10)

* OOC慎,前情:[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去年的霸主稻实VS暌违六年甲子园的青道。

“满场的观众都不算白来。”年轻的女记者看了眼大屏幕上的分数,第二局下半,降谷晓三振了五名打者后攻守交换,比赛维持着青道领先稻实1分的分数。她不禁也随着观众的喝彩声情绪高涨起来,反观一旁同是《棒球王国》的前辈却是深锁眉头的样子,因而略有些不解。“青道的这个一年级投手今天状态很好,反而稻实的成宫因开局失分投球有些用力过猛,是青道的好机会呢,比赛的主导权现在是在青道手上没错吧?”

青道投捕互相击掌后回到休息区,稻实的王牌投手重新站上投手丘,本垒正上方的视角正好能瞧见成宫鸣游刃有余的表情。听见后辈的点评,峰富士夫却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场上的稻实投捕,“去年夏季,一年级的成宫很容易因失分而投球节奏错乱而大量失分。但是今年……”

每个人的人生道路上总难免会有因为什么也做不好而垂头丧气的时候,然而一旦靠自己的力量挺过这样的时刻,总能从中学到什么而有所成长——这是年轻人所拥有的特权。

可是现在场上的这些年轻人并没有这样的特权。

他们没有成长的可能性,只有结果这一样东西。

“不……现在的主导权,是在稻实手上。”

峰富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上,今日的高温令本来有些胖的他不停流汗,与此同时,遥坐在看台的他仿佛都能感受到投手丘上的成宫鸣身上所散发出的压迫感。他来不及去抹一把额间没有停止下流的汗水,就看见青道的下一位打者走上了打席。

四局上半,青道终于又迎来了他们的第四棒,队长结城。

他想青道一定非常想在此时再拿下一分——然而稻实的投手显然并不会轻易让对手抓住机会。投手丘上的成宫鸣眼神一凛,此次比赛到此刻,他才投出了第二个变速球,尽管结城积极出棒,棒球依然牢牢地被捕手手套捕捉,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而观众席上依然喝彩声此起彼伏,成宫的第三个球是一记直球,也仍然让打者挥了空棒——三振出局!

比起从一开始就全力投球的青道投手降谷,稻实的成宫则从第一局就开始保留实力,知晓哪一位打者是他应该尽全力应对从而给对手带来压力——这是只有非常清楚自己与对手的实力而能展现出来的从容不迫。

——全日本又有多少投手能在高中二年级时就做到这一点呢?

峰富心下感慨,此时已经进行攻守交换进入四局下半,他忍不住看向青道的休息区,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曾经他在专题报道里称为“青道救世主”的二年级捕手——与成宫同样,在一年级时就崭露头角,一路备受瞩目的御幸一也。

这个天之骄子想必也与他同样……或者甚至比他更早,看出了成宫从一开始就保留实力的投球方式,此时剑眉倒竖、紧紧抿着嘴角——就连他也感到棘手了吗?

若两位天子骄子强强联手——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光景呢?

尽管已然不可能,他仍然在心里做着假设,是不是会产生一对毫无破绽、令所有对手都极为头疼的投捕呢?同样激进、为赢取比赛积极承担风险的性格拥有全局观的捕手、控球能力极强的投手——想必会配合得相当不错吧?

 

虽然已经过了日头最强的时候,露天的明治神宫仍然像个漏斗一般,将充沛的日光源源不断地抖落到球场正中心,御幸一也一低头就能看见自己的影子在自己斜前方,又矮又扁,像他被兴奋与紧张感所挤压成一团的心脏。

他上前拍了拍已经投了六十球的降谷,心里估计着投手的极限,嘴上却要说着安慰的话。

因刚补充了水分又重新回到太阳下方,他本清冽的少年音因炙烤得不舒服而变得有些低沉,这样的音色仿佛将他往日里所表现出的随性掩盖得极为彻底,就算说着玩笑话,却也引得离他们不远的泽村在听见后咂舌评论,“御幸一也突然听上去很可靠很有前辈的样子啊!”

——可靠的前辈可真是个他迄今为止从未想过的评价,毕竟比起可靠的前辈,他更想做一名带领四位投手、带领整个队伍走向胜利的人。

御幸这么想着,脚下却加紧了步伐朝赛场跑去,只背对着泽村举起了手臂。

举起来的那只手握成拳,单一根食指朝天竖起——是泽村在投手丘上最爱比的手势。

站在休息区荫蔽之下的泽村,却在捕手举起手的瞬间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BOSS!我可不可以现在去牛棚热身了!”

不是一出局,不是得一分。

——是第一。

青道棒球社的监督片冈铁心此时正与计分的克里斯询问降谷此时的球数,这一局开始稻实的打者已经到第二轮了,站在打席上的又是第一棒卡尔罗斯,而与此同时场上御幸也正向降谷打手势说明一定不能让这位脚程极快的第一棒上垒。

听得一旁泽村大声的请示,片冈监督沉思片刻后没有做出决定,“先等一下。”

他们说话间,比赛场上降谷投出的第三个球是变化球卡到手指——已经是三个坏球了,任谁也能看出这位一年级的投手状态已然发生变化。青道的守备加强了防范,给同队投手打气的声音穿越了半个球场,连在休息区的泽村也能听见。

三坏球一好球。

降谷屏住呼吸扔出这一刻球的时候就知道不好——

他面前的捕手高举手套,接住了偏离好球带许多的球。御幸的面容隐藏在护具之下,不等裁判宣判,他就用力地闭了闭眼,再睁眼的时候已经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御幸突然想到比赛开始前他与泽村的对话。

——关于稻实与成宫鸣的邀约。

他向投手承诺比赛之后与他讲讲他从未与他人提及的往事,哪想对方根本不像他本以为的对他的坦诚兴高采烈,反而扭了头别了眼。

好一会儿他才听对方用极小的声音对他说,“我才不关心你的那些破事儿呢。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拒绝了这个提议?”

投手的后脑勺背对着他,微仰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或许是湛蓝得一丝儿云朵也不见的天空,或许是被突然加大音量的广播惊飞的一群乌鸦,或许是观众席上可能来观看比赛的国中伙伴……他那极具特色的大嗓门仿佛也被这热烈的阳光给蒸发干净了,但御幸仍然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的一声了然的轻笑,“果然还是因为,比起在强队里赢得比赛,在一只并没有那么强的队伍里、从这样一只强队手中赢得比赛,更为有趣吧?”

这个原因与当时成宫所说并无太大差异,御幸当然不会否认这一原因占很大比例——但若说完全取决于这个原因,也是完全不对的。

“可你没有想过吗?或许你和成宫能组成配合默契又特别厉害的投捕啊,虽然丧失了一点点培养投手的乐趣——但是或许能更加酣畅淋漓地享受比赛啊?”

泽村的问话似乎只是提出某种疑问,纵然御幸努力去听,也未听出所含的其他情绪——好似投手只是单纯提出了一种假设、同时好奇他的想法。他却不禁瞪大了眼睛,若不是时间与场合均不允许,他真想用力搬过投手的肩膀,让他面朝自己,而自己能看进对方的眼底,不错过他一丝一毫的情绪——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话来?

 

四坏保送脚程极快的一棒,二棒触击稳妥地送他上二垒,此时一出局、二垒有人,然后轮到了强棒上场打击。

——如果是和饱受赞誉的厉害投手组成投捕,就不会遇见这样的危机了吗?

——不会遇见危机等同于酣畅淋漓的比赛吗?

御幸脑中快速想着,伸出手对已经开始有些许不稳定的投手进行指示。他对自己的臂力非常有信心,根本不怕对方盗垒,方才只用一球就拿到了一个出局数——目前最多算一个需要克服的危机而已。

他略微移动身体,把手套放在了红中位置,动作行云流水、毫不拖沓,仿佛这点危机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

让对手打出去吧!

无论什么样的危机,都有他在前面。


——TBC

稻实战真的太虐了,每次温习都觉得在自虐(/(ㄒoㄒ)/~~

想了很久这场比赛怎么写比较好。。卡了很久,最后尝试学习寺爹,用第三人称视角来起了个头,也不知道会不会奇怪。。卡得好痛苦,特别感谢宁宁给我建议……以及打电话的类类陪温习漫画的我一起对池面尖叫(????)

评论(12)
热度(55)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