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御泽] Last Cross(07)

* OOC慎,前情:[00] [01] [02] [03] [04] [05] [06]


[07]

 

与药师比赛的战术如泽村记忆中一样采取的是投手轮换制,他被安排第四局上场。这场比赛在他记忆中打得较为艰难,药师老奸巨猾的轰总教练把他们的投手缺点研究得颇为透彻,不仅降谷在前三局被抓住较高球路的弱势被打出让对方得分,他自己更是因为被轰雷市打出了一个2分HR心思不宁而被提前换下场。

他在这场比赛初次邂逅了他一辈子的对手,同时,第一次明白,王牌背号所代表的意义——背负着1号号码站在投手丘上,就是全队的强心针,他不为个人、而为整只队伍投球。无论分差、无论谁的失误,他都必须挺胸抬头地站在那里,一丝不苟地投出最好的球——只要他不动摇,队伍就怀揣着胜利的希望。

因心里的这些莫名念头,比赛前列队,泽村握上轰雷市的手时竟有些感触。脸上带着疤痕的轰雷市还不是福冈软银那个打击率0.3以上、虽不在同一联盟难得遇上却让他和御幸格外头疼的选手,但眼中闪闪发亮对棒球的渴望却是比那时更甚。

他浑浑噩噩走了一着,竟然还能回到原点,重新与少年时代的他们相遇,打一场没有退路的高中棒球。

何其幸运。

“加油。”他握住对方因长期挥棒而硬邦邦的手,悄声说道。

对方则回了他一个“一定能把你的球打出去的”眼神。

而站在他旁边的降谷则牢记着上场与明川比赛结束后轰父子俩的对话,俩父子眼里的西东京赛场的对手只有稻实的投手成宫鸣一人,着实把降谷与上辈子的泽村气得不清。后来几人已在各自的球队比赛,无意中提起此事,倒让彼时已经收敛了不少大少爷脾气的成宫得意不已,仿佛又成了那个自持骄傲的少年天才。

泽村暗自好笑,与降谷一同向板凳区走去时,拉着生闷气的对方落在了大部队后面,拢起手掌覆在了降谷耳上,一副一定要说悄悄话给人听的模样道,“你别太在意那个香蕉boy啦,马上你就能在投手丘上报仇了。”

而就在降谷慢吞吞消化泽村的话时,他突然松了手向前跳了一步,回过头冲降谷做了鬼脸,突然又放开了嗓子喊着,“要是降谷你有什么比不上我的,那就是你的意识啦意识!要多多相信大家不是——虽然那个四眼不正经,但好歹算个靠谱的前辈。再说就算他不靠谱,你背后还有靠谱的……”

“泽村你说谁不靠谱呢我听见了啊!”

七月底的明治神宫球场,早上十点已经是艳阳高照。少年清脆的话语仿佛一记长打,笑声是那棒球,穿越了内外野——碧蓝如洗的天空浮云聚散,从不眷恋过往,流动是唯一的使命——天光云影下,他仿佛忘记了往昔,只记得这是一场不容失败的挑战,是他与他重新开始的一役。

倒是站在原地的降谷没来得及反驳泽村“比不上”的说法,他眯着眼睛瞧着转眼跑去和御幸说话的泽村,莫名觉得方才同年级的左投手说话语气和神态都像极了某个讨人厌的前辈。

‘是错觉吧。’他想,‘泽村和御幸投捕的时候还没他多呢。’

 

前三局降谷出场,药师打线如他记忆中一般极具攻击性,但却没有他记忆中的艰难。这一次,前三局降谷的投球节奏很稳,高位球被打出去也没有乱了节奏——因此监督没有提出提前换投,而对方药师队伍却提早在第二局换上王牌真田,以他犀利的卡特球牢牢守住了防线,两只队伍相持不下。

直到泽村按照计划第四局登板时,比分为3:1。

他遇上的第一位打者,就是轰雷市——是他非常想要与之直接对决的打者,他想用一记他最为骄傲的直球宣战——他曾经就这样做过。

然而他眼前浮现了方才三局下时站在打席上的御幸一也,裹挟着势在必得的气势想要送增子进垒得分。那是他最喜欢看到的御幸一也,专心致志地站在投手丘上,眼中燃烧着熊熊烈火,能焚烧一切阻挡队伍前进的阻碍。那个人嘴角噙着不同于平常玩笑般的笑容,握了短棒,拉动全身肌肉用力一挥——奋力让钻石场的蓝天白云扯开一个欢迎的裂缝。

这是他爱的那个人,全心全意带领队伍前进的御幸一也。

这是他爱的那个人,他单薄生活中的唯一的英雄主义。

他看向手套方向,对蹲捕的捕手点了点头——让这个人发自内心地微笑,比投出一记直球与打者对决更让他高兴。

轰雷市是及其优秀的对手,泽村知晓对方在下一轮对上时就能抓住他的球路。若说一点不担心那必然是假话,但他竟然也不大焦虑,反而全身放松,他甚至在球路太甜被守备救了时对御幸吐了吐舌头,双手合十、用口型告诉他“下次不会了”。

然而当对方第二次站在打席上时,他还是犹豫着向御幸打了个暂停的手势。

他的捕手立即站起来,朝他跑过来,格外亲昵地刮了刮他的鼻子。他的捕手用肩膀轻轻撞了撞他的,眼睛里浮起恐怕自己都不清楚的温柔笑意。“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傻投手紧张了吗?”

 “我才不紧张呢。”泽村看着挤眉弄眼的御幸,心里的那点焦虑突然就化成了烟消失殆尽。他和他常年累月的信任仿佛普罗米修斯取来的第一枚火种,他的世界从此焰火袅袅,再也不见彷徨与踟蹰。他用心去描摹眼前人汗津津脸庞上饱含鼓励的眼睛、挺立的鼻梁、与看似寡情的薄唇,突然不合时宜地想起一桩旧事来。

 

“最有效果的,”被泽村扯着耳朵挠痒痒的御幸在沙发上连连后退,声音因为痒而想发笑显得有些不稳,本是正经讨论战术的对话瞬时被打了层旖旎的滤镜,“亲这里!”

三十岁仍然不正经的捕手食指点了点下嘴唇,上还留有点方才泽村发狠留下的唇印,而御幸仿佛故意一般,指间在痕迹处打转,看得泽村脸一红。“御幸前辈你别诓我,以我多年少女漫画经验,恋人之间最能安抚对方的亲吻位置,第一是额头、然后是脸颊,最后才是那里!”

“哦?”捕手眯起眼,暧昧的目光在他光滑的额头驻留,“如果是我家投手这么要求,我当然……”

 

“不过我看前辈你恐怕是有点紧张,”16岁的投手眼波流转,兀地弯起了唇角凑近了捕手。“我知道一种消除紧张的方法哟。”

反应极为机敏的御幸任凭泽村抓起了他的手腕,捕手手套与投手的左手交叠放在两人耳侧。然后他看见他的投手踮起了脚尖,像是要对他说悄悄话一般——可能是因为护具阻挡吧,唇却从他的额间擦过,“等你接到我这个球我就告诉你。”

‘真可惜,’比赛重新开始,泽村摸摸自己的帽沿有些遗憾,‘捕手这种狡猾的生物,防护太全面,都看不见某人泛红的耳尖了。’

观众席上的喝彩声此起彼伏,观众都期待着这位极有魄力的一年级三垒手直击球场挡墙,以气势恢宏的全垒打来压制对手的气焰。

这一刻,喝彩声不见,守备的喊话不见,未来的结局不见——他想到他每一次与他站在球场时的心情,全心全意看向那个方向的心情——

他长呼一口气——

弹地的变化球。

——他与御幸只尝试过一次的球种。

他本以为势在必得,必不会被对方打出去——然而却没曾想到对方却在这个时候盗垒!他有些惊慌地朝御幸望去——按照惯常的正面接球铁定来不及了!

也许命运便是如此不可逆转,比分无法改变、错误无法避免、结局无法更改——所有的噩梦都会以另一种方式重新到来?

他近乎有些绝望地闭了眼。

“出局——”

他听见裁判的呼声吃惊地睁眼,却见本垒处的御幸冲他挥了挥手。护具也挡不住这个人的笑容——无论什么时候,无论记忆中抑或是现在,他都是他单薄生活中唯一的英雄主义。

“你的消除紧张的方法很有效哦!”

及时判断正面接球来不及而反手接住直接传球的,他的捕手,遥遥伸出食指指向他,也指向了他曾经不敢希冀的,另一个未来。

 

5:1。

青道晋级四强。


TBC


虽然没啥人看,我还是说明一下我又要失踪了(。)大概一周后回来,然后更新会稳定下来,如果顺利的话会赶在今年11月的cp前完成(因为想放飞自我做一个凹凸工艺的封面和两个吧唧做特典),字数的话可能是8-10w,正篇+2番外,当然因为预估成本挺高、而且我很懒,窗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你们随便听一耳朵就好别放在心上。

其实lft对看连载挺不友好的。。我补了一个lastcross的tag,觉得不方便的宝宝们可以搜下这个tag看。。我考虑下要不要搬到ljj去……好歹有个目录。。以及虽然我后面更新会稳定下来……还是问一下大家需要前情提要吗?

最后,御幸怎么这么帅!!!!!希望有个人可以开一个御幸怎么这么帅的研习班,我一定加入疯狂打call!

评论(18)
热度(61)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