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栗子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

[御泽] Last Cross (14)

* OOC慎!OOC慎!

* 前情:[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无论在哪一种神话里,人类这一个体从一开始就是不完美的。

所以追求100%的快乐与幸福感本来就是一种悖论,挫折与幸福本来就如同光与影,共同架构了人的一生——但每个人对挫折的感知却是不同的。

有一类人因明确自己的目标而心智足够坚定,他将挫折视为将他...

[御泽] 岁月长

* 收录在个志《掉伞天》中的番外一共是三篇,其中《岁月长》和《麦琪的礼物》并没有在网上发布过。

* 这一篇是《岁月长》,另一篇《麦琪的礼物》准备等感恩节的时候再放……仔细想想上次写的时候是去年的感恩节,转眼一年了呢。

* 希望收了个志的妹纸们不要介意我放出来。

* 以及这篇番外可能和本篇还是有点联系,额,有需要可以复习一下 本篇

* 这一年感谢有御泽与大家的相伴


[岁月长]


——在不可预知的灾难发生时,在意识还停留在脑海的最后一秒时,我们通常都只能想到同一件事情。


“为什么会是我呢?”

最初他只...

[御泽] Last Cross (13)

* OOC慎!OOC慎!

* 前情:[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最开始的两颗内角球都落入了好球带。

御幸冲泽村鼓励地笑笑,张开双臂做了一个“尽管投过来”的动作。

打者是稻实的王牌投手成宫鸣。

这是一个御幸一也非常了解的打者。泽村这么想着,果不其然看见御幸朝他打了内角球的手势——对方大约不曾想他会猜测配球的原因与自己的想法,在...

[御泽] Last Cross (12)

* OOC慎,前情:[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片冈监督站起来了!”《棒球王国》的大和田秋子略有紧张地看向青道的休息区,“青道竟然要在这种时候换投了吗?”

稻实VS青道,在2:1领先的情况下迎来了七局下半。

在对于青道来说,绝不能失分的关键时刻,已经投了两局半的投手丹波在处理对方打者的触击短打后腿部抽筋——虽然不是极严重的伤,但对他的状态仍然有所影响。在投...

[御泽]Last Cross(11)

* OOC慎,前情:[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第三棒,稻实三垒手吉泽对着青道投手扔来的第一球就积极出棒了!

休息区的泽村捏紧拳头,等三垒手增子透奋力接住球传一垒,顺利钉住二垒跑者并使得打者出局后,他才察觉到手心传来的疼痛感——他已然把自己的掌心掐红了。

虽然已有两个出局数,他看着场内走向打席的稻实第四棒、队长原田雅功却仍不敢放下提到嗓子眼儿的心。而场上本垒处一阵骚动,御幸站起...

[御泽]Last Cross(10)

* OOC慎,前情:[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去年的霸主稻实VS暌违六年甲子园的青道。

“满场的观众都不算白来。”年轻的女记者看了眼大屏幕上的分数,第二局下半,降谷晓三振了五名打者后攻守交换,比赛维持着青道领先稻实1分的分数。她不禁也随着观众的喝彩声情绪高涨起来,反观一旁同是《棒球王国》的前辈却是深锁眉头的样子,因而略有些不解。“青道的这个一年级投手今天状态很好,反而稻实的成宫因开局失分投球有些用...

[御泽]Last Cross(09)

* OOC慎,前情:[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你们俩……一起在这里坏笑什么呢?感觉超恶心。”

距离与稻实的比赛还有一天,青道练习场上一片如火如荼的练习景象。仓持与小凑亮介、伊佐敷纯一起朝牛棚走来时,正巧看见本应该在练习的投捕不务正业地聚在一起,不知投手说了句什么,两人同时咧嘴笑了起来,压根没注意他们走了过来。

“没什么啊。”回答他的是御幸,将手套向外挪了挪,露出护目镜来。他目光在场上逡巡一番,很快...

[御泽]Last Cross(08)

* OOC慎,前情:[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夏天是什么颜色的呢?

对于御幸来说,从他第一次高举手说要做捕手那天起,夏天就是一年四季中最色彩分明的一个季节。七月东京炽热的阳光直射明治神宫,每一个打击、每一声呐喊、每一次跑垒都为这幅无与伦比的油画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而他蹲在本垒,就是在为这一幅画裱框装帧,令它不被毁坏而能永远被珍藏。

而一旦比赛结果尘埃落定,画面色彩定格,再也无法更改。

有什么能比对没有下一次的三年级生说,你们已经...

1 / 21

© 枫糖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